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二日】我叫蒲玉惠,女,五十七岁,四川省阆中市柏垭中学教师,一九九七年一月得法,法轮大法柏垭炼功点学员。

一九九四年六月,我在阆中市人民医院作了食道癌(中晚期)切除手术,两年多花去医疗费二万多元。术后用了三个疗程的化疗药物,但越化疗,人越虚弱,白细胞只有二千多个,面色焦黄,人瘦得皮包骨,身体越来越差,弱不禁风,经常感冒,只能闭门在家,不敢见人,生活不能自理,死神在一天天逼近!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日,过去的同事杨胜本专程从城里给我送来了法轮功宝书《转法轮》和《法轮佛法修炼动作图解》,让我炼法轮功。当时,我刚从市(县)医院拿回了价值六百多元的药物,正做第四个化疗疗程。由于我病重,一下要放下治病的心不吃药,我当时从内心深处还无法接受,子女们也都纷纷反对,因此未敢看书学法。到一九九七年元月十六日晚上,我忽然产生了想看《转法轮》的想法。真是奇怪,刚看了几页书,就全身发热,继续看下去,额头的汗珠就直往下掉,越看书身体觉得越舒服。半月时间,我连看两遍《转法轮》,明白了许多高层次的理。人为什么有病呢?李洪志师父说:“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唯一真正要寻找你舒舒服服的没有病,能够达到真正解脱的目地,就唯有修炼!”(《转法轮》)明白了这些理后,我决心真心修炼,做一个真正的炼功人,不再吃药化疗了,把有病和治病的心彻底放下。

一九九七年三月十八日,我進城在杨胜本家的炼功点开始学炼动作,九天基本上学会了五套功法的动作。当时在炼功点看《转法轮》,我看见一些对我有针对性的许多句段下面,有较粗的红色波浪线,而别人却看不见,真神奇!我请回了师父的其他几本讲法书如《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精進要旨》等和一套师父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带、一套炼功音乐带。回家后就在家学法炼功(从一九九八年十月二日起,开始参加柏垭炼功点集体炼功)。我把买回的化疗药物,全部扔的扔了,能处理的处理了。我把自己当着炼功人、真正没有病的炼功人,而没把自己视为一个身患绝症的危重病人,思想深处也从不抱着治病的想法炼功,而是要返本归真、往高层次修炼。从那时起,我坚持天天学大法,天天炼功,再没有吃过一分钱的药。而我的身体却一天比一天的好起来。

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中说:“大家知道我今天传的是个法,这个法是宇宙中的法” “好是好,能度人,还能救人,就看大家怎么去领会法,怎么去认识法。”因此,我把学法看书、听师父讲法录音摆在第一重要的位置上,每月要看两遍《转法轮》,要听两遍师父的讲法录音。我深切感到:每看一遍《转法轮》、每听一次讲法录音,我的身体就得到一次巨大的清理和净化。为了早消业,我一开始炼功就坚持双盘四十二分钟,腿再疼我也忍受着不蹦下来。炼功三个多月,我的天目开了,可以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但我按照《转法轮》讲的要求,不执著于功能这些东西,不去追求它。

由于我的病业大,加之过去化疗药物用的过多,对胃和肠道的损害副作用很大,因此,在炼功过程中,清理身体、净化身体、消病业的反应很剧烈。

自从我学法炼功开始,每天就拉肚子似的不停的排泄体内的脏物,一直持续了八个多月。身体不但无虚弱感,反而精神倍增。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在最低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话,带着这样一个浑浊的身体,黑乎乎的身体和一个肮脏的思想,怎么能达到往高层次上修炼呢?”

最厉害的一次是一九九七年九月的一天晚上九点钟左右,我肚子突然痛如刀割,疼的我直不起腰,接着象拉肚子似的开始排泄。我一连上了三次厕所,但回到屋里刚坐下就又想拉。去厕所来不及,没办法,我只好拿来便桶,干脆坐在上面,这一坐就再也起不来了。整个腹部剜心似的阵痛,排泄的脏水就象自来水龙头打开了,痛一阵拉一阵,痛一阵拉一阵,排泄的都是各种西药味、中药味、腥臭味,难闻极了。就这样持续了三个小时,疼的我豆大的汗珠往下滴。我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这样一来,可能你觉的病又犯了,这是从根本上去业,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会有局部的反应,这么难受,那么难受,各种难受都会上来,都是正常的。”“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我明白这是师父给我真正清理身体、净化身体、消病业的反应,是正常的,我思想中没有丝毫把它当成是来病了或可能是病情加重的念头,更没有因此而着急去吃药、找医生、上医院。要是我当时悟性跟不上,守不住炼功人的心性,那可真就坏了。如果我思想中一认为它是病或者病情恶化了的时候,或忍受不住、把持不住去吃急救药、找医生治疗、上医院抢救,我的心性实际上就成了常人,而不是炼功人,就等于自己在思想中求病、在内心深处抓住这个病不放,因为常人就是有病的,自己认为是病,那当然就是病了,那不等于自己在往死路上奔吗?就是表面不吃药而心里还想着是病也不行,因为同样是常人的心性。“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因为这一念之差,是超常的炼功人与常人的本质区别。守心性好险啦!我庆幸自己守住了心性,闯过了消病业的一个大关大难,同时也提高了自己的悟性。当晚十二点,痛减轻了,拉的也少了。人实在困了,我就上床垫了一叠厚厚的卫生纸睡了。第二天一觉醒来,什么症状都没有了,感觉一身轻了。可一看,便桶里足足拉的有十多斤重的臭水。

