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李洪志,二零零九年六月六日)

  大家好啊!(众弟子:师父好!)
  大家辛苦了。好长时间没讲法了,好长时间没和大家见面了。其实我知道,我讲的越多、越往前面推大家,旧势力的因素给大法弟子制造的魔难就越多、越重。法也留给大家了,只要按照那部书去修、去学,什么都能解决,什么都能得,所以这段时间我有意的不再往详细讲。很多东西也真的是靠大家自己去想、去悟了。这就是为什么将近一年的时间没出来跟大家讲。
  不管怎么样吧,正法的進程往前推的速度很快,大家从形势的变化和时间的变化中都能感受的到,非常的快,快的不可思议。宇宙所展现的对人类来讲也是不可思议的。不管怎么样,大法弟子修炼的路与我在正法中所做的这一切已经就这样了,定型了,不会有什么变化了,而且正法的速度非常的快。正法甚至于不用我指挥都飞速的在以宇宙最快的速度接近着。从现在的情况看,世上变化也很快,特别是人类社会往下滑的很厉害。目前在中国社会,道德简直以无法想象的速度在往下滑,而且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人坏到这种程度。在以往的任何一个情况下,任何一个王朝的灭亡,或者是人类的劫难之前,人还没坏到这一步就完了。如果不是正法,神早就不让他存在了。特别是中国,那是人类神传文化的中心,几千年来它的影响波及到全世界,它的文化对其它空间的影响都很大,以前绝不能让它败坏到这种程度,一到这种程度之前神就毁掉它了。目前就是因为有许多大法弟子在修炼中还没有走完自己的路,在拖延着。实际上我也知道,修炼嘛,就是这么难。正法这件事本身就是难。人类社会败坏的现实给世人包括大法弟子带来的影响太大了。大法弟子在世俗中修炼,又面对这样一个复杂的情况,人类社会败坏的一面对人的吸引力太强,怎么办?目前不能说这些人不要了,还能有机会挽救他们。这就是造成现在一拖再拖的其中一个原因。
  你们谁都不知道今天的世人在历史上为这件事情的付出。你们也没有想过他们曾经是多伟大的一个生命,冒着这么大的险恶,一头扎進来,下到这么险恶的地方来。就这本身都值得你们去救度他们,把他拉出来。危险就危险在这个环境对他们的吸引。大法弟子在这场魔难中就是为了他们、为了众生多吃了一些苦,但是不管怎么样,等待大法弟子的都是最好的。从这个角度上讲,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更应该知道自己的责任重大,更应该担负起这个责任。大家都说“助师正法”、“助师正法”,不管怎么说,这句话我觉的很有份量,也希望大家能够做到、尽量做到。我知道很难。虽然你们说是这么说了,要完全做好更不容易。你们虽然在救度众生,在承担这个历史使命,同时自己也在修,有的时候碰到一些具体问题也会处理不好、协调不好。我说这个历史的舞台就是给大法弟子留下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你们展现的这一切,不管怎么样,未来都是辉煌的。我就是希望大家能够真的做的再好一些,配合的再好一些,协调的再好一些。
  其实你们想一想,有什么放不下的?你们在历史上荣耀过,你们在历史上辉煌过,也在历史上承受过巨大的魔难。在等待的漫长的岁月中什么都经历了,就等着今天,按理说也应该在最后走好这个路了。证实法中往往做的好和不好,都是自己造成的。
  我刚才讲了,我说现在这个历史就是留给大法弟子的。你别看这个世界上各个民族、各个国家、各个阶层的人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那是人类的正常生活、生存的必要形式,必须得那样的。不能说一下子都起来直接为法在做什么,那就破了这个迷了。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存在的本身都是为这个法。看上去一切好象是与大法弟子无关,其实都是有关的。看上去一切好象是无序的,其实都是有序的。众生都等着得救,这一点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们不去救他们,不管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你们不去救他,他们就没有希望。特别是中国人,大家知道,我过去讲过,有许多天上的王、各民族的王、各个历史时期的王,都转生到那里去了;他们承受的是最大的苦难和压力,因为他们成就的不只是他们自己,他们成就的、承担的、要付出的是为了他们更多的众生,所以他才有那么大的魔难。他们的选择,是巨大宇宙体系众生的共同选择,所以就有那么大的魔难。你们自己也是,大法弟子嘛,虽然你们的机缘促成了你们能够有这么伟大的责任,但是你们在历史上的付出也是相同的。
  说到这儿,我要讲一些具体问题了。大法弟子当前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所做的其它项目的目地是明确的,但是项目的本身和你们做事的方式要能叫世人理解。被人理解,不是被神理解。人就看表面的东西,人就只能够从表面理解问题,所以你们在表面的形式一定要符合常人社会的表现行为。不能够太过,过了人家不理解;做不到哪,那又救不了人。大法弟子不管做哪个项目,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摆不清。不注意你们讲的话、做的事就会叫常人看不懂,或者误认为是搞政治,或者叫常人认为是为了目地而做的,这样就使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人为的没做好。其实这些事情说起来大法弟子心里都非常清楚,但是具体做起来就容易混淆。这个你们也一定要注意,决不能给你们自己制造麻烦。
