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家人身上的神奇事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炼法轮功后全身的病不翼而飞,家人也纷纷受益。

我当初得法时因为有好几种病,最严重的是风湿病,每当干活累时手就抽筋,躺下之后腰还经常脱节,得慢慢把身子侧着才能起来,身体总是觉得发冷,三伏天都离不开棉被,每年夏天连个裙子都穿不上。而且经医生诊断我将来有瘫痪的危险,身上几种病没好又添新病,还有神经官能症,头不自觉的会晃动,不能根治,只能吃药维护现状,面对这样的身体自己经常暗自落泪,家人也都犯愁,却无能为力。

是女儿从北京带回《转法轮》,师父的《济南讲法》磁带和炼功磁带,教我炼功动作。从那以后,我离不开《转法轮》,下班回家做家务时就放师父讲法带听师父讲法,晚间通读《转法轮》,早上起来炼五套功法。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这是一部高德大法,是修佛修道的法,必须守心性,“心性多高,功多高。”明白了法理,放下了治病的心,什么也不去执著,只管修。

不到三个月,身体所有的病不翼而飞,全家人都为我得到真法而高兴。以前花那么多钱病也没治好,学法炼功三个月病都好了,大法真神奇。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这句话真不假。

有一次丈夫和他二哥拆室内的间隔墙时,不小心手抓住了电线的接头。当时我在新盖的房子的阳台上,只听丈夫喊了一声“二哥”就摔下来,我以为掉下来了,起来就行了,就向后院走了。等我回屋发现公公婆婆在哭喊儿子,丈夫躺在上地上两个眼珠瞪的老大,脸色发青,手里攥着电线,二哥手拿锄头往下拉电线。因为旧房子在路边,很快就来了很多人,我侄女和二嫂去找保险盒准备拉闸,可吓的腿直哆嗦谁也上不去炕。

面对眼前的惨状,我非常冷静沉着,赶快去拉电闸断电。电闸离旧房子三十多米远,在断了电回来的路上我觉得有人说:“快做人工呼吸。”我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人工呼吸,也没见过,可那时我神奇般的就会。在哭喊中,我一点也没慌,一下一下的按摩,就象一名医生。四十多分钟过后,丈夫长叹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我继续不停地按摩,几分钟过后,丈夫醒过来了,周围的人紧张的面孔都露出了笑容。丈夫的左手心被电流烧焦了,电从背后的夹骨穿过。丈夫说话断续,两只眼睛发直,别人看了都害怕。在去县医院途中我也没有害怕的感觉,等到丈夫住上院后,医生说一周过后才能脱离危险,一周之内都有死亡的可能。可是丈夫只住了三天院就出院了,什么后遗症也没有。是师父救了我的丈夫。后来丈夫也走入到大法修炼中来,还经常向世人弘扬大法。

我儿子念高中时,经常头疼影响学习,经检查是鼻梁软骨弯曲压迫神经,医生让做手术,说是唯一的办法,丈夫愿意让儿子做手术,怕影响孩子的前途。正好是放寒假,我就让儿子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打坐时室内非常静,就听他一人鼻子抽搭抽搭的,他学法炼功很精进,过去九年没好的鼻炎才一周就好了。

儿子在上大学时脚又出现了毛病,一开始就象脚气一样,后来越发展越严重,他父亲买中药熬水给他洗脚,泡脚,虽然管用点,但脚时好时坏。有一次儿子从学校回家,回家时脚好好的,睡一宿起来脚变成紫红色非常痒,几小时后就变成紫黑色,里面鼓起了很多脓,疼痛难忍,我就让他把脓挤出来,挤脓时脓窜的很高,鞋都穿不上。他不放在心上,抽时间多读大法书,三天过后脚奇迹般的好了。这要是常人的话,得花多少钱才能治好,大法的神奇又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女婿结婚后不能喝酒,喝多一点腿就发软,不知不觉就下跪,还休克了两次,自从和我们一起生活以后他这病没有了。虽说他不修炼,可他知道法轮大法好,抽空帮着叠真相资料。网上“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刚开始时,他第一个主动退出中共的组织。二零零八年夏天装修时他脚踩空了,脚面反背,扳过来后脚肿的老粗。打了一针吊瓶后,因不能干活在家休息,之后没有再打针、吃药,一个月后脚就好了。

发生在我和家人身上的大法的神奇事例还有好多好多,不能一一列举。我真的体验到了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