我过去小腿部曾患过湿疹,早就治好了。但随着炼功,从一九九七年四月起,原来的病根又从新翻出来了,开始出现一些小丘疹,发痒,抓了就疼,难受极了。初期有小米大,接着像绿豆大、黄豆大,过一阶段又重复一次,而且一次比一次升级,一次比一次厉害,一次比一次猛烈。师父在《病业》经文中说:“修炼就是从人生命的本源上给你清理。象树的年轮一样每一层都有病业,那么就得从最中心给你清理身体,但是要一下子全部推出来人会受不了的,有生命危险。所以只能每隔一段时间推出一个两个,这样人能过的去,在难受的过程中又还了业,但这也只是我给你消业以后所留给你自己承受的一点而已。”我知道这不是病,也不是疮,是身体被清理、被净化打出的业力反应,是正常现象,是好事,因此,始终没有擦用任何药物。到了一九九八年春节前夕,两腿又出现了豌豆大、胡豆(蚕豆)大的像开水烫伤、火烧伤一样的水泡。嗨呀!一炼静功盘腿就疼痛难忍。我要多吃苦,我要咬咬牙多承受身体上的痛苦,坚持每天必须盘腿,一分钟都不减,就连除夕夜,我都提前补炼。每当炼完功时,水泡破了,脓、血溢出,秋裤打湿了,贴在肉上。等到初一晚上,我的小腿肿得就象发酵蒸开的馒头一样,秋裤都穿不上了,腿盘不上,我急得哭了。不是我怕疼忍不住,而是着急没法炼功。初二消下去了,能盘腿了,可水泡破了,结了痂,像龟壳一样的裂缝里不断的流淌出很臭的黄水,擦用的卫生纸都用了几十斤。我爱人说:“不晓得你身体里哪来那么多臭水,光腿上就流了好几碗,还从肚子里拉了几十桶。”我笑着对爱人说:“这些都是我生生世世造下的业水。要不是师父给我清理、净化身体,消大病业,真不敢想象自己将成啥样子了。”到一九九八年五月痊愈,症状反应全部消失。

过去,由于使用化疗药物过多,头发脱得很厉害,每每梳头,大绺大绺的头发就直往下掉,头发越来越稀疏。学法炼功不到七个月,头发就不再脱了,还长出了许多新发,渐渐的还密实起来,恢复了正常。

现在,我的各种“病症”反应全部消失了。人人都说我和两年前比,完全变成了个人,身体变化非常大,身上长肉了,面色也正常了,精神比年轻人还好。两年前,我不敢出门,一年四季不敢沾冷水,三伏天还要穿毛衣,根本不敢洗头洗澡,各种饭菜不想吃,什么事都不能干。现在,我什么家中活都能干了,什么饭菜都能吃了,什么气候都能适应,冬天穿的比年轻人还薄,身体素质比一般正常人还要强过多少倍。炼法轮功两年多来,我没有吃过一分钱的药,没有看过一位医生,没有上过一次医院,没有進过一个药店,而身体达到了无病状态,达到了真正的健康。按照原先化疗吃药的价值计算,两年多来光医药费就节约二万多元,给家庭和单位彻底减轻了经济负担。这是现代科学远远解释不了的生命奇观,这是现代医学永远也不能解决的生命奇迹。法轮大法的理是超常的,对炼功人的要求是超常的,祛病的方式是超常的,真正祛病的效果也是超常的。我的修炼实践充份证明:法轮大法是真正玄奥超常的科学,是真实不虚的宇宙真理,是使人的身体素质达到真正健康、人的生命层次整体升华的真途大道。修炼大法,真正利己利民利国啊!

我是幸运的,是李洪志师父洪传的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深深感谢师父。我知道,师父不是随便给常人祛病的,而只能给修炼的人做;给自己延长来的生命,不是为了让我当常人,让我过纯粹常人的生活,而是让我修炼,返本归真。我要百倍珍惜大法修炼的机缘,抓紧大法修炼延长来的生命时间,勇猛精進,不断提高层次,早日功成圆满!

注:本文为一九九九年四月大法阆中法会学员心得交流文章。该大法弟子坚修大法至今,以自己的切身实践证实大法、洪扬大法、讲真相、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