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非法审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日】谈到正念否定邪恶的非法审问,可能有的同修会觉的那是高层次上才能做的到的,或者是精進的弟子才能做的到的,觉的不容易做到。其实只要心正,符合了那一层次中法对你的要求就能做到。我本人就有一次破除非法审问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我是一个很不争气的弟子,三件事做的不好。由于对情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关入看守所。非法抄家时,被邪恶抄走了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其中一台电脑是家人的朋友的,一台打印机是同修送我的。面临邪恶的非法提审,头几天我老在心里盘算怎样面对邪恶的非法审问,心想绝不能说出同修。因为以前我有过向邪恶违心转化的经历,做了许多配合邪恶之事,在心灵深处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痛,这次真的是不想牵扯同修,别的没多想,没考虑自己怎样。也许就是为他的这一念,符合了新宇宙的理,师父就引导我走了最正的路。

同修送我的打印机比较便宜,我就想:当邪恶审问时,我就说是买电脑时的赠品。又一想,这不是骗人吗?又想对邪恶之徒我怎么说它们就怎么听,还由的它们信不信!在关键时刻突然记起同修的交流文章中说:面对邪恶的非法审问要做到零口供,因为你承认了你做的事,邪恶可能会作为罪证定你的罪。想到这里突然悟到:“大法弟子做的事是最正的事,邪恶不配审问大法弟子”。就这坚定的一念,使我全面否定了邪恶的非法审问。当然能悟到这些都是师父一步步的点悟,也离不开一同被非法关押的两位同修的帮助。

那几天我们三个同修有时间就背法、发正念、互相切磋交流、向犯人讲真相。当时背的最多的一篇经文是《正法中要正念 不要人心》,“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明白了法理,知道另外空间的邪恶才是迫害我的根源,世上的恶人只是一个摆设,其实什么也不是。同时心生慈悲,清除它们背后的邪恶,不叫它们对大法弟子犯罪。

非法审问时,邪恶之徒不敢正视我,让我坐在审犯人的椅子上,我说不坐。恶徒又怯怯的问:“考虑的怎么样了?”我问:“考虑什么?”他说:“考虑你的事,为什么叫你来。”我笑着说:“真奇怪,是你们抓我来的,还来问我,我倒想问问你们为什么把我抓来?”紧接着我问:“这是审问吗?”他心虚的点点头,眼睛不敢看我。我正色道:“你们不配审问大法弟子。”他问:“你还想出去吗?”我说:“我当然想出去,不过这一切都是我师父说了算。”

接下来就没有了他们说话的份,都是我问他们回答,我指着旁边他的同伙说:“我知道他叫×××,上了恶人榜,你姓X,你看到我们当地的迫害材料了吗?(从我家抄去的)上面说的是不是都是真的?是不是都是你们干的?”他不吱声。在我的追问下,他才心虚的说了一句粗话。我接着说:“从我们当地材料的真实性,你就能看出法轮功的所有真相材料都是真实的,只不过是其他地区的,请问讲真话这叫犯什么罪?这是哪家的王法?相反是你们在知法犯法。”

当然邪恶也试图钻我的空子,他问:“这个材料上的人,你都认识谁?你怎么知道的?”这是我否定他之后他问的唯一的一个问题,我说:“区里开会时,在会上都提到了这事。”(由于工作关系,我知道这事)他自语道:“是,这个会我参加了。”这时,他的另一同伙進来了,送我進看守所时,他陪我查的体,因抓我时我提到我炼法轮功好了心脏病,我对他说:“我想问你,那天查体时,给我做了心电图,是不是我的心脏病好了?”他说:“那是你自己想象的。”我反问:“这么说我有心脏病了?”他不吱声,我发现面对大法弟子提出的问题,他们真的是不好回答,回答是,证明炼法轮功好了心脏病;回答不是,证明他们非法关押心脏病人。

接下来,我讲了退党保命,虽然他们不接受,但非法审问就这样不了了之了。直到最后,他连审问记录的白纸都没敢拿到桌子上来,桌子上摆的是比我早几天抓捕的本地的一位同修的审问记录,想必是恶徒人的一面想拿出这个东西吓唬我,因为另外空间的邪灵知道我与这位同修没有任何联系。

一天后,我被无罪释放。

写出这些,只想破开一层壳,鼓励同修增强正念,多学法,放下怕心、人心,做好三件事,才能圆满随师还。过程中也很感谢同修的正念加持,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