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

  • 致法轮功学员家人的信

  • 给武穴市民众的一封公开信

  • 致石景山区衙门口村父老乡亲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的信

  • 致法轮功学员家人的信

    首先,让我真诚的向同修的家人深施一礼,你们太辛苦了,由于中共对法轮功在这十年多的腥风血雨的迫害中,无法无法天地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抓捕、关押、拘留、劳教、判刑、洗脑、抄家,使你们在经济上受到损失,在精神上受到严重打击,在这种重重压力下,还要承担起家庭生活中艰难的重担,你们所受的伤害与损失实在太多太大了,真是无法用语言所能表达的。

    这些灾难都源于何处呢?炼法轮功者错在何方,罪在哪里呢?法轮功真修者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并且做到:不吸烟、不饮酒、不偷盗、不赌钱、不淫乱、不杀生、不自杀,还必须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怎么就能把这样的信仰说成×教呢?

    那么请看所有中共掌权者,哪个不是吃、喝、嫖、赌、贪污腐败,样样都能,难道这种行为才是正教吗?

    那么有人说了,你说的在理,但是小胳膊怎么也拧不过大腿呀,中共毕竟掌着大权,随时就可以杀掉异己者。是的,确实这样,但是我这里讲的不是让我们大家拉起一帮人和中共对着干。

    不是的,中共历次杀人前,都是先造谣、诽谤、煽动、造假,挑动群众斗群众,挑动家人害家人。看清它的手段与伎俩,我们就应有相应的对策,不轻信它的花言巧语,更不参与它的运动,不与它们勾结,不向邪恶求情,远离邪恶,动一动自己的大脑,多听一听,多看一看与中共相反的声音和文章,你就会理智地看清世事,法轮功的真相资料那是得救的希望。

    永远不要相信共产党

    在土改时,有一个地主被斗得死去活来的,其惨状实在令人目不忍睹,这地主的儿媳妇实在不忍心,就跪在行恶者面前,泪如雨下的乞求道:看在老人莫大年岁,你们就手下留情吧,也算您行善积德呀。这些恶人不但不听,反而嘲笑说:看来你还是个孝顺儿媳妇呢,那好吧,就成全你孝顺到底,让你陪着你公公一起并骨,到阴间去好好的孝顺孝顺去吧。就这样把地主和他的儿媳妇活活地打死了。这种事情,从土改到资本家改造,三反、五反、大跃进、四清、文革、六四、直至今天的法轮功,害死的中国人和祸害的家庭不计其数,每个年岁大的人都曾亲眼见过这种惨状。

    某市有一位女法轮功修炼者,被“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恶警绑架,她的丈夫和家人就去送钱、托人情、拉关系,是把人弄出来了,但弄出来后,恶警还三番五次抓这位法轮功学员,家人只好三天两头的花钱赎人,最终花了十万元左右吧,这位法轮功学员只好离乡出走,可怜的丈夫人去财空。

    以上两则说明咱老百姓指望共产党开恩发慈悲,那是不可能的,《九评共产党》一书中说的好“你什么地方相信了共产党,你就会在什么地方丢掉小命”。

    要坚持真理和正义

    黑龙江省某农场有一位女法轮功修炼者,被警察非法抓走,她的丈夫找到“六一零”头子说:我妻子犯什么法了,你们随便抓人,我如实的告诉你们,我妻子炼法轮功前有很多种疾病,而炼后全都好了,对我父母也孝顺多了,和亲朋好友也更和睦了,而你呢,每天吸烟喝酒,就凭你的那点工资,还能买一处住宅楼房和一处商业楼,那钱都是怎么来的,你是否贪污腐败我先不说,如果我妻子要有三长两短,我是不会叫你的妻子和女儿好受的。

