好心的老师为何受到如此的不公?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当了8年民办老师、16年代课老师的王兴碧老师,在大地震来临时,护送着班上42名孩子全部跑出了教室。其中在第一次把大部份学生带出教室以后,发现还有4位4岁的孩子还在班里,她只身一人又跑进了教室。她自己说:“我就象母鸡赶小鸡一样,用胳膊掳着他们跑。”一位遇难学生的家长说:“代课老师太负责了,王老师班上学生一个都没有死,都带出来了。可惜我的孩子没在王老师班上……”

这样的老师应该受到什么样的礼遇?树立为老师学习的榜样,或者颁布一个光荣的称号进行表彰,或者长上一点工资作为奖赏,甚至当局再大方一点给王老师的“代课”身份转正一下,都是应该的,都不为过。

可是,王老师是个“代课”老师,她面临着下岗。县长说:县里明文规定过了,不准请代课教师!

王老师今年五十岁了,教的孩子也都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可是她太负责了,太爱孩子了。她曾在大地震前领着孩子做过躲地震的游戏,这次真的用上了。王老师的责任心和教学水平能不是一流的吗?可是,她是个“代课”老师,她将无课可教。

今年四月份的时候,她已经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她说:“三个月不发工资算什么,我就是来教书的。”可是一个“代课”的门槛把优秀教师王兴碧的路给堵了个严严实实。

还有一个老师,也非常的优秀,可是受到的待遇却几乎和王老师相似,甚至比王老师还要悲惨!

这位老师叫李纪南,是江苏昆山市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她曾于一九九三年开始资助山东沂蒙山区临沭县的一个贫困儿童宏刚上学。当时的小宏刚才上小学二年级。李老师不但在经济上无偿的资助他,还经常用书信和他交流。为了减轻他的负担,每次去信李老师都是把回信的邮票和信一块给小宏刚寄去。十多年的资助和交流增进了两人母子般的友谊。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李纪南老师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逮捕了,并被非法判了三年半的徒刑。李老师与小宏刚的联系也就此中断了。

宏刚正上高三,学习很繁忙,两人的信停止了,宏刚就投入到紧张的学习当中去了。第二年,宏刚以突出的成绩考入了天津工程师范学院。他接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给李老师去信,可是,此时的李老师正被非法关押当中,宏刚的信也被邮局以“查无此人”而退回。

两人通信十年来,一直没有见过面。宏刚只记得李老师的地址,可是现在地址上的李老师却“查无此人”,怎不令宏刚纳闷?宏刚入学后,对李老师的思念与日俱增。他通过114查电话号码的方式、通过网络上昆山的朋友以及昆山市公安局的朋友查找恩师,都没有得到李老师的丝毫音信。

宏刚和《昆山日报》联系上后,把自己的情况和记者作了交代。《昆山日报》以“好心的李老师,您在哪里?”为标题作了报道,并借此寻找李纪南老师。

文章发表的时间是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七日,而此时的李纪南老师还正在监狱中。等她五月份出来不久,就又被昆山市国保大队的警察们围在家中十多天。后来她逃出后,当地610和国保大队的警察们对她八十多岁的老母和她在上海的亲朋又不断的进行骚扰。

今年五月,她回到自己的家,决心直面这场针对自己的迫害。警察们竟然对她进行全天24小时监控。当然她的工作也早已被开除,她只有300元的低保生活费,还经常被610和国保大队给冻结。

李纪南老师不是一个在职的教师,可是他对宏刚的教导却使宏刚受益颇深。宏刚说:“我一直都按照李老师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一进大学就竞选当上了班长,现在还担任艺术系学生会主席,多次获得奖学金。这一切都离不开李老师的培养啊!”

从两位老师身上我们看到了人性中永恒的光辉,从一个角度上说,爱心是一切教育的核心和基础,可是在中国今天的教育现实中,爱心教育却只是挂在口头上,却没有落实到教育实践中。

李纪南老师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她为何能在十年中给予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以无尽的爱?她的大爱,是不是她修炼的“真、善、忍”的具体体现?除此之外还有其它的解释吗?她因法轮功被开除公职,被非法判刑,被迫流离失所,被监禁。为什么如此好心的李老师却落得如此悲凉的下场?看来,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击,世人真的是要重新认识了。

有一点可以肯定,没有对法轮功的打击,李老师对宏刚的援助不可能中断。宏刚按照李老师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李老师又是按照什么样的要求使自己达到了如此崇高的思想境界的呢?

这确实是一个值得人们深思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