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丘市法轮功学员孟立军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山东省济南章丘市官庄乡孟立军修炼法轮功后获得健康;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多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2005年9月底再次被中共恶警绑架、秘密判刑十年,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女子监狱,在她吃的饭里、饮的水里经常被监狱方面放不明药物。今年春天,狱方借口今年要在济南开全运会,预防疫情发生停止了接见,家人得不到她的消息已经几个月了。

孟立军,女,1958年6月出生于章丘市官庄乡西矾硫村,原任村妇联主任及村医务卫生员。12岁那年身体突发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后侵蚀心脏。98年她喜得法轮大法后,身体很快康复。99年7月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后,孟立军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曾去北京上访,向政府和百姓讲述法轮功真相,却多次遭受严重迫害。

1999年12月13日,孟立军去北京上访,还没找到信访办,就被北京市公安局在一家旅馆绑架,然后被章丘市公安局带回,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孟立军遭到了非人的折磨。有一次恶警于宝海,男,三十多岁(当年),与一位年轻女警,把孟立军关到一间小屋里用电棍电击,什么地方敏感,他就电什么地方,电了很长时间,满屋充满了烧焦的皮毛味。

从小屋出来后,恶警又逼孟立军脱掉棉衣,只穿内衣,赤着脚,于宝海将孟立军的一只手铐上手铐挂在了院内的铁丝上,而铁丝的高度正好使孟立军的脚尖刚刚着地。这时恶警们还不时的用电棍电她。孟立军的手铐的、勒的发了紫。吊了大约一个下午,待他们要吃饭时才将孟立军放下来。当时她一个劲地恶心,就这样还逼她到南墙根的冰上站着,一直站到天很黑了。

还有一次拘留所里一位姓马的副所长(男,当年四十岁左右)在和孟立军的交谈中,不知哪句话触犯了他,他便不停地搧孟立军的耳光,左右开弓不停地打,直到他打累了才罢休。

在拘留期间,正值寒冬腊月,孟立军还被强迫在敞篷卡车上游街示众长达6个小时,又经过 “公审大会”的侮辱。

孟立军就这样被折磨了40多天后,被当地派出所勒索了3000元钱,被拘留所勒索了3000元所谓的“保释金”后才放人。

孟立军的第二次被抓是在2000年3月,章丘市官庄乡派出所恶警张精通(现章丘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带领几个警察把孟立军骗到派出所关押起来不放,不让睡觉,她绝食抗议5天后放回家。

2000年6月27日中午,孟立军在一同修家,被官庄乡派出所将她们从家中绑架,到了派出所后,大约下午二点多钟,恶警将她关在一小屋内,逼她坐在地上,两手用背铐铐着,将两个大拇指缠上电线,官庄乡派出所所长王绍群(现任章丘市公安局政委)用手摇发电机电孟立军,这种酷刑异常残酷,此时孟立军大汗淋漓,全身颤抖,说不出话来,电了大约15分钟后,章丘市局来人后才停了下来。

市局一位局长来了之后,什么也不问,举手就打,揪着孟立军的头发,拳打脚踢她的头部。打了很久,又把孟立军从屋里拖出来,铐到院内的双杠上,这时天已黑了,恶警吃饭去了。吃完饭后,恶警又把孟立军拖到另一间小屋内,进门就让她坐在地上,把双手铐住,把鞋脱掉,在她的脚上、手上又拴上了电线后开始电她。这次是市公安局的三个恶警用电刑迫害她,他们电一会儿,打一会儿,折磨了好长时间,大约夜里11点多钟,才将她送到市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恶警也是惨无人道的折磨她。后来孟立军绝食抗议,但遭到野蛮灌食。这样非法关押30天,罚款4000元后才将她放回。

2001年3月的一天早上6点多钟,恶警王绍群又领着4、5个恶警闯进孟立军的家,欲将她绑架,孟立军挣脱恶警的手,从家中跑了出来,但随后又被恶警追上,强行塞到车里。孟立军挣扎着、呼喊着,他们便用孟立军的衣服蒙住她的头。其7岁的小儿子哭喊着哀求他们:“放了我妈妈吧!”恶警们哪管这些,硬是甩开孩子,将孟立军强行拉走了……

恶警们将孟立军送到章丘市“民兵训练基地”进行强制洗脑。在洗脑班里,强迫孟立军看诽谤大法的书籍和电视,逼她写“保证书”。49天后在她的丈夫替她写了“保证书”后才将她放回家。

孟立军第五次被抓是在2001年12月上旬,淄博王村镇派出所恶警翻墙入室,二话不说就将孟立军绑架到车里,硬说是她在王村那里发过真相传单。在派出所里,三天三夜不让她吃饭,不让睡觉,进行精神摧残,之后她绝食抗议4天后才被放回家。

过了不长时间,官庄乡派出所又来抓孟立军。在大街上孟立军质问恶警:“我炼功有了一个好身体犯了哪门子法?!我师父教我做好人又犯了哪门子法?!你们这样三天两头的来抓我,骚扰我的正常生活,这不是将人往死路上逼吗?是谁在犯法呀?!”恶警们自知理亏,灰溜溜的走了。

2002年1月上旬的一天早上,孟立军正在家中做家务活,恶警张精通带了一帮人闯入孟立军的家,二话不说,上前拧住孟立军的胳膊,往后一别,戴上背铐,将她强拉上车,直奔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