    这“六一零”头子说:就是我同意放人,也得国保大队同意才行。这位家人说:只要你同意放人就没你什么事,我去找国保大队。他到公安局的一个赌场里找到国保大队长,当着众人的面就指问这位队长:我妻子犯什么罪了?你们胡乱抓人,象你这种执法人员,赌钱时把手枪都压在了桌子上,你有什么资格抓我妻子?这种行为你说是不是违法呢?队长当时对这位丈夫说:兄弟有话好说,咱们外面谈行吗?就这样原定拘留十五天,结果一分钱没花十二天就放人了。其实当今中共的官员明里干的暗里干的事,有几件是不违法的,他们心里明白,若真把老百姓惹急了,他们是一点好处也没有。

    另一件事,黑龙江某市一位女法轮功学员,警察去抓她的时候,她弟弟正在她家,弟弟一看一群警察闯进院子,他随手拿起一把铁锹,就挡在了门口,并且严肃的指问警察说:你们这一群人到我姐姐家来干什么来了?警察当时就软下来了说:关于你姐姐炼法轮功,我们了解点情况。

    这弟弟说:关于我姐姐炼法轮功的情况我太清楚了,不用问我姐姐,我来告诉你们,我姐姐没炼法轮功时一身病,炼功后全部好了,身体变好了,精神也变好了,人的心眼也变得更好了,法轮功看来就是好。你们是不是看人家炼法轮功的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地胡来,今天我告诉你们,我姐姐炼法轮功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可没炼法轮功,你们今天要是对我姐姐胡来无礼,我可不客气。结果警察说了声:其实也没什么大事,那么今天就不打扰了,说完就走了。

    只要我们同心协力的反对迫害,制止恶人行恶,就会使我们的亲人减少或不受中共的伤害,这场邪恶迫害就会早一天结束。

    同胞们,请大家认真想想,中国大陆造假、撒谎、欺骗、毒奶粉、官商勾结、豆腐渣工程,警匪一家欺负百姓,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谁干的?笔者最后真诚的和同胞们说句心里话,无论共产党的掌权者,还是法轮功的家人、亲人和所有的同胞,共产党一贯以杀人来维护政权,所以我们千万别做它杀人的工具,远离共产党这个恶魔,赶快退党、退团、退队,天要与中共算帐的时间不远了,给自己和家人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愿天下人都能幸福平安,都能和睦相处。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日


    给武穴市民众的一封公开信

    善良的朋友,你是否知道武穴市公安局局长王少斋、政法委书记陈刚明为首的“执法者”,把刘济刚、武亚琴、方天铭、陈锋、李基国、李学珍六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在武穴看守所,对他们非法关押、迫害、殴打、强迫他们放弃修炼,并非法抄家。于零九年六月,武穴法院法庭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非法开庭,非法审判,象对待重刑犯样,分别判他们3─5年重刑。他们是一群修炼“真、善、忍”的善良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的良知和生命,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

    方天铭生于1967年12月29日,原是一名新师范教师,因坚持自己的信仰,零八年底被武穴市公安国安警察阮自成、徐学文等,绑架关押在武穴第一看守所至今。在看守所期间,方天铭抗议迫害,要求释放,看守所警察程雪桃指使武警跳上铺板,冲过来直踢方天铭小腹,接着另一名击打方天铭太阳穴。程雪桃就顺势给方天铭戴上脚镣,双手反铐在床铺板的桩上,又一名警察对着方天铭下颌飞起一脚,恶毒殴打。使方天铭全身青紫,绝食抗议,反被系桩三天。

    零八年除夕前,方天铭抗议迫害,又被系桩一天一夜,要求喝水,警察文尚胜不但不给水,还打伤左耳,呈大块紫色,手段凶残至极。最后,又强行送武汉洗脑班迫害,达不到所谓“转化”的目的,就强判刑三年。

