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市孙文庆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场史无前例的对信仰“真善忍”修炼者的打压铺天盖地而来。无数的善良民众被非法关押、判刑、流离失所甚至迫害致死。

孙文庆,法轮功中的一员,一位普通的营口市烟厂水泵房工人,只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放弃做好人的原则,也成为了中共邪党迫害的对像。他的亲身受迫害经历,再次向世人证实了邪党的罪恶。

孙文庆,一九五四年出生,辽宁省营口市站前区胜利街人。一九九七年三月三十一日开始修炼法轮功。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被公安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五日再次被公安非法拘留。七月二十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一、上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修炼者受到邪党的造谣迫害打压,孙文庆作为一名亲身受益者,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去北京讲清真相,想用自己的亲身感受澄清法轮功是被冤枉的。七月二十一日,他在大客车上一路闯过二十多道武警盘查,天亮时到达北京。二十二日上午当他在天安门广场时,被武警抓住头发拖到临时调来的一辆又一辆大客车上,双肘被拖破,地上留下了斑斑血迹,武警为了掩盖罪行,就用大法弟子带来的矿泉水冲洗地上的血迹,然后把人拉到丰台体育场登记。最后由各地来的警察将大法弟子带回本地。

孙文庆当时被本地警察押送到营口市跃进派出所,被指导员张某某、警长冯文奇关了三天小号。同时自己的家也被非法查抄,大量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被掠走。每天冯文奇和包街民警高科都到孙家监视,骚扰他和家人的正常生活。后来孙家动迁到八田地派出所附近,八田地派出所所长吕兵在孙文庆上夜班时,让孙的妻子到派出所,并盘问了她两个多小时,并要求孙文庆的妻子回家监视他,当晚孙妻的精神就受到很大的打击。当孙文庆下班知道情况后,为了抗议邪党对自己的监视迫害及对家人的骚扰,于二零零零年七月七日再一次进京上访述说真相。

二、非法关押

因上访无门,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上午孙文庆在天安门广场国旗前打坐炼功时被公安便衣非法抓捕,在天安门广场派出所他写了一封公开信,告诉警察他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家庭和睦,身心健康的情况,同时要求还大法和师父清白,请政府让大法弟子炼功,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公安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在天安门广场派出所里一个大胖子恶警打女大法弟子,孙文庆上前制止,结果被拎起来往墙上撞,当时头上就鼓起一个大包。孙还看见大胖子恶警把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大法小弟子)用横幅把全身捆住,蒙上眼睛,口里给堵了一个横幅,使他趴在地上,也不知是死是活。

七月十日,孙文庆又被关进北京市宣武区看守所。警察刘健业打电话让营口烟厂保卫科李戈,八田地派出所管司法的警察刘武,于七月十四日将孙劫持到营口市八田地派出所。

在八田地派出所,孙文庆炼法轮功五套功法,向在场的人呈现大法的美好,实习警察李某某和一个穿红背心的男青年竟将他毒打一宿。所长吕兵和八田地办事处书记崔明还叫嚣要把他送到精神病院。

恶警把孙文庆关在派出所的禁闭室,那里满地都是垃圾和粪便,满墙流氓话。他的心里没有恨警察,他知道这里的人也是被邪党谎言毒害的无知世人,他谨遵师父教诲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借来了扫帚和铁锹把室内打扫的干干净净。有警察因此对他肃然起敬,转变了对大法的看法,知道了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的。孙文庆用修炼者的善行证实了法轮功的美好。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五日,孙文庆又被劫持营口市拘留所,再次失去人身自由。拘留所副所长张黑子在他炼功时掐住他的脖子,推了他好几个大跟头,孙绝食反迫害。七月二十日,孙文庆被劫持到营口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营口劳教所一大队,这里的劳教人员每天被逼劳役二十多个小时,做出口商品,教养院用以谋取利益。这里的卫生条件差,夏天身上被蚊子咬的到处是包。孙文庆干活时,有人帮他打了一下蚊子,一数竟有三十九个。孙家里送的食品多数被牢头抢去吃了,毛巾被也被大石桥吸毒犯夏祥利(牢头)要去,无奈夏天孙文庆只好盖棉被。