  不要把解体中共邪党当成是我们的目地。它什么也不是,我从来没拿它当回事。它就是为正法专门制造出来的这么一个东西。因为它的特性是反宇宙的,整个宇宙的力量都要消除它,所以有专门的旧势力维护它、保护它、护着它走过一百多年来,叫它积累点经验,好到最后一步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时做反面用,给成就大法弟子时当魔难,给你们要救度的众生当乱世鬼用。就这么个东西,所以不要把它看的太重,也不要把你们的目地集中到是为了它,那不值得。你们是为了救度众生。邪党干出的那些事,不都是它能干得了的,是那些旧宇宙中的势力因素利用它。当然了,怎么不利用别的生命哪?因为它就是那么坏,因为造出的这个东西就是这么个东西,大法弟子真的专门针对它去做它就垮掉了,旧宇宙的势力因素会再利用什么别的东西来捣乱。中共邪党就只是为了这么一件事情而存在,你管它也好、不管也好,反正它是要解体。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做完了它就解体,一定解体,但是在正邪撞击的过程中,每个生命选择的位置、人选择的路、众生所表现的那一切就是众生未来的去向。就是这么一个关系。
  你们做媒体的可以揭露中共邪党,那是叫众生明白后能得救而做的。今天是新唐人全球大法弟子的电视会,大家在座的多数都是搞媒体的,甚至于身兼多职。大法弟子办媒体,你们得清楚在做什么。当然了我不说大家也清楚,但是在具体问题上不要冲动。心里一不平静就容易走偏,一到关键时候要想到是为救度众生而做。
  几年来电视台发展到今天很不容易。每当我看到新唐人电视播的节目,就有一种对大法弟子的佩服感。大法弟子真了不起,你们从什么也不懂,到能把电视办的这么好、有声有色。如果世人不是受邪恶当初欺骗,人们都会来看,都会觉的这个电视办的太好了、太了不起了。因为有干扰、有邪恶的因素控制人,目前很多人还睁着眼睛却看不到这个伟大。那没有关系,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大法弟子的正念越来越足,一切都在快速改变,新唐人电视台发出的能量很强,收看的电视机都会接收到强大的能量,解体着邪恶的因素。所以从这方面讲,电视不但要办好,而且要办的越来越正规。大法弟子圆满了,你们要把它交给法正人间时的人们,成为未来人类的文化,那你们就得把它做好。
  说到这儿哪,再讲具体一点。要想办好媒体,你们就得立足于这个社会。常人社会的东西不会神来神去的,而且救人的事,旧势力的因素也会干扰。当然电视台本身不是大法修炼,直接和大法没有关系,电视台是大法弟子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办的,就是这么一个关系。它不是大法本身,但是它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工具。既然立足于常人社会,和常人社会电视台一样,那你们在管理上就要按照人类社会正常办法做。这方面常人社会的企业有许多经验。经营体制的本身是符合常人社会形式的,所以它才能够在常人社会中立足,才能在常人社会中形成。也就是说,人的这种行为符合了这一层的理,那你们也应该尽量的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这种形式来办自己的电视台。要想办好,那你们还真得想想办法正规管理,走上良性循环,考虑考虑经营的问题。
  其实常人社会的电视台,它首要的目地是为了赚钱的。你们的出发点不同,是为了救度众生,这太伟大了,没有人能做这样的事。既然是这样,如果这个电视台经营不好、经营不下去、没有资金,你们就会失去这个有力的讲真相形式。这些年来你们都看到了它的效果,看到了它对社会的影响力,那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办好它哪?
  大家知道,中共是个靠谎言维持的政权,就靠媒体造假相。从初期就欺骗中国民众,一直到走到最后的今天,还在利用媒体骗着中国人。它掩盖了一切事实真相,这么骗来骗去骗了这么多年。人们在它的谎言中生长,人们在它谎言中长大,大家想想,这些中国人都在这种作风中生存,可不可怜呢?很多中国人来到国际社会后也不理解国际社会,因为他们是在中共邪党文化中成长起来的,还以为别的国家的人不正常、太傻。不是国际社会不正常,这是正常社会,被邪党控制的中国社会是畸形的。几十年来中共邪党非常沾沾自喜,它觉的它的欺骗宣传很成功。它紧紧抓住媒体为其编制假相宣传,维持它的政权。我这里说的意思就是告诉大家,宣传这个东西它是能够带动人的,它是能够起到人对信息依赖时产生的作用。有些人就是不加分析,人家说什么他就相信什么。
  人的思想有一个弱点,大家在长期讲真相中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就是先入为主。(笑)一个什么认识他接受了,人就会用这个认识来衡量其后者。这是造就人时的一个缺陷,但是在这样一个反理的环境中又有利于人在魔难中消业与寻找真理后走出来。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哪,那人得法回天太容易了。不管人说什么,都要用正理去寻求、去衡量,那这环境永远也坏不了了,那也就不是人的社会了。(笑)但是人这个地方过去是没有正理的,王者治国,兵征天下,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就是人这一层的理。为什么佛法、神的法在这里一传就遭受着那么大阻碍、从而生出众多的魔难、冲击、排斥?因为传的是正理,而这个环境是没有正理的。
  不管怎么样了,反正那都是历史,那都是创世以来人类的文化过程。今天不是,今天是从创世以来的最后大结局。由于大法在这里洪传,这个环境将来可能会永远的给人类留存下来。那就是大法在洪传中、宇宙正法的过程中给人类带来的福份,得以保留下这么一层空间。
  不多说了,我想大家坐这开会,有很多事情要讨论。不过多耽误大家时间,给大家多一点时间,你们有关键问题、主要问题可以提问,我来给你们解答,然后剩下的时间留给你们讨论。(鼓掌)