    李基国,梅川人,学大法前,患有严重的肺病,为了治病,花光了家里积蓄,学大法后,病好了,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他告诉亲朋好友大法好。可是梅川派出所警察多次上门骚扰,对他施压,搞得家里鸡犬不宁,零二年把他绑架到武穴洗脑班,他不愿放弃大法,用正念制止邪恶,后走出洗脑班,被迫流离失所6年。零八年七月底被公安国安阮自成、徐学文及梅川派出所警察,再次将人绑架到武穴看守所,关押至今。关押期间李基国戴脚镣手铐,忍受各种折磨,为了抗议非法关押,绝食后,又遭野蛮灌食,身体极度虚弱,还强行转化,威逼放弃修大法。后经“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同意取保回家。回家时间不长,梅川派出所又上门骗他到派出所证实一件事,其实就是被骗进武穴看守所后非法判刑三年。中共警察说话不算数,引起该村村长不满,直接向派出所要人。

    象武亚琴、刘济刚、陈锋、李学珍他们在家里是一个好丈夫、好妻子,在单位是一个好职工,在社会上是一个好公民,好村民。他们为了信仰,为了行善。对他们酷刑折磨,非法审讯,强行“转化”,放弃自己信仰,还分别给他们判3─5年重刑,这样对他们公平吗?甚至连他们家人也不放过。武穴公安“执法者”答应取保放人后,又强行把人骗到武穴看守所重判,引起家人强烈不满。因此家人都在武穴市政府要求放人。武亚琴妈妈天天以泪洗面。七十多岁的老人,想要回女儿,和其他家人一起,在高温下顶着烈日,来回奔波,为了给自己的亲人讨回公道,讨回一个说法,他们善良平和给市有关领导讲道理,讲大法给家里人带来的益处,要求无条件释放他们的亲人,却遭到执法者的拒绝。

    于零九年7月22日上午,有三名家人也遭非法关押拘留,其中包括武亚琴(七十多岁)的妈妈,不法人员还向家人讲条件,要放人可以,必须交款五百元及高价伙食费,并指令将钱自觉存入他们指定的户头,这是不留痕迹的勒索钱财,这些“执法者”从来就没有给法轮功学员讲法律。

    这样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被非法抓捕、关押、判刑。当你们用粗暴强迫的手段逼迫这些善良人放弃他们的信仰时,你们是否在违背“人民执法者”的良知。你是否在亵渎法律的神圣尊严,这是在干令中国法律千古蒙羞的坏事,而且还把自己及家人的未来推到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

    几年来,法轮功在迫害中,武穴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抄家罚款,被开除工作,被绑架关押,劳教判刑,被洗脑,强行“转化”,酷刑折磨,迫害致残致死,又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及迫害神志不清,放弃修炼。法轮功学员梅松全,是一个出家人,修大法重德行善,武穴公安也不放过,硬抓他关押,最后被迫害致死。龙坪法轮功学员冯锦秀,武穴法轮功学员郭茂全被武穴公安及片派出所强行绑架后,不让他们学大法,给其精神上施加压力,精神承受不了导致死亡,还有绕棉花,长期关押,迫害致残。龚月明好端端的一个秀气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遭绑架,重判四年,回家不久,又遭绑架判刑三年,共迫害达七年之久,造成其家庭破裂,人精神摧垮。在黄冈地区,武穴公安、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排在第一位。

    人在做,天在看,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参与者请你们醒悟吧,在不久的将来你们的所为一定要偿还的。

    法轮功被迫害十年,公安局长王少斋,政法委书记陈刚明一直参与其中,一直昧着良心做着对不起大法,对不起法轮功学员的事。法轮功学员发真相资料,这根本就构不成违法犯罪,这完全是属于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问题。信仰自由是公民基本权利,持有信仰物品与资料都是合法的。应该受到法律保护的。我们也不想与谁作对,我们只是救人。

