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李洪志师父的洪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四日】在一九九四年一月六日至十五日,我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广州讲法的第三期法轮功学习班。从来没有听过气功讲法的我,觉得师尊讲法真的令人耳目一新,越听越爱听。心里还想:师尊那么年轻,怎么看着一张很小的纸却可以源源不断的讲出令人折服深奥的法理,让我觉得真是不可思议。

当师尊讲到开天目的时候,我真的感受到我两眉之间的肉在往里边顶、往里钻。当师父讲到给我们清理病业时,正如《转法轮》里讲:“老师啊,我从学习班听完课回家,一路上尽找厕所,一直找到家。因为内脏都得净化。”我那摔伤积了淤血的腰疼病到处求医,治疗了两年,花去很多钱都不见好的情况下,却在一天之内把淤血都排了出来,那种揪心的疼痛一下子就没了,使我整个人轻松精神起来,我心里那份激动难以言表。当师尊讲到给我们下法轮时,我那天午休在床上马上感到浑身大大小小七彩的法轮在快速旋转,自身意识很清醒,我再大喊大叫了一阵子才睁开了眼睛,心里在嘀咕、真够神的。

课间休息了,我在室外遇到了师尊。我的一个朋友说:“老师,我可以和您握握手吗?”师尊说:“可以。”我也赶紧过去和师尊握握手。啊!师尊的手握起来那么温暖。这一刻的情景终身难忘。师尊还亲自来到学员中教功,纠正动作,师尊没有任何架子,那种与众不同的气质,难以用任何恰当的词来形容。

听了法轮功八天课,收获太大了,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告诉了家里人,希望他们都能参加下一期的班。那时,刚好我那四岁的外甥从小得了严重的哮喘病,正在住院治疗。我家人看到我变化那么大,就于一九九四年七月带上小外甥去参加广州第四期学习班。在课间小休时,我们来到师尊跟前,我说:“李老师,我外甥得了严重的哮喘病还在住院治疗的情况下,带他来参加学习班,可以吗?”师尊马上说:“可以,没事的。不信你们回去检查看看。”(边说边举起右掌对着我外甥)当时我外甥立即就不气喘了,精神了很多。晚上回到医院刚好主治医师来检查,检查完我外甥病情后、脸上挂满疑惑地说:“啊!怎么回事,昨天还很严重的病情,今天怎么一下子全好了?!这样,他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至今我外甥那病再没复发。真是不由得你不信大法的威力。

到了一九九四年的十二月,我又继续参加了广州第五期的学习班,经过第三期班的学习,不但我严重的腰伤病好了,平常老爱拉肚子的毛病、鼻窦炎、咽喉炎等等一切病状都消失了,真是走路都一身轻,同时对做人的道理和对这个世界很困惑的事情都一一明白了许多。正如《转法轮》里讲的:“我们一上来就要百脉全开。到今天为止,我们百分之八、九十的人现在都达到一身轻的状态,没有病。同时我们讲了,在这个班上不但要给你推到这样一种状态上来,让你身体完全净化了,还要给你身体里下上许多东西,让你在班上就出功,我等于把你拔起来再往前送。我一直在班上给大家讲法,大家的心性也在一直发生着变化。我们好多人走出这个礼堂之后,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你知道你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不能那样稀里糊涂了,保证是这样的,所以我们的心性已经跟上来了。”

大法之正是不容恶人颠倒黑白的,佛法的威力可以说有目共睹。

每当回顾听师尊讲法的日子,我都深感愧对师尊给我的一切。深感在正法的路上仍然不够精進,我以后要努力赶上正法的步伐,做好三件事,不负这万古机缘与师尊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