为了还大法和师父清白,孙文庆写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的标语,被五大队队长张士俊交给院政委杨崇光,杨崇光让管理科科长陈英给孙非法加期半年。管理科王庆军还剥夺了家属探视权利。一次,恶警二小队长刘伟建毒打孙文庆嘴巴子半个多小时,致使孙的右半脸肿了十多天,吃饭无法嚼,眼睛封成了一条线。恶警刘伟建还穿着皮鞋踢孙文庆的小便处,造成他两年后排尿还困难。恶警小队长刘希友天天晚上威胁恐吓要打他,对他进行精神折磨。

营口市委邪党校教授王守印助恶为虐,以伪善的面孔进行所谓的亲情“转化”,配合马三家劳教所的邪悟人员到教养院“转化”大法弟子,还写了二十万字的相关文章全国到处“转化”大法弟子 。中共邪党要把这些好人“转化”成什么样的人呢?教养院教育科李杰、秦炳文,放遭殃台炮制的自焚伪案及马三家劳教所邪悟人员的“转化”录像,毒害不明真相的劳教人员恨修炼人,院长朱一下令:不“转化”就三年不让回家。孙文庆还亲眼见证了五大队长郑志强多次迫害大法弟子,打骂当时在押的大法弟子杨国谦多次,并把他关小号迫害,陶队长用电棍电杨国谦。教导员翟恒成,副教导员谢学杰长期监视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孙文庆路遇谢学杰给他讲真相,劝谏他不要随同中共作恶。没想到谢学杰竟把孙举报给市六一零。

三、洗脑班的罪恶

二零零二年恶党开“十六大”,在各地办洗脑班“转化”大法弟子。为躲避迫害,孙文庆和妻子到亲戚家躲了半年,公安到处蹲坑抓他。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五日孙在岳父家被营口市八田地派出所指导员冯文奇、所长吕兵等警察找到,让其上教养院洗脑班接受“转化”。孙文庆说你拿逮捕证来,吕兵说:没有,你想要我请示一下上级(指“六一零”),就判你二年。

为了不连累岳父家,孙文庆只好与指导员冯文奇,所长吕兵等警察来到教养院洗脑班,市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头子李闻启当众对他说:不“转化”就判你二年。后来李闻启因多次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患肝癌死亡。

孙文庆的妻子因孙文庆长期遭受迫害,在邪党的精神压力下患重病住院,单位不给报销药费,同事气不公,帮孙妻去要,单位只借了三百元钱匆匆了事。二零零八年一月,孙文庆的妻子因病去世。

二零零三年底,邪党市政法委又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邪党人还要绑架孙文庆。孙文庆唱着“法轮大法好”到八田地办事处讲清真相,说:“我不会说假话,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我妻子有病政府不管,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政府不让炼,老百姓咋活呀。举个例子说:就象红卫兵在文化大革命时逼回民吃猪油,对回民来说是奇耻大辱一样。对于修炼人来讲放弃信仰就等于放弃生命。李大师让我们做好人,政府不让做好人,难道让我们做坏人吗?这样做于国于民有什么好处呢?善恶有报是天理。”

当时在场有市政法委科长蔡夫、站前分局林青、站前区政法委李书记及八田地办事处书记孙辉、主任王某、八田地派出所司法员刘武等十多人,听后觉的理亏,只好放孙回家。此后三楼街道书记赵竞秀和包街警察李忠田又找过孙文庆两次进行骚扰。

孙文庆的受迫害经历,在邪党残酷迫害中仅是沧海一粟,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在这场血雨腥风的迫害中承受着非人的折磨,然而他们没有怨,没有恨,没有任何暴力行为,十年来只是坚持默默的向世人述说着真相,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的美好,劝告世人不要随同邪党作恶。自古善恶有报是天理,千万不要在无知中造业,给自己和家人留下遗憾。

如今法轮功已在全世界洪传一百一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不同种族,不同阶层的人纷纷走进了法轮功的队伍,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法轮功,大法书籍被翻译成几十种文字广为传播。这足以证明正义终究是正义,即使一时乌云压顶,迷雾最终还会散去,真理永远展现辉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