弟子:作为记者需要报道准确,但有时候我们为了讲真相把事情说大了。我觉的我们应该遵照西方媒体标准,准确的报道。

师:我同意这个观点。应该这样,不要象邪党的宣传工具一样。有些事情为了让它向哪一方面起作用就把事情说的失真了,这不好。能够起多大作用就让它起多大作用,不要人为的不真实做,这样就会失去信誉。

弟子:我是做社区记者的。通过修炼我知道要按真善忍做任何事情,我们的报道是要告诉人们真的、善的、好的东西。可有些东西我们看不透,比如中国城那里很复杂,有些人是很亲共的,他办的活动我们尽量不报或者少报。尤其他推的东西是不正的,我们就绝对不能报。但有时他那个关系非常微妙,就怕报不好替坏人宣传什么。

师:我记的在迫害以后,中国大陆有一个人以学员的身份给我写了一封信,说有一件事情应该怎么样能够做的更好,如何如何,但是我知道这个人是特务。他为了掩饰自己,说出的观点是有利的,我就采用了他的观点。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呢?我所做的这一切是为了救度众生,无论你是谁,只要能够在救度众生中起正面作用我就用。其实作为人来讲,不管人现在表现的怎么不好,除那些最坏的外,对一般人来讲,还活着可能就有希望。有些人在迫害中被动的干过坏事,一旦明白了,如果能够起正面作用,就会有机会挽回他以前在迫害中干的坏事。这样的人说了正面的话也可以引用,但是不好的东西肯定不用它。你这个人不好,你说的这个话对救度众生又没有什么关系,虽然别人感兴趣也不报为好,因为媒体会烘托人、会提高人的知名度。坏人就不必去抬他了。如果讲的东西于救度众生有好处,那给他报道还给他积点德。

弟子:新唐人作为电视媒体如何做好经营?在我们地区,学员参加销售,说要先做好大纪元再做新唐人。

师:其实这些事都不用问我。你说我主要在大纪元那边做,那当然你就以大纪元为主,回头帮新唐人做。你说我是以新唐人为主的,那你就新唐人为主,完了帮着其它媒体做。大法弟子嘛,都是份内的事,能做咱们就尽量的做。你们办的媒体都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媒体所发出的声音都有你们每个参与者的威德在里了,这一点是一定的。

弟子:新唐人很缺钱,市场部为了拉广告,有些广告很难拉,就让记者无偿去拍很多新闻,有时候拍的有些过了,不知道这种做法对不对?

