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四日】我是2004年走入大法修炼的。这以前我对大法不了解,通过老伴、同事讲真相,讲大法的神奇,讲他自身的修炼受益情况。因我修炼前满身都是病,能够有三天不吃药,我都高兴。我当时就是一句话,上哪找这么神奇的功法呀?让我病好叫我干啥都行。

经我同意,同修帮我请了一本《转法轮》,从那天开始我再也没放下《转法轮》。没看几天,我身体变化相当大,连拉带吐身体发高烧40度。我当时还没认识到,同修说是师父管我了,在给我净化身体。

在修炼过程中不断的学法炼功,慢慢的我认识到,师父不止是给真修大法弟子净化身体,更重要的是救度众生,是让真修弟子修炼到他(她)的最高层次,最高境界,最后返本归真。

2005年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我看到做资料的同修太辛苦了,当时的资料点还没达到遍地开花,做资料的同修任务非常重,为了减轻同修的一点负担,我就和老伴商量,老伴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没说。我和同修一商量,同修非常高兴,帮助我们买机器,还帮助我们找来了技术同修,资料点很顺利的建立起来了。

我们的资料点主要是印《九评》,老伴负责上网下载打印,我和另一个同修负责做书。资料点是建立起来了,可是困难也一个接一个的来了。机器总是出问题,不是卡纸就是鼓出毛病,一出问题我们就用常人的思想看问题,如岁数大,不懂技术等等,老是依赖懂技术的同修,所以让邪恶因素钻了空子,每走一步都离不开技术同修。机器一出毛病,我就怨老伴:“你的心性不好,执著心太多。”弄的老伴跟我大嚷,我没吱声,虽然嘴上忍了,可是没从内心做到坦然的忍。

通过学法向内找,我发现,有很多事情都是由我的心促成的,我还有许多执著心,争斗心、怨恨心、自私心、依赖心、不愿圆容别人的心,没有做到真正的整体提高,找到这些心之后,我下决心修掉它,不要它。

一次老伴又跟我吵了起来,这次我不但没生气,还看他我想,都七十多岁的人了,整天坐在机器前打印做资料,要是常人能做的了吗?我发自内心的说:“今天是我错了,今后在这方面我一定改。”说完之后,他象什么事都没有了一样,我当时感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是师父帮助拿掉了那个坏物质,谢谢师父。通过这件事,我深深的感到为什么师父每次讲法总让我们向内找、向内找,这对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来讲真是最重要的事。

一开始做《九评》时,因学法不深,没认识到做《九评》的重要性,做《九评》时唠常人嗑,做出的《九评》不是歪,就是装反了,质量不合格。同修和我说:“咱俩得向内找,还是咱俩心性上有问题。《九评》是揭露邪党解体中共,救度众生,是邪党怕的要命的一本书,我们一定要严肃对待,得用一颗慈悲的心去做,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这一找,可吓了我一大跳,我的人心都影响到救度众生了,这可不是个小事。我们俩决定,做《九评》时,不唠常人嗑,听《九评》、大法弟子们写的歌曲。结果来了一个大转变,做出的《九评》又干净,又整齐。一天的活半天就做完,一点不累。无论什么邪党认为的敏感日,我们都不动心,就是信师信法。

师父说:“我们的炼功场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炼功场都好,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炼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转法轮》)

我们的资料点,学法小组不也都是修炼的场吗?师父都给罩上了,我们还怕什么呢。

一次跟同修切磋,同修说:“现在好象不用送《九评》,好象每个楼道都送过。”我想不对劲,所以我送《九评》资料时,走很远的地方去送,一路观察发现有防盗门的、有门卫的、小区严的,资料还是不多。

一天我進一个小区,是新建的楼,有门卫,那个楼是外阳台,得经过三个门才能進去。我犹豫一下在找门,一个门卫一下就跑出来了,因为他屋里有摄像头,我一想:“不能怕。”当时想起师父的话“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我赶紧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我就迎着他走去了,他说:“你是干啥的?”我说:“找人。”“是哪个楼的?长什么样?个多高?胖还是瘦?”我当时一点怕没有,就是顺嘴说了。门卫说:“啊,那是三楼的老李太太。你進去吧。”还告诉我从哪个门進。我想这是他背后的邪恶解体了。

上楼之后,我就害怕了,我的腿就哆嗦起来了,我问自己:“你不是做宇宙中最好的事吗?一切邪恶生命不许阻挡,还有师父保护你呢。你怕什么呢?”我就背法,一直走到楼顶,从上往下放资料。出来后,我真的为那幢楼里住的人能够看到资料而高兴,因为他们也得到大法的福音了。不是显示,我只想说一下,我们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想到师父说的话,保证没有危险。

在师父的呵护下,现在我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完整的一朵小花了。

为了做好三件事,我们把时间安排好,白天我们三个人做《九评》,送资料,讲真相,把学法炼功都安排在晚上。从晚上六点开始,一直到十二点发完正念睡觉,尽量保证四个整点一个不落,我们一直都这样做,感觉非常好,精力充沛。

以上说的只是做资料的一点小事,跟做的好的精進的同修比,还差的很远,跟师父要求差的更远,我还有很多执著心没去,在正法的最后时间里,我还要加倍努力精進,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希望,让师父多一份欣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