    你们也知道,你们法轮功迫害十年,不但没倒,反而洪传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明白真相的警察和世人及高级官员越来越多。中国各省、市、区有那么多公安干警政法书记,他们很多人都明白了大法真相,都在正面看待大法,利用手中的权力帮助法轮功学员,明白法轮功是个大整体,迫害一个、两个也没用,把生命搭上划不来。

    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的事很多。河南开封公安局长任长霞就是其中一个,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她乘坐的车与另一车追尾,车里其他人安然无恙,她坐在车里最安全的位置,却被撞死。该市很多警察都知道她迫害法轮功很卖力,在死前一天,还下令抓捕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她妹妹都说她遭报了。

    还有文化大革命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文革是中共发动起来的,文革一结束,秘密处决的都是那些“执法者”,中共自身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今,腐败秃顶,丧尽天良的中共,危机四伏,尤其对修炼“真、善、忍”的一群善良的人,进行毫无人性的迫害,其手段极其残忍,阴毒、狡诈,令人发指,中共红朝的覆灭是逃脱不了的历史规律。

    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远离灾难保平安。”


    致石景山区衙门口村父老乡亲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的信

    你们好!

    我叫董信珍,是衙门口东街人。我想跟大家讲讲心里话,这些话藏在心里好几年了。

    在97年以前我有多种疾病,如胃病、心绞痛、腰椎盘突出、脑神经痛等,药没少吃病也没见怎么好,我被病痛折磨的极其痛苦,那时的我黑瘦黑瘦的。1997年10月我喜得法轮大法(法轮功),炼了几个月后,病痛全部消失,大法使我得到了健康的身体,还给家里和社会节省了许多的医药费。

    法轮功倡导人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了矛盾找自己,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且教人修心向善,的确是一部好功法。正因为如此,99年中国就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到目前为止法轮功已洪传世界114个国家和地区。世界需要“真善忍”,只有中共独裁党才打压善良。

    中共这个腐败党专靠搞运动来统治这个国家。所谓搞“运动”,说白了也就是杀人。它杀中国人杀惯了。每次搞运动都是用栽赃陷害欺骗的手段,通过党政军各个系统,利用广播、电视、报纸等垄断宣传机器制造假新闻,在民众之间制造仇恨,哄骗百姓,使百姓不敢听被打压者的真实诉说,误认为中共杀人、抓人都是对的。

    中共从49年夺取政权后,给中国带来的不是幸福而是灾难,它以“打、砸、抢”起家,又以“假、恶、斗”来维持它的政权。中共和它的党魁鼓动着人们砸寺庙,砸佛像,烧古书,号召“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用外来的马列邪恶主义阶级斗争摧毁中国人民几千年来形成的传统文化和道德观念,精神文明和信仰。尤其是,中共做贼心虚,总怕自己的夺来的政权不稳,用各种政治运动和暴力手段恐吓、压制甚至虐杀人民。在和平时期,造成了八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超过两次世界大战全球死亡人数总合。一场所谓“文化大革命”非正常死亡人数至少773万;1989年杀学生和爱国青年,机枪扫,坦克压,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1999年迫害、虐杀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到现在被迫害致死的有记录的就达三千二百九十多人,更不可思议的,由党政军出面惨无人道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高价出售牟取暴利,并焚尸灭迹。

    人无故杀人,法律要制裁他,中共的8千万人命血债,如何偿还?

    中国人讲“天人合一”,人类的天灾都是人祸造成的。这就是上天对人的警示。尤其现在的中国,自然灾害层出不穷,北旱、南涝持续不断,传染病、地震、冰冻、创纪录的高温等等,就是在告诉人们“人不治天治”。

    尤其自九九年以来,中共一直在鼓动着善良的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反对“真、善、忍”佛法,虐杀法轮功修炼者,天理不容啊!

