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鸡东县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案例汇总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鸡东县政法委“六一零”头目姜国发等与当地公、检、法互相勾结,十年来,对鸡东地区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绑架、关押、勒索、劳教、判刑。到目前为止,鸡东地区共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一人被迫害死,四人已释放,九人仍在监狱中遭受迫害。

1.刘桂华,女,鸡东县永安镇小学退休教师,五、六十岁。刘桂华于一九九九年八月去北京上访,被鸡东县公安局、政法委非法劳教二年,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后又被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长期遭受酷刑折磨,身体极度虚弱。二零零零年六月,劳教所怕她死在那里,才通知家人接回家。 二零零一年她又被鸡东县公安局绑架到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判刑六年,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刘桂华被迫害生命垂危,黑龙江女子监狱怕担责任,要求鸡东县有关部门办理“保外就医”手续,鸡东县公安局及政保科李清华、“六一零”的姜国发拒绝办理任何手续,黑龙江女子监狱也不放人,致使大法弟子刘桂华于二零零二年八月三日,被迫害致死于哈尔滨二一一医院。

2.解运欢,男,一九七五年五月九日出生,家住鸡东县大修厂。九九年四月,解运欢到日本留学,二零零零年二月,解运欢回国,为大法讨还公道。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二日,在北京被国安局秘密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团河劳教所遭受摧残、折磨。二零零一年七月末,解运欢又被劫持到黑龙江省鸡西市第一看守所刑事拘留。八月末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统治下的鸡西市鸡冠区法院非法审判下,无视中国宪法、法律,在无证人、无证据、无自聘律师的情况下,只凭捏造之词判刑十年,并剥夺上诉权利。二零零二年十月,解运欢被劫持到鸡东县哈达岗监狱。每天被强迫到危险的井下从事装运煤炭的重体力奴役。身后是挥舞着皮鞭、棍棒的牢头,稍有怠慢就会招来抽打和谩骂。二零零三年五月,解运欢及当地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转送到牡丹江监狱。但每天强迫奴役达十六小时之久。狱警通过这种高强度的紧张奴役,剥夺在押人员思考的权利,从而麻木人的大脑,使其成为为其赚钱的工具。对于学员家属的接见也控制严格,每月只有三十分钟的严格监视下的探望。如有狱方认为的敏感话题出现,就会被立刻中止会见,几个月甚至半年不允许见面。最近,解运欢在牡丹江监狱十监区一中队被非法关押在小号半个月之久,七月二十四日在众多亲友的共同关注与投诉(司法部和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狱政科)下解除禁闭,手上有伤缝了三针,腰上有伤也缝了三针,身上多处有伤。

3.王文成,女,家住鸡东媒矿,三十岁左右。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九日在鸡西市被绑架,关押在鸡西市第二看守所,在恒山区法院的非法审判下被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被释放。

4.郭长玉,女,五十多岁,家住鸡东县市场楼上。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郭长玉家被鸡西市恒山公安分局恶警围困,她不给开门。第二天上午,恶警用梯爬上七楼,由窗户进入她家,将她绑架,关押在鸡西市第二看守所。在恒山区法院的非法审判下被非法判刑三年。三年期满被释放。

5.王学士,男,四十岁,家住鸡东县哈达镇东风村。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鸡西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晚上七点半,王学世在牡丹江人民公园插播法轮功真相时,被广电集团雇佣的一群打手非法绑架,劫持到牡丹江阳明分局进行酷刑折磨,王学世当场昏过去。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牡丹江市邪党中级法院非法判王学世七年徒刑,王学世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大法弟子王学世出狱。

6.卢正义,男,一九七一年生人,小学文化,个体出租车司机,住鸡东县兴农镇正东村。卢正义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被鸡西市国保支队非法抓捕,并进行酷刑折磨。被指控开车拉大法弟子做真相资料,私人财产、一台价值三万多元的面包车被掠夺。被鸡西市麻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佳木斯监狱。

7.曲德洪,男,四十多岁,永安镇永新村农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央电视台播出非法取缔法轮功的邪恶决定之后,曲德洪就与十一名炼功人同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公道。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曲德洪参加了有路透社、美联社等国际媒体记者参加的国际新闻发布会。不久被绑架,曲德洪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关押在哈尔滨第三监狱。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七日晚,曲德洪被鸡东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于洪军、崔光日等绑架。为了绑架曲德洪,国保大队出动了三台车,十二个人,他们将曲德洪塞到了行李箱中拉到公安局。期间遭受鸡东县国保大队和看守所恶警无数次的酷刑折磨,被灌大量的迷魂药破坏神经中枢类药物。鸡东县国保大队恶警敲诈家属一万元,家属无力支付。最后鸡东法院非法判曲德洪六年,现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

