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三水市“法制学校”的洗脑伎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日】广东省三水市所谓的“法制学校”(三水洗脑班)是广东地区强迫“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重要基地之一。我在二零零六年春被绑架到那里,经历了长达半年的洗脑迫害。

这个洗脑班对大法学员的洗脑迫害采用的手段非常阴险又非常具有隐蔽性和迷惑性,与世隔绝的大法弟子一旦思想上放松警惕,就很容易上当受骗。警察对每个大法学员情况都进行全面了解,然后根据大法学员的不同情况采用不同的洗脑手段,从而达到对学员精神上和心理上的摧残和折磨,逼迫学员“转化”。现在我把这个洗脑班恶警、恶人使用的洗脑伎俩曝光出来。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当时听到、看到的真实情况。

一、“宽松型”洗脑

这种手法一般用于被已长期关押劳教的大法学员身上。警察们每天会到学员的房间,聊一聊外面社会上的新闻或询问学员家人的情况,并热情的想叫学员看电视、打牌、下棋等,总是玩这些游戏,以此分散、转移学员的注意力。好象他们已经忘记了把学员们非法关押在这里的真正目的了。对于长期遭受关押迫害特别是受过酷刑折磨的学员,用这种伪善更容易解除学员的戒备心理,这就使得洗脑班很容易了解到学员的个人情况,等学员在毫无防备的时候再利用他们掌握的学员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洗脑。

他们会与学员一起散步、闲聊,这时警察会对学员说法轮功搞政治,并且骗学员说:“把你们关在这里是为你们好,在这里呆着安全,省得你们在外面闯祸。”对于长期与外界隔离的学员,轻而易举的就被这种造谣所蒙骗,当学员反驳时,警察会表示,你已经错的连他们警察都不愿意谈这些了,并让学员“好好想一想”这样坚持有什么用,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回家,否则,回去的日子真是遥遥无期、希望渺茫了等等。

用这种手段,不仅给学员造成一种错觉,还从心理上给学员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二、赤裸裸的洗脑

每天,警察们抱着一叠大法书籍来到大法学员的房间。然后,断章取义的拿出一句进行批判或给大法师父造谣,甚至连大法师父的像片都可以拿来做文章,甚至逼学员跟他们一起诽谤大法和师父,不说就又打又骂。但是他们绝对不敢让学员阅读大法书再进行辩论,狡辩说:免得让你们越陷越深。有时警察会组织一些邪悟者和学员一起看一些宣扬佛教的东西,边看边歪曲大法的原意、大量散布他们邪悟后自认为“高”的东西。还会拿一些造谣的碟片播放,然后再借题发挥,对学员进行毫无道理的指责、诘问,甚至还假惺惺的要求和学员一起去调查、取证,以示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其实,只要稍加思考就会知道:在充斥着谎言和暴力的环境里能调查到什么样的真相呢?总之,对于各种谎言和谣言,警察们运用的得心应手,也很具迷惑性。

他们这种做法的主要目的,是要诋毁明慧网、诋毁大法,给大法师父造谣,从心理上动摇学员对大法的正信。如果达不到他们的目的,警察马上就变了嘴脸,开始谩骂、侮辱学员。而且极其嚣张,扬言要把学员的脑袋洗成黑的。个别警察甚至以羞辱学员为乐,学员越痛苦,他们就越心满意足。

期间,学员会被带到心理咨询室接受所谓“心理医生”的询问。谈话过程中,“医生”会让学员闭上眼睛回忆某件事,并不断的通过暗示的手法让你觉得自己真有什么心理问题。“医生”还很客气的表示可以对各位警察的工作“提意见”。其实,这样的“心理咨询”,真正的目的是要了解学员的心态,好“对症下药”。因为“医生”本身就是另一组参与对学员洗脑的警察(被询问的学员并不知情)。

三、“细致”的洗脑

每天,警察除了在大法学员房间里看电视,就是跟学员聊一些生活上、人际上的事,还会谈到法律(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所谓法律);警察常常带学员到活动室并邀请学员一起打乒乓球、下棋、打牌等。在娱乐之余再谈学员的思想问题;还会带学员到草地上去谈心,允许学员畅所欲言,然后抓住把柄攻击学员,或找到学员的弱点,进行“教育”。警察甚至会到各地了解各个学员过去的一切,以便进一步洗脑;或者伪善的向某个学员表示愿意与其交朋友,让学员在麻痹大意下被洗脑。

还有另一种更隐蔽的手段,比如,警察对学员说,“只要你能把我说服了,我就不再烦你。”曾经有位学员因此写了一篇文章,谈他自己在法理上的认识,而且谈得很高。然后交给警察,说:“我已经认识到这种程度,是不会被转化的,你不要再来了。”警察也答应了他。那位学员相信了警察的承诺,也就经常去活动室玩了,后来就在这种松懈的状态下被洗脑了。

四、高压洗脑

每天都有十几个警察(包括大队长)、本地区帮做“转化”的邪悟者、从外地请来的所谓“专家”到房间里对学员轮番进行长时间、高密度的恶毒的攻击。如果学员不肯屈服,警察就会强硬的告诉学员,不接受洗脑,就别想出去。还威胁学员:要是转到其他地方,你就知道什么是残酷!那种场面连积极参与洗脑的所谓“专家”都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高压”。