    99年6月10日,中共恶首江泽民为了迫害法轮功,成立了凌驾法律之上的邪恶组织“610办公室”,这个组织,是一个法西斯党务恐怖组织,它相当于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文革小组,也类似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做恶多端。610直接指使各地公、检、法、司的恶党徒胡作非为,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就是这个“610”的恶人,他们指使派出所和公安恶警抓我、打我,给我戴上本该犯人戴的手铐,辱骂我,用烟头烫我,雇用一帮外地人对我拳打脚踢,抓着我的头发将我的头往墙上撞,让石景山医院给我野蛮灌食,等等等等,此外还派居委会和联防人员监视我、跟踪我,我被逼的多次流离失所。

    中共无论开什么会给老百姓带来的都是灾难。2003年3月两会前,2月20日恶警无端的把我关进看守所一个月,把我和吸毒犯、卖淫女、杀人犯关在一起;2000年还多次把我绑架到八宝山派出所非法关押;2001年10月被恶警韩仕平等人绑架到洗脑班迫害;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前,11月5日又把我劫持到洗脑班进行9天非人的迫害,迫害造成我不能从事任何体力劳动。

    中共为了开奥运会,大抓异己,提前大肆非法抓捕上访人士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2007年4月23日中午1点钟左右,衙东居委会人员先闯入上街翟广生家探消息,翟广生说了真话,而后恶警郭仁臣等人私闯民宅抢劫翟广生的私人财产,石景山伪法院还对他非法判刑两年。

    上街翟广才(翟广生的哥哥),多次被恶警绑架和非法抄家,打他,骂他,拿烟头烫他等使用各种方法迫害,逼迫他转化。翟广才老人很有正义感,没有向恶警妥协。2007年5月13日,翟广才老人又被恶警绑架(巡警)。这位70来岁的老人遭到恶警毒打。恶警非法入室抢劫了他的私人财产,再将老人关入石景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几个月。这还不算,石景山伪法院又非法对老人判刑,把老人家送往监狱进行非人的折磨。这个原本健健康康的老人已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翟广才老人没有犯法,他是无辜被迫害的,犯罪和犯法的是中共和它的恶警们。

    现在中共又要搞所谓60年大庆,这也就是说百姓和善良人又要遭殃了。六月十二日,衙南居委会田宝桂(音)带“610”恶警杨建菲(分局的)闯入我家恐吓我。六月十六日中午,恶警杨建菲和田宝桂及另一个警号为043855的恶警又来骚扰我,破坏我家的正常生活,三恶警闯入我家抢劫了我的个人财物,我再次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中国在独裁恶党的统治下,好人有冤没处诉,坏人逍遥法外,不怪老百姓说“现在中国是官商勾结、警匪一家的时代,真正的土匪就是中共自己培养出来的。”可想而知,以后老百姓的日子如何能过的安稳?近些年来衙门口村的治安状况每况愈下,偷、抢、杀人案连续出现,警察不管这些土匪抢劫犯,竟打死了无辜的外地人。

    中共不准“真、善、忍”存在,只准“假、恶、斗”猖狂。

    我坚信按“真、善、忍”做好人无罪,对社会、对家庭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炼功无罪,信仰无罪,说真话无罪。

    我真诚的希望在衙门口居住的父老乡亲们早日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顺天意而行,记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希望居委会的人员不要为了眼前的一点小利再参与迫害炼法轮功的好人,否则会遭恶报的,也会断送你们未来的前程。如果想了解得更多,赶快找一本《九评共产党》来读读吧,这是一本在大灾难来临前教人们如何逃命的书。或者看真相光盘,快快找真相,早日得救。

    北京市石景山区衙门口村法轮功学员董信珍

    另附迫害和监视我的人员名单:
    石景山公安分局610人员:杨建菲 余某(以前在衙门口村下过乡)
    原八宝山派出所副所长:郭严臣(音)
    原八宝山派出所警察:韩仕平
    鲁谷派出所警察:郑开红 郭仁臣
    原联防队员:张爱国 王某人
    衙门口南居委会:韩晓明、田宝桂等
    向阳三大队: 王姓、肖姓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