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南阳市王万荣累遭劫持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明慧通讯员河南报道)王万荣,女,今年五十五岁。一九九九年,王万荣为大法讨公道,到北京上访,河南省南阳油田钻井公司“六一零”对王万荣和家人迫害和掠夺,使王万荣夫妻离散。王万荣先后被绑架到洗脑班、南召看守所、新乡女子监狱。一个年过半百的妇女只为做好人,承受着中共恶党暴力洗脑迫害。

王万荣,家住河南省南阳油田涧河桥二区,原来是钻井公司固井大队家属工,曾身患多种疾病,如贫血、胃炎、肠炎、肾炎、乳腺炎、心脏病、附件囊肿等病,百药吃尽无效。一九九七年元月,王万荣开始修炼大法,如获珍宝。她认真学法炼功。半年后,乳腺炎、心脏病消失,其它病也逐渐减轻。到九九年七二零,各种病几乎都痊愈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啊!是法轮大法挽救了王万荣新的生命。

一、为大法讨公道到北京上访,遭非法关押和单位“六一零”勒索、夫妻离散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一伙把法轮功定为×教、王万荣百思不得其解。心想,这样教人向善祛病健身奇效的好功法,怎么能是×教呢?一定是他们不了解情况。按照宪法规定公民有上访权,王万荣就去了北京信访局,想让国家领导知道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的好功法,对国家、人民百利而无一害。

可王万荣到信访局发现这里已变成了警察局,根本就不准信访人说法轮功的事。王万荣亲眼看到:谁说法轮功,就推上警车拉走了。当时王万荣想,说了也达不到目地,反而遭迫害,那就以后有机会再说吧!王万荣就回来了。

回到家,钻井公司“六一零”说王万荣扰乱了社会治安,把王万荣送到油田公安局。公安局以“扰乱社会治安” 为由,于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硬把王万荣送唐河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出来时,油田公安局要押金三千元,钻井“六一零”要押金三千元。单位还扣了王万荣十二月份工资和年终奖金,从此就不让王万荣上班了!而且固井队家属清退时,按参加工作年数每年给补一个月工资款也没有王万荣的;每个家属每月给贰佰元生活费也没有王万荣的。
 
钻井公司“六一零”还搞株连,把王万荣丈夫从新疆工地叫回来(油田搞的劳务输出),也不让他上班了。王万荣丈夫多次找单位领导和公司“六一零”主任贾松民要求上班,一直拖到二零零零年五月,才让王万荣丈夫去新疆上班,并让王万荣和他一起去。

到新疆,那里的领导也不让王万荣丈夫上班,说:“看着你老婆吧!”王万荣丈夫气坏了,和王万荣生气,又要找领导吵架。王万荣一直劝他不要着急,一定会有结果的。可两个月后,人员换班时(在新疆人员两年一换)也让王万荣们随着回家。

去了两个月,没拿到一分钱,王万荣和丈夫俩的路费来回两千多元,丈夫真是火冒三丈。后又给公司“六一零”主任贾松民联系,才留下来。

十一月底,王万荣随丈夫回到家第四天,单位就打电话强迫交一万元“押金”,当时丈夫气的连饭都不吃了。

过了四天,晚上,“六一零”主任贾松民带着保卫科长、干事、大队长陈贡升到王万荣家要一万元“押金”。王万荣丈夫说已经交了六千元了,为什么又要一万元?“六一零”主任说:这是不准上访、不准聚会、不准参加法轮功的一切活动。如做了,此钱就没收,不再给你了。王万荣丈夫不给他钱,一直说到快十二点。最后“六一零”主任贾松民急了说:“不交,永远不让你上班!”丈夫踢了王万荣两脚,气愤地说:“整天为你扯皮,受不完的气,离婚!” 

