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四日】这是夏天的一件事,因为同修甲做资料忙不过来,把刻录机放在一个老同修家里,我对同修甲说:“放那干什么,她怕心那么重,也不会”。同修甲说:“本来想放你那让你刻录,但怕你做事忙,不同意”。第二天甲跟那老同修说把刻录机拿给我刻录,老同修第二天晚上把刻录机就给我送来了。

几天过去了,也没谁来教我刻录,我也不会呀!正好乙同修问我要真相光盘,我说:“没有,又没有人教我,我怎么会呀!”乙同修听了摇了几下头骑自行车走了,我感觉一股酸气流進心里,别说多难过,一则没人教我感到委屈,二则同修救人的心让我自叹不如。晚上我暗下决心一定刻录几个真相光盘。吃过饭后我就把刻录机上下看了一遍,因为拿来的时候放在一个包里我还没看过,这样经过打量了一番我明白了个大概。因为我以前是学家电维修的,但是没学会,那个家电维修人员没有什么技术,自己也不全懂,也没有修过这样的刻录机。但是这种刻录机和VCD、DVD差不多,只是下面多了几个放光盘的盒子,我想了一下上面是不是放要刻录的母盘?下面几个盒子是不是放空白的光盘?然后我小心的把上面放上母盘,下面打开一个放上空白的光盘,没敢多放,然后就按了一个开始的一个按钮,这个按钮和放VCD的按钮差不多少,所以确定是这个按钮,结果看见这两个盒子上面的显示屏在毫秒的动,凭直觉说明我做对了,心里有一种兴奋油然而生,全身酥酥的别提多舒服。刻录完了之后,我刻录好的光盘放進VCD里只见电视里有声有图,我脸上露出了笑容,心里说谢谢师尊给我这么好的悟性。

有空的同修都来参加“送福明真相项目”发资料,我与丙同修一起去发资料,我们约好了一起去乡下发,分了几个小组,有的坐车去几十公里以外的乡下去发。我俩骑车到十几里比较远一点的乡下去发,我和丙同修边骑车边发正念清除那里的旧势力与黑手、烂鬼。天黑黑的看不见人,我骑的是新款折叠小自行车,丙骑28型老款自行车,他在前面骑,我在后面赶,丙同修老看车后资料,还有时用手摸一下。我说:“你别看,看前面,我帮你看”。我俩往前骑着,汽车一来,灯一照,我们谁也看不见谁,要过好几秒才看清对方,就这样骑着车。快要到目地地时候又是下坡,车又特别多,好几辆车子向我俩驶来,把我的眼睛照得看不见东西,等车子全都过去了,同修已不见了,只有我一个人在马路上,我赶快骑想追上他,可是怎么赶也不见人(我俩去发资料的时候要经过一座大桥,桥长几百米,白天还可以看见桥头那边,可晚上就不行)。我以为他在桥头那边等我,所以赶快追上去,可到桥头没人呀!我又以为他在我俩走散的地方等我,等我骑回去了也没见人,我在和丙同修分手的地方歇了一会,我想同修可能还在桥头那边等我,我又骑过去,还是不见人,还下了桥也没找到。我自语的说:“这到底是去我哪颗心啊?”最后我想还是回以前的商品房把没发的发完吧,于是独自回去发了。第二天才知道他在桥头那边等我,还等了好一会才一个人去发资料。

其实当我和丙同修去发资料前就和甲同修说要把没发完的商品房都发了,以后可就省事了,有这么个求安逸之心。没过几天,听丁同修对我和甲同修说有几处商品房的人把资料到处扔,我听了有些难过,如果我没有这个求安逸之心,也不会发生我发资料以来的这种事。

这两件事说明一个问题,做事以法为指导,不能掺杂一点人心,否则将不能达到目标,等于白白浪费时间和资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