师:过了那就不应该了。开始你们可能是把握不好,大家都是从不会到会。我希望你们渐渐的做好,越来越有经验,越来越能够理智的处理问题,独当一面。

弟子:新唐人从零八年落地加拿大到现在已经有几个月了。但是在推广订阅的过程中,发现社区对新唐人的认可成度还很有限。

师:现在的历史就是留给大法弟子的,但是没有人会主动请你们做什么,人们都在迷中。这一切都是留给你们的,正的反的,善的恶的,一切都搅在一起,你们是很难做。虽然这样,这宇宙中的任何生命谁都不能跟你们去比。这一点有专门管这事的神在把握,但是你们做好了世上事才会改变。你们怎么样能够做的好、协调的好,怎么样能够起作用,这真的是得靠你们自己。你说我们有什么特效的东西吗?能不能够来点特殊的办法?好象现在留给你们的是最正的一条路,但是很窄。用心不对、做法有问题就会很难。路很窄,看上去不行,可是能行。

弟子:新唐人办的系列九大赛,章程改来改去,我个人感觉这对于已经报名参赛的人信誉不是很好,也显的不是很专业。请问师父这是我个人的观念,还是我们可以做的更好一些?

师:我知道是改过,多是因为经验不足,是为了更符合大赛的需要。改的多就不好了。其实作为参赛的人来讲,越清楚越好。因为没有经验,就得不断的吸取经验。发现不对是要改过来,我想以后有了经验就会好。

弟子:我是台湾的记者。台湾大法弟子做很多揭露中共干坏事的新闻,直接取得第一手证据有困难,请问这个问题如何解决?第二个问题是说,现任政府跟一些台商越来越亲共,我们在报道上指出他们的错误,会不会把他们推到对立面?

师:邪党自己报出来的和其它大的媒体网站报出来的就够多的了。这些东西都可以转载。自己能够从大陆直接取得第一手新闻那就更好,你们和大陆之间有自己绝对安全的联系才能行。
  至于说谁的政府、谁怎么样,其实作为修炼的人来讲,根本就不用去考虑它。考虑都不考虑,想都不想它,我就是来救度众生来了。今天谁当政,明天谁当政,他谁愿当政谁当政,那是神安排的,它就这样。你们把注意力集中到这儿去你就想偏了,只要你一想,就偏。根本就不去管,你们就做自己的事。往往有的时候你们越执着某件事情,那件事情越出问题,越会形成心性关的一个东西了。你越不去管那些事越好。你们有你们的路,人有人的事。你们有你们要做的,对于政治上的事情、对于党派和党派之间的问题,管都不要管,想都不要想。当然作为媒体来讲,很可能是常人喜欢这东西,不报也不行。那别人怎么报你们就怎么报了,你们自己不写评论文章。那别人怎么报了你们转载就行了,党派之争的事自己不写评论文章。对于大家都喜欢的新闻可以这样做,除非迫害结束了、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完全成为了社会媒体的时候。

弟子:请师父为弟子们说一说汉服大赛即将为世人带来的衣着上的改变,以及为什么汉服从明朝之后就失落那么长一段时间?

师:(笑)现在是新唐人讨论会,不是汉服讨论会,这个问题留在以后吧。

弟子:管理问题。如果大家都很有才能、很有见解,那么我作为协调人如果管他或者怎么样协调不同的意见,他就说你要向内找。当然修炼回家我可以向内找,但是在这个具体问题上的管理、事情该怎么做,怎么来协调呢?

师:我知道你说的意思。(众笑)往往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事,大家不吃饭、不睡觉、不管怎么累咱们也干。可是一说管理,要走上正规,谁要管管谁,制定个制度,大家就不干了。(众笑)可是你们没有想过啊,那样才更有力、更正规,才能立足于常人社会,起的作用才更大啊。过去你们把电视台办起来了,为了证实法,初期的想法是能起到揭露邪恶的作用就行了。可是刚才师父也对你们讲了,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好,不但要做好,很可能是留给未来的文化,这连个规矩都没有怎么留给将来呀?将来人家学什么呀?连个规范都没有,光学大法弟子那股劲?(笑)(众笑)所以我说哪,不管你是哪来的王、现在无论在哪个项目中,谁要管就叫他管,不要认为别人管不了你。别忘了人在迷中,你是在常人这种形式中修炼。也许管你的大法弟子还没有你来的高,甚至于也许他还没有你修的高,那没有关系,这是为了救度众生的正念配合。一定要协调好这件事情。我说清楚了没有?(鼓掌)其实很多学员都在跟我反映这个问题,我今天有机会跟大家说清楚。(众笑,鼓掌)

弟子: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因为做媒体的学员很多人也是身兼数职,那特别是在做神韵晚会的时候,做销售的拉来广告没有人做,或者做销售的都去卖票了。怎么平衡这个关系?