8.张月增,男,五十多岁,原鸡东县永安镇人,后搬到鸡西市鸡冠区西郊乡新发村。王莲琴,女,五十多岁,原鸡东县永安镇人,后搬到鸡西市鸡冠区西郊乡新发村。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七日,大法弟子张月增被指控在自家建立资料点,并与妻子王莲琴散发数百份真相资料而被鸡西市国保支队、鸡冠区公安分局非法刑事拘留并抢掠了大量的私人财物而且对张月增暴力殴打,刑讯逼供。十二月二日遭非法逮捕。张月增被关押在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判刑八年;妻子王莲琴被非法关押在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判刑六年。期间张月增、王莲琴向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述,但被无理驳回。

张月增曾被非法劳教二年,在鸡西市劳教所期间,被恶警残酷迫害,关小号,用棉被包裹后用镐头猛砸。张月增后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监狱二监区一分监区,为抗议监狱的残酷“转化”迫害,自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三日开始绝食,到九月四日又被非法关禁闭。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佳木斯市监狱二监区副教导员赵金鹏到二监区二分监区找大法弟子张月增,要求其“转化”,张月增说:死也不能“转化”。赵抬手打了张一个耳光,并责令干警赵金奎、于彪等对张严管。四月十七日,恶犯刘海臣(经常辱骂大法)以张月增干活少为由,一拳将张的左眼打青,并不许张洗漱。参与迫害的犯人还有陈红伟。

9.张明辉,男,三十八岁,大专文化,鸡东县永和镇中学教师。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上午七点多钟,鸡东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与东风派出所恶警在家中绑架了张明辉并抢掠了个人的大量物品而且对张明辉暴力殴打,刑讯逼供。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鸡东县法院对张明辉非法开庭,家人为其聘请了律师以讨还公道,庭审在事实不清和证据不足的氛围中休庭。后来鸡东法院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将张明辉非法判刑七年,现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

10.李崇俊,男,四十四岁,鸡东县八五一零农场大法弟子,九九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八月因发真相资料,被当地公安局卢伟斌等恶警非法抓捕拘留近两个月。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因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两年,关入鸡西劳教所;期满后恶警没让回家,直接将李崇俊劫持到洗脑班。一个月后李崇俊正念闯出,洗脑班解体。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六日晚六点三十分左右,当地恶警卢伟斌和五六个陌生警察绑架李崇俊并抄家,搜走了三个手机。李崇俊当晚就被绑架到鸡东公安局,恶警对他刑讯逼供,殴打、用电棍电,折磨了很长时间,后恶警将李崇俊劫持到鸡西公安局。二零零六年一月份,鸡西公安局通知李崇俊家属,说李崇俊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去牡丹江西安区法院旁听开庭结果,被牡丹江市国保大队恶警严重殴打,一只眼睛被打坏后被非法劳教二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绥化劳教所。

11.郭继书,女,五十多岁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家中,遭到东风派出所恶警韩勇等人绑架。二零零九年一月十日前后,鸡东县法院非法开庭,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手续,郭继书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一日上午十点多钟,鸡东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于洪军为首的去了四辆车,十多名恶警包围了郭继书家,非法抄家,并将郭继书劫持到鸡东县看守所迫害。郭继书曾两次绝食反迫害,受尽了各种酷刑折磨,折磨得骨瘦如柴。生命垂危被放回。从那以后,东风派出所经常去她家骚扰,郭继书被迫流离失所。

12.季洪波,女 ,五十岁左右,原住鸡东西部。在密山市打工期间被绑架并 非法判刑。关押在哈尔滨市女子监狱。季洪波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的恶警疯狂迫害,被关进小号长达七个月之久。季洪波全身长满疥疮,极其痛苦……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六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610科长肖林在集训监区中厅殴打季洪波。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日,季洪波从农历新年前被哈尔滨女子监狱集训队邪恶大队长吕晶华等人除了关小号,就隔离。在小号楼隔离区,背铐站不起,蹲不下长达一个月零五天,连农历新年都背铐。现在季洪波已出狱。

13.王智,男,三十多岁,初中文化,无职业,现住:八五一零农场化工厂家属区。二零零二年,被密山市国保大队绑架迫害,对他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王智在老邻居家被鸡西市国保大队赵太山、姜云鹏与当地“六一零”卢伟斌绑架,被掠走私人物品达万元之多;王智被绑架后,遭受了刑讯逼供的非人折磨,被邪党公安打手赵太山、姜云鹏用塑料瓶打脸、脖子、脑袋等处,用电棍电击身体敏感部位,用绳子勒等等酷刑折磨。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鸡东县法院对王智非法开庭,聘请律师韦良月为其做了无罪辩护,并要求法院依法查清本案涉及的对王智刑讯逼供的事实,律师说:“对于本案指控的刑讯逼供的事实是否存在。法庭在判决前,应该将此线索移交由有关部门调查、核实。在调查前,被告人的讯问笔录不能作为有效的证据使用。” 法院执法犯法,对于律师辩护词中特别提到的对王智刑讯逼供的事实要调查的意见,不但没有给出公正的回应,而非法判决都是秘密的,王智被鸡东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对于冤判,王智不服,提出上诉。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鸡西中级人民法院告诉王智的母亲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