他们走后,王万荣好言相劝。她丈夫说:“不离婚,人家不让我上班,这个家怎么吃饭?离了婚,他们就不牵扯我了。”当时王万荣想,一年多来,她丈夫为她受尽了气,也可怜他。王万荣炼功为什么要让他跟着受气,离了,他就解脱。王万荣就离婚了。这都是邪党迫害逼出来的,是邪党害得王万荣夫妻离散,至今王万荣生活没有依靠。

二、办洗脑班逼迫王万荣放弃修炼,王万荣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二月过完年,河南油田局“六一零”指示下属各单位“六一零”人员对所有炼过法轮功的人进行排查,让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不写的人被单位用车送进洗脑班强行“转化”。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四日,王万荣被公司“六一零”员郭怀谦等人用车从家中绑架到技校洗脑班,一关就是五个多月。

在洗脑班,单位每天派两名家属二十四小时“监视”,每天放攻击大法和师父的造假录像,逼迫写“转化书”,不让学员互相接着,不让学法,不让炼功;后期,不“转化”的人不让吃饭,每顿给发一包方便面,王万荣吃了一个月零八天的方便面。

王万荣又被转到南阳市政法干校洗脑班一个月。在南阳市洗脑班,除放攻击大法的造假录像外,又多了几个邪悟人员帮助“转化”。管理形式搞的更紧张,每个学员有两个“陪护”,二十四小时看着王万荣等大法弟子,不让他们之间说话,不让炼功等,上厕所都跟着。最后对不“转化”的学员进行人身攻击。

刚回家四天,钻井公司“六一零”主任又通知王万荣去南阳市参加第二期洗脑班。为了躲避这种无休止的洗脑“转化”,无奈王万荣被迫流离失所!

三、被南召县恶警绑架,非法关押两个多月

在南阳市王万荣和另一大法弟子同租一处院。在讲真相时,另一大法弟子被恶警绑架,承受不住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带领恶警到王万荣住处把王万荣绑架到南召县派出所,关到一个没有水的、墙角有一个便池的、地上有一条灰很厚还有血的破被子的、臭味很大的、又潮又黑的小屋里,两天没让王万荣吃饭。

第三天下午五点钟左右,恶警苗小朋把王万荣带到公安局四楼办公室,用“穿心棍”把王万荣吊起来,非法审了五个多钟头。(注:“穿心棍”, 就是把王万荣的手用手铐铐上,让王万荣坐在地上,把王万荣的两条小腿立起来,让铐着手腕的两只胳膊放在两腿的两边,用一根一米多长的铁棍从左胳膊弯、两腿弯、右胳膊弯串过去,两人抬起把铁棍两头,往两个办公桌上一放,就把王万荣吊在空中,大腿挤着肚子,两脚、两手朝上,头朝下)四个恶警暴力审问王万荣,往脸上浇水,用掌或拳打王万荣的脸、头,整个脸打的黑紫。快休克时,把王万荣放下来,缓过气来,再吊起来,反复折磨了五个多钟头。

有时放下来,用绳摔王万荣的背。王万荣的背部被打的也是黑紫,两腿不能行走。他们架着王万荣在屋里转圈。最后看“审”不出什么东西来,就把王万荣架上车,送到南召县看守所。

开始去看守所时,王万荣起不来床,管女号的管教,用鞋底摔王万荣的头,嘴里还喊着:谁打你了!摔了二十多下,最后累的喘不过气来,才停止。王万荣在看守所全身肿了两个多月,后来突然消肿,瘦得皮包骨。看守所怕王万荣死在里面,通知单位把王万荣接回。前夫已另成新家。

四、油田局“六一零”指示钻井公司“六一零”再次劫持王万荣到南阳市洗脑班及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七月九号下午,王万荣儿子大学毕业,带女朋友到家。第二天吃过早饭,王万荣对儿子说:“你俩去买菜,我去看房子(王万荣准备开个卫生纸批发部)。”正准备走,钻井公司“六一零”主任郭怀谦带领七八个保卫人员又闯进王万荣家中,让王万荣去南阳市参加洗脑班。