师:是个问题,所以每到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的时候,我就在想要尽快叫世人知道神韵;巡回中我不叫在一个地方演太长时间,是因为当地学员会很辛苦,同时会影响其它项目。实际我早就想到这个问题了。当初神韵艺术团建立时,我就想好了用大法小弟子来做,不影响大法弟子的其它项目,但是在推票过程中还是有很多大法弟子参与,而且还很辛苦,还是影响了其它项目。但是我想,如果能够有一定的知名度之后让常人来买秀,或者是神韵能够在短期内把名声打的很响,就不用大家参与推票了。其实神韵已经是全世界第一秀了,没有谁能超过神韵的,(鼓掌)但是目前中共邪党干扰世人得救。神韵现在影响已经很大了,就是没有达到预想的那么快;一旦影响特别大的时候,大家就不用费那么大事去推票了。只要广告打出来说神韵来了、在哪演,就行了,人们就都来了。我想那个时候,大法弟子就不用再那么费心了,也不会影响其它项目了。我是在这么做。过程中我叫节目的质量、演出质量一定要保证完美,效果一定要保证最好,不能出任何纰漏,不能出任何问题,无论在哪一个环节上。真的能做到这一点,随之这个影响肯定会扩大的。我不保证什么,但是我觉的不久的将来那一天终会有的,(鼓掌)那个时候你们出去做个广告就行了。(众笑)也许你们的媒体随之影响也那么大了,就不用出去做广告了,你们报道一下就行了。(笑)

弟子:师父能否谈谈新唐人多语种节目在救度众生中的重要性和责任?

师:如果能够有更多的语种那当然好。而且电视台真的能够稳固的立足于常人社会,形成良性循环、蒸蒸日上,那才好呢。不但办成多语种,你们不落下任何一个民族的语种才好,因为你们要面对与要救度的是所有的世人。但是我知道从人力上、物力上、从现在的能力上看,真的是还差很远。但是我想无论怎样,眼下从基础做起吧。如果做的好的话哪,不但影响大,随之有能力的人也会纷纷得法,因为它是相辅相成的,也会進来补充你们的不足,甚至于在财力上、方方面面都可能有改观。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目前的这个状态,那这一切都改变不了,所以在怎么样立足于常人社会、走上良性循环这个问题上,你们真得好好去想想这个问题了。大家努努力吧。

弟子:刚才有加拿大的学员问了有关加拿大的问题,其实我也很疑惑。新唐人从去年九月份在多伦多落地,到现在大半年过去了,我们的用户量达不到。面临的挑战,我个人在想如何才能突破,管理机构是否对企业负有很重要的责任?

师:大家配合好,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问题。这回大家都想到一处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最起码能够知道今后的路怎么走,扎扎实实的做。真的不行那也许就是还不具备条件。做好了、真的行了,那就是配合的好。

弟子:对不起,我们发现有人记笔记。绝对不可以记笔记,也不可以录音。

师:不是怕大家记。你们记的东西,出了这个门就不是我的原意。你也记不全,那就是在断章取义。你就是在捡你喜欢、有用的东西说给别人,不是修你自己,你要拿它来修理别人。(众笑)你还是别记。我早就讲过不允许这样做,让你走正自己的路。记的把它销毁掉吧。

弟子:神韵在全世界都演了,唯一香港没有演。

师:我知道。中共邪党好象对香港控制越来越肆无忌惮。什么“一国两制”,我看它什么脸皮都撕下来了,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众笑)也豁出来了,越来越引起全世界对它的反感,越来越叫世人看清它的面目了。它在直接操控香港政府,香港的剧场都是政府的。不要紧的,没有关系。你们知道我咋想的吗?我在准备着神韵在中国大陆演出呢。(众热烈鼓掌)不是我想就说了,邪恶觉的它们多有本事,看吧,历史下一步什么样,(笑)不是它们说了算的。哪一个王朝都气势汹汹的,但是结束的时候也都是灰溜溜的。(笑)(众鼓掌)