在这种高压迫害下,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简直到了快崩溃的边缘,甚至觉得生不如死。总之,让学员感到每天都在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每天都在做着生死抉择。

五、利用亲情“转化”

警察会主动打电话邀请学员的家属来帮助“转化”学员。当家属来到洗脑班,警察会同时挑拨双方的感情,并教唆家属如何哭,如何打、骂学员,以达到“转化”学员的目的。如果家属不配合,警察就会威逼、恐吓家属,说学员不“转化”就绝不会放人,说不“转化”就要把人转送到其它什么地方,会被关到什么时候、遭受什么酷刑,那就都不知道了等等。让学员和家属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和生离死别的痛苦。

六、最后的招术

在洗脑班里,警察会明确的告诉学员,无论你是什么思想,行为上必须服从共产(邪)党的要求。听(邪)党的话、跟(邪)党走你就可以获得自由,实现你的人生追求和目标,否则,你将失去正常人所拥有的一切权利和自由,而且随时都会面临着生命危险。总之,软硬兼施的诱导学员“转化”,以达到所谓的“转化率”。

如果某个学员始终不放弃信仰,拒绝“转化”,而且当地“六一零”已想放弃继续“转化”该学员,洗脑班面临不得不释放该学员时,大队长还会要求学员写一张回去后要“遵纪守法”的“保证书”。如果学员拒绝了,警察就会“退一步”让学员随便写,想写什么都可以。其实,不管学员写了什么,警察都可以拿来做文章,为下一步迫害提供理由和证据。

七、“春风化雨”般的洗脑

在某个节日,两个大队的学员会被安排在一起参加各种各样的“文娱活动”、比赛,然后拍摄成录像。如果有一批学员将在同一时间段被释放时,洗脑班会搞一个很热闹的“欢送晚会”。此时,“歌舞厅”的桌面上摆满了水果,两个大队的学员和洗脑班的领导、警察、助教基本都会到齐。某位领导会上台讲话,内容千篇一律的都是感谢(邪)党的好政策、劳教所领导的关心、队警察的付出、学员的配合,终于有这么多学员接受了“教育”,就要回归社会了,希望学员们回去后“从新做人”等等。之后,警察和已“转化”的学员会轮番上台演唱些歌颂(邪)党的歌曲,警察还会很热情的邀请学员一起跳舞,并表示,不会的可以教。真是“暖风熏得游人醉”。这些过程当然也被拍摄成录像,用于对外的造假宣传和所谓的“展示成果”。

学员们之前所遭受的种种折磨和家属所承受的痛苦,以及警察、助教所犯下的累累罪恶,就在这种“欢歌曼舞、形势一片大好”的假相中被掩盖着。

其实,不管法轮功学员受到了怎样的迫害,那些参与迫害的警察、所谓“助教”才是最可怜的人!因为他们是最先被(邪)党洗脑的人,反过来又被(邪)党利用来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从而造下了无边的罪业,这才是一个生命最可悲之处!笔者衷心希望那些参与迫害的警察、“助教”早日醒悟过来,不要为了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而失去了生命未来的希望!

附一:二零零六年洗脑班一大队部份警察的简况:

王大队长:二零零一年时是三水妇教所一区法轮功专管大队的大队长,零六年是洗脑班一大队的大队长。

李大队长:女,三十多岁,据说是研究生,三水本地人,其丈夫是洗脑班二大队的警察卢金虎,此人是从广东省劳教所调来的,在劳教所期间曾用酷刑折磨学员。

曾大队长:男,是洗脑班一大队的大队长。此人是从广东省劳教所调来的,在劳教所期间曾用酷刑折磨学员。

杨××:女,四十多岁,广东梅州人。
梁××:男,四十多岁,据说当过兵,满脑子党文化。
古××:男,三十多岁,广东梅州人。据说明慧网有过对此人的报道,他曾收到过学员的劝善信,对学员称他为恶警忿忿不平。
曾××:男,三十岁左右。
宋军:女,三十多岁,北方人。
杨娟:女,三十多岁,零一年时是三水妇教所一区法轮功专管大队的警察。
陈××:女,二十多岁,三水本地人。
马××:女,二十多岁,内蒙古包头人。

附二:二零零六年洗脑班一大队部份“助教”的简况:

夏新娣:女,广西人。
黎志清:女,三十多岁,广东湛江人。
小 毛:男,二十多岁,广东湛江人,与黎志清是堂姐弟。
小 杜:男,二十多岁,是二大队警察卢金虎的侄子。
宋小燕:女,二十多岁,广东梅州人,其伯父是某劳教所警察。
小 刘:女,广西人,二十多岁。
邹银莲:女,四十多岁,湖南人,夫家在清远市。曾经修炼过法轮功,被劳教后因害怕放弃了,改信佛教。她对不知情的学员隐瞒这段经历,积极配合警察,协助“转化”学员。
卢金龙:男,北方人,洗脑班的人都称他“卢大哥”,是二大队警察卢金虎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