在劳教所,恶警们把孟立军关进一间小屋里,双手铐在铁椅子上,再用警绳将孟立军全身绑住,用胶带封住她的嘴,一直到深夜1点多才放她回去睡觉。孟立军经受了肉体上、精神上的双重折磨。随后她进行绝食抗议,但又遭到野蛮灌食。

在绝食45天后,医生会诊说:40多天胃里滴水未沾,胃已经萎缩了,回家后也很难恢复正常。恶警们怕出人命承担责任,让孟立军的家人交了5000元保释金后才放她回家。

孟立军回家后经过学法炼功,身体奇迹般的康复了。经过此事后,孟立军意识到这个家不能再呆了,因为随时有被抓的危险。就这样孟立军悄悄离开了自己的丈夫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果然,不几天后,恶警们又有几次翻墙入室去抓孟立军未果。

2004年12月20日,孟立军在流离失所期间,在济南被济南市天桥区公安局绑架,并抄了她的临时住所,搜去现金4500元左右,以及电脑、打印机等物品,随后被送往济南市看守所进行迫害。孟立军一进去就进行绝食抗议,在此遭受了更惨无人道的迫害。恶警们将她四肢朝四个方向铐在床上,他们叫“死人床”,一般人几个小时就无法忍受,她却被铐了两天两夜,大小便包括例假都在床上。

更残忍的是强制灌食,从鼻腔里插上管子,灌不进去,他们就上下来回插,孟立军当时感觉到憋得无法呼吸,马上要死过去了,这时恶警们却边插边说:“你不是想死吗?咋着也是个死,那就死吧。”当恶警拔出插管时,整个管子里全是血,鲜血四溅,将所医溅得满身都是,一位所谓“护理人员”却说:“你看他们在救你,你却给人家弄一身。”

在孟立军绝食17天后,经医院检查,内脏被严重破坏,体重由140多斤下降到60多斤,他们怕出事承担责任,便通知孟立军家人交5000元护理费后放她回家。

孟立军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康复了,乡邻们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可不久,村干部、派出所、公安局都前去“关心”、“慰问”,使她也没能在家过个团圆年,腊月二十几便匆匆离家出走了。

2005年9月27日,孟立军在齐河县被当地恶警绑架,二十八日被送到济南市天桥区公安分局610办(对外称反×教侦察大队)。队长虞金源负责此案。孟立军被送到济南市看守所,十几天后孟立军的母亲及家人才得知消息。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及家人多次到看守所要求见孟立军一面,看守所的人始终不让见,在家人的强烈追问下,五中队队长陆萍和医护人员才说出实情:孟立军在看守所绝食多日,内分泌功能已紊乱,神智不清,让家人去找主办单位。家人只好去找天桥区公安分局610负责人虞金源,将孟立军的身体状况告诉了他。他却说:看守所说了算,我们说了不算,你们还是得找看守所。最后把其家人推出门外。

孟立军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在家人的陪同下,一次次前去看守所和济南天桥区610,每次往返几百里,既没有见到女儿,也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常常以泪洗面,夜不能寐,经常夜里坐起来发呆,由于过于焦虑,老人病倒了。在这期间,济南市公安分局610,既欺骗家人,又利用他们的权力,胁迫孟立军的丈夫若不听从他们的安排就开除他的公职,停发其工资。在恶警们的逼迫下,她的丈夫被虞金源勒索了8000元现金。后来此案件被送到济南市检察院,后又转到济南市法院。

在此期间,孟立军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济南市天桥区公安分局、济南市天桥区检察院、济南市天桥区法院及济南市看守所合伙密谋给孟立军注射不明药物,致使孟立军神智不清。尽管这样,恶警们也不放过她。于2005年12月底,邪党法院秘密开庭,事先也不通知孟立军家属的开庭时间,只是在开庭时临时将孟立军的丈夫拉到法庭。法庭里只有三十多个警察和伪法庭请的所谓的律师(济南市诚信律师事务所的郝臣之)。此时神智不清的孟立军被人抬到法庭,邪党法官就这样判了她十年,关在了山东省女子监狱,尽管当时监狱也不愿收她。

直到2006年三月份,监狱方才让孟立军的家人接见。当时孟立军全身虚肿,记忆丧失,连自己的孩子多大了都记不起来了,刚说过的话马上就忘,问一会儿,哭一会儿,几乎每次见到家人都嚎啕大哭。

后来,家人在接见中渐渐得知,在狱中,恶警没有停止对孟立军的迫害,经常在饭里、水里放不明药物,喝到嘴里象化学药品一样,家人问她你不喝不行吗?她说除非不吃饭。再后来她告诉家人:我能活着出去就不错了,要是死了,你们可要知道我是怎样死的。当家人质问狱警,孟立军是个健康的人,为什么给她用药、用的是什么药。狱警并不否认用药,但用什么药却不说,只是说:“她炼功炼的大脑有问题了,她在外面就有毛病了,我们是在给她治病。”多么美丽的伪装,实实在在的谎言。

孟立军每天在里边被强制干手工活。就这样在里面煎熬着已经三年多了,她还不知其母亲由于悲伤过度已于三年前去世。

相关责任人:
济南市天桥区公安分局 队长:虞金源
济南市天桥区检察院  公诉科 王民刚
济南市天桥区法院   刑庭  王勇
章丘市公安局
政委 王绍群 13361081921
国保大队 张精通 15806697117,13176667796,0531--83316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