王万荣好言对他们说:“我儿子和女朋友昨天才回来,让我照顾他们几天再说。”他们请示公司党委书记王灵奎,王书记说不行,今天一定得去。最后硬把王万荣从家中抬上汽车,劫持到南阳市政法干校。两个月零十天,没能“转化”王万荣。油田局“六一零”主任齐刚气急败坏的指示负责“转化”王万荣的钻井公司保卫干事王永建又跑到南召县公安局串通,以上次绑架没有结案为由下逮捕令,由恶警苗小朋为首,于十月二十日,又把王万荣从“转化班”绑架到南召县看守所。以参加法轮功会议为由,安上所谓的“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南召县伪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大概是二零零四年七月底,王万荣被劫持到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迫害。

五、在新乡女子监狱被迫害

到监狱,王万荣被安排到医院被强制“转化”。一间房子放了四张床,王万荣睡中间,三个已被转化的学员分别睡在两边。由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队长李某负责对王万荣“转化”。她们指使这些已被“转化”的学员监视王万荣,不让炼功,每天读攻击师父和大法的造假文章,然后让写“认识”,不符合他们要求时,不让睡觉。他们换班睡觉,王万荣坐着闭眼也不行,往王万荣眼里抹风油精。

由于能使王万荣“转化”,就给她们减刑,所以她们做转化工作特别卖力,经常围攻打骂王万荣。她们一班“转化”不了,再换一班,换了四班人,迫害了五十多天。后来看“转化”不了,就把王万荣分到二监区到做衣服车间做奴工。因为王万荣坚持晚上炼功被关进小号。

在小号里,每顿只给半个馒头,有时有点咸菜条,犯人改善生活时,没有王万荣们住小号人的份,只给王万荣们一块凉馍,连口水也没有;严冬腊月每天让坐在水泥墩上,一坐就是三个钟头不让动。

第一次王万荣在小号被关了一个月,被二间区接回后,组织了一个“转化”班子,有两名刑事犯和两名已“转化”了的学员作帮教,由管迫害法轮功队的队长杨某和二监区的教导员吴某亲自带领。她们一分两班,白天一班,晚上一班,日夜不让王万荣睡觉。她们俩人换班给王万荣念攻击大法的造假文章,然后让王万荣写认识,不写让王万荣靠墙站着或坐小凳子上不让动,王万荣要动,她俩按住王万荣。

有一次,一个刑事犯对着王万荣的脸打了十几掌。她们还从郑州请来专搞法轮功“转化”迫害的人员对王万荣进行“转化”;有时晚上她们让从车间干活回来的犯人头头们也来参加对王万荣迫害。打骂已是家常便饭,快一个月时,她们急了,从迫害法轮功的大队调来七、八名已“转化”的学员,加强对王万荣迫害。到后半夜了,他们看王万荣死活就是不写“转化”书,她们一齐上,把笔硬塞到王万荣手里,握住王万荣的手写。王万荣用尽全身的力气把笔捣在桌子上,笔尖都按断了。她们把王万荣推倒在地拳打脚踢,王万荣不为所动。

后来,他们又把王万荣调到九监区做珠绣。王万荣晚上炼功,被值班发现,被送进小号,这次王万荣在小号住了八十二天,因为坚持炼功就给王万荣戴背铐。晚上睡觉,把一只手铐在床头上。更邪恶的是,他们对着窗户播放攻击大法的造假录音。每星期,队上警察去小号逼写“认错书”,不写不让出小号。

后来,王万荣反迫害进行绝食第八天时,被接到三监区。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三日,刑满,王万荣被河南油田“六一零”和钻井公司“六一零”接回,派两名家属暗中监视。

因生活所迫,王万荣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外出打工。二零零八年十月回到油田。王万荣找单位要求补发家属工,每月发生活费二佰元。单位领导说不再补办。后通过涧河社区给办了每月一百六十元的低保生活费。

这是十年来中共邪党对一个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普通妇女的迫害罪证。王万荣们原本幸福和睦的家被逼的夫妻离散,目前,王万荣生活没有了依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