弟子:我是纽约新唐人总部跑市场的。关于新闻组和制作组的配合。我们出去跑活动,每天回来累积很多名片,很多人都对我们有兴趣。我的困惑是,现在的时间每天越来越快,很着急,虽然我没有全职工作做这个,很希望能够和每个人继续联系,但每天能做的事就那么一点点。

师:是,真正做事的就觉的不够,所以我希望你们有多一点的人来参与做市场,你们就不会那么紧张,而且会把路打开,就会走上良性循环。(鼓掌)做市场本身接触人的过程中就要讲真相,这也是救人。这件事情也是在为整个电视台办好而做的,了不起啊。你们不要觉的直接写文章在第一线才是救人,不是的,大家都是在用电视台的报导在救人。

弟子:两个问题。新唐人成立七、八年了,但许多学员在技能方面没有得到很好的提高,这是学员自己的想法。第二个问题,很多学员觉的在街上发资料比做新唐人新闻更来劲。

师:(笑)不一样的,哪个环节都关键。你说年岁大一点的,没有读过那么多书、又不会其它的,那他能发挥最大作用就是发资料。那作为文化都很高的,那写起文章来很容易,那就发挥你的长处去做这件事情。其实都是一样的。不管采取什么形式,把人救了那就是伟大。(鼓掌)(笑)

弟子:新唐人发展很快,节目也越做越多,但在各地都有人手问题。忙不过来的时候,有的同修说我们一定要保证数量、一定要多做,有的同修就说,现在这么忙,质量如果做不好还不如少做一点。在迈向更专业化的路上,如何把握的更好?

师:我看你们太辛苦了,都想尽量做的好些、多点,当然是质量越高、节目做的越多越好,我是这么想,但是看到你们的辛苦我就不想说什么了。(笑)(众笑)这都是大家的愿望了。如果大家配合的再好一点,人手再增加一些,也许这一切就会有更大的变化。眼下的难处我看到了。没有什么特殊的办法,(笑)师父不能给你们特殊的办法,因为这个路得你们自己走。

弟子:有的访谈节目要请嘉宾。一种意见认为外来嘉宾只要观点有利于揭露中共就可以请,但是有时候对他的背景不太了解。另一种意见认为要尽量请我们自己的评论员。

师:请评论员的问题。当然身份适合的最好,但是要有固定的、能力很强的、大家都喜爱的评论员,这很好,就是要有你们电视台在这方面的专家啦。但是有的时候也必须请一些外面适合的人来做节目,作为第三者,或者是站在专家的角度、或者某方面有特殊身份的角度来讲,还是必要的。但是有的人一时衡量不准这人的观点,可以事先了解一下。节目中出的题目很明确,就围绕这个问题讲,告诉他你们的观点,他同意了就做,不同意就不做。他真的是中共的什么人,那他在公开评论中揭一揭中共邪恶,这不也挺好吗?(众笑)(笑)胸怀要大。(笑)(鼓掌)容量大,能做好。

弟子:在采访的时候,大陆明白真相的一些人告诉我,如果见到您,代他们向您问好。(师:谢谢大家。)(众鼓掌)现在大陆有些做维权的人问他们可不可以做在大陆的新唐人记者。

师:对他们来讲太危险。要尽量注意他们的安全。如果他们可以拿一些消息出来也不能公开身份,更要注意他们的安全,公开了对他们实在是很不利。你们要考虑这些。
  我再说一个问题。在中国大陆,有些学员在被迫害中弄糊涂了;他一旦明白过来的时候,或换一换环境,他就知道哪是对的、哪是错的。他们是绝对不会有意走向邪恶的,这一点是肯定的。你们往往在衡量人的时候总是说,谁谁谁在大陆“转化”过。修炼过程中没过好关那就是修炼过程中的事。修炼没有结束,他还在修炼,所以那不能够算作他真的不行了。当然有一些人在被所谓的“转化”期间干了一些坏事,如果还能在今后的修炼中弥补,也要给机会。但是我希望这样的要有从新做好的姿态,还满不在乎的是叫人看不起。当然了,那些没有被“转化”、在邪恶中走过来的大法弟子太了不起了,值得尊敬。(鼓掌)
  我要讲的意思就是,大家不要把自己的同修往出推。他是你们的同修,尽量的要能够使他们感受到大法弟子互相之间环境中的温暖。如果你们觉的对他们不太了解,可以通过大法弟子国内的联系了解一下。他真的是大法弟子你们就用。如果谁也说不清他,那你就缓用。觉的不行,那你说你先去发传单。如果你了解他在国内确实是大法弟子,我想应该没问题。就是真是特务,大家想想,谁都看见了中共要完蛋了,那个高官的资金都在大量往出挪,都留后路,买外国护照,想办法外逃,谁还真给它卖命啊?是有一些傻东西,(众笑)没有头脑的人,那都是被中共邪党灌输的已经完全分不清好坏的人,这种人一接触就知道了,但毕竟是少数。这个世界的人哪,都是等着你们救的。你们要敞开自己的胸怀,不要排斥自己的同修。那会把自己的路堵上的。

弟子:我在法拉盛做社区采访,有一些人,常人讲就是专门反对法轮功的,这些人给不给他镜头?还有的人,多数情况下我们都不给其镜头,有时只留一个手,但常人观众给我们提意见。还有宗教团体做的活动,这些事我们是否报道?

师:你们自己把握。你们觉的还想给他机会,那你们就给他机会。说这个人已经坏透了,由于他,造成很多众生可能将来会被淘汰了、没有机缘了,那你们就不给他镜头,这个你们自己来把握看吧。不管是谁,他的出现或者他讲的话对救度众生有好处也可用,没有好处就不用。有些新闻不重要,与你们救人也没有什么关系,那就不烘托他。

弟子:旅游节目对打开市场很有好处,所以弟子想自己去做一个节目。现在拍的节目都是外边拿来的带子,自己做将来可以去市场卖呀。(师:好啊。)但给管理层提出需求,管理层认为我们现在水平不够,拍不出人家那么好。(师:那他们考虑也许有道理。)(众笑)学法时想可能是我太坚持了,修炼人嘛,那我就放弃了。(众笑)但有些同修觉的我的想法挺好,支持我去做。现在把握不好到底是自己的执着呢,还是说现在能做出常人那么好的节目。自己觉的有信心。

师:那就把你的想法和电视台的管理层详细说说,采取哪个步骤、怎么做。如果你给他们讲出信心来,我想就没有问题。(众笑)(鼓掌)

弟子:弟子现在参加电视台制作音乐的节目,发现声音这东西技术也很高,但是不知道怎么分配时间。有没有必要专门去学、去研究研究?因为很花时间。

师:电视台要办好,那就要有水平,要专业,不会的还得再学。(笑)具体怎么办还是自己来安排。

弟子:我们每次听到师父讲法之后,回去其他学员就特别希望在最早时间“讲讲”,然后就这个回忆一点、那个回忆一点,我觉的这好象不太合适。

师:你们回去讲,你要加上“我讲的是大意,不是师父原话”。只学学事情是没有问题的。你记笔记念,那就是断章取义了。

弟子:就节目的整体规划问题问过台里统筹管理的人员,同修说很多节目如果是台里命令下去的,比如说给一个方向,那就很难有学员能坚持下去;但是如果是学员自发愿意去做的,一般就比较能坚持。这样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节目喜闻乐见这方面差距比较大。直接讲真相的节目和喜闻乐见的节目怎样把握比例?

师:如果在常人公司工作,老板叫你做啥能说自己想做啥做啥吗?你们自己在证实法中的配合为什么就不行?为啥就不做好?就非得自己感兴趣的才行?这就是协调配合中的问题。你们为了一个共同愿望参与这个项目,各持所见,自己都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做,这怎么协调啊?这五个手指头都想伸直了,攥不成拳,打不出去,(笑)这没劲儿呀,所以要配合好。

弟子:现在两岸的互动很多,如果我们按照常人的媒体报道的话,难免会给中共邪党涂脂抹粉。

师:那是要注意。具体情况你们还得自己衡量。常人媒体的报道有为邪党涂脂抹粉的就要修改一下。

弟子:我们自己不写评论文章,那可以找常人来评论吗?

师:用常人那也是你们这个报纸在评论,观众不会管评论的人是不是你们这个媒体的。常人的事不要管,常人的政治不参与,我说清楚了啊。

弟子:我想再问,现在两岸的互动很多,中共用很多媒体方式,或者是商业、经济的方式渗透到台湾里