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成千上万的人上街放鞭炮

和几位退休职工聊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今年初春的一天上午,老同学的父亲看到我和几位退休职工坐在路边聊,停下脚步对我说:“刚才在菜市有人给了我本《九评共产党》,我把它给某某某(熟人)看了。”接着又抬手一指:“那边墙上又贴出‘退党退团退队’的传单了。”这时一位退休的保卫干事从旁路过,看我一眼,环顾周围听他讲话的人:“传单不一定都是人家法轮功们贴的,‘退队嘛’就是 ‘退出部队’的意思,也许是那些退伍转业干部贴的。”(我市近几年转业干部经常定期公开集会,组织上访,影响较大。)我将此事告诉曾在部队工作多年的丈夫,他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解释“三退”,我们不由的笑了。

盛夏午后,我与一位六十多岁的女士在公园相遇,她告诉我:“法轮功的传单上面把共产党说的啥也不是,是不是有‘反国家’的人在利用法轮功?”我首先向她耐心解释“党”和“国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反迫害”不等于“反国家”。接着,向她叙述了自己在看守所、劳教所的所见所闻,活生生的事实。这位身受中共宣传毒害的女士如梦初醒,似乎一下子明白了许多,她神情激动的说:“你应该把这些经历写出来。”我看着她的眼睛回话:“如果写出来,印成真相资料,会不会有人又要说‘反国家’了?”她无语,沉思。

当她知道我的工资被长期停发,深表同情:“有困难我帮。”“不用,谢谢”。临分手时,满脸喜悦的她突然冒出一句:“得劲儿!今天咱俩说了半天,真得劲儿!”(我俩碰面时,她脖子后贴个膏药,在公园里不停地来回走动,直说:“难受”,谈话结束时,像换了个人儿。)

走在回家的路上,回想起谈话时的情景,双眼涌出的热泪模糊了我的视线。

零六年秋,丈夫儿时的伙伴从南方回来探亲,听母亲说我家出事了,特意登门探视。一进门,他满脸惊讶,“真没想到,你出生在那样的老干部老革命的家庭怎么也……”。当我叙述了被非法劳教的经历,他坦诚告诉我,在中国大陆受冤枉的人太多了,历次运动不知害死了多少人,他本人就是因为“成份”问题,从小上学一直到参加工作,受尽了歧视,加上生活的窘迫及亲眼目睹父亲身受的百般凌辱,心里早就恨透了共产党,他用“恨之入骨”四个字形容儿时的心态,但他从来不敢对任何人讲,成年后,他相信“善恶终有报,只是时辰没有到”,几十年来,尽管生活坎坷,可他从来没有放弃艰难生存中的一线希望。他同情法轮功,更钦佩法轮功,他曾有意私下问过一位有交情的中共高官:“法轮功到底咋回事?”这位高官说:“人家炼功又不违法,抓那么多人,将来不好收场……”。

这位见多识广的朋友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共产党垮台的时间不会长了,咱这个岁数能看到那一天,那一天到来时,看吧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到大街上放鞭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