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提篮桥监狱将我折磨致两腿肌肉萎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我是上海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被绑架,在看守所及提篮桥监狱遭受到非人折磨。

被绑架后,我在看守所里反迫害绝食三次,期间遭到恶人野蛮灌食。后我被劫持到提篮桥监狱医院迫害。当时一进房间,几个犯人恶狠狠用五根绳子把我全身捆绑起来,这样连续大约被折磨了一个多月,直至迫害到我的两腿肌肉萎缩、不能正常走路为止。

从监狱医院出来,我被直接拉到监区四中队,我继续绝食反迫害,中队长张毅指使监区犯人逼我坐小凳,我不配合,窜上来几个犯人把我的两手反拧提起来不能动,然后一个人对我拳打脚踢,死命地往我身体软的地方打,一直打得我昏死过去。那个时候已经绝食半年多,恶人怕出事才停手。

但是,恶警中队长不死心,指示犯人不允许我睡觉,上半夜和下半夜各一人监视,只要一合眼就把我眼皮弄上去,或者用拳头往伤口打,这样连续迫害了我六天六夜。

为了达到逼我放弃绝食和“转化”的目的,犯人在恶警教唆下,用小木秤塞进我嘴巴灌食,搞累了又叫一杀人犯继续打我,专门往我伤口打,怕我喊出声,还用小便毛巾塞到我嘴里。

我还目睹、耳闻许多大法弟子被折磨的案例。被非法关押在我隔壁的一位大法弟子,被恶警、犯人打断了手臂;有的大法弟子绝食2年,骨瘦如柴,被拉到监狱医院继续迫害;有的大法弟子被打得大小便失禁;很多大法弟子每天被强迫坐小凳,恶徒在小凳上插一根小铁杆,坐上去十几小时一动不能动,以增加痛苦,逼迫“转化”。

恶犯的这些残暴行径,都是在监狱教育科专门迫害法轮功部门指使下进行的,为首的是教育科长李永芳,其下指令后,各个大队长分配各个中队长,再指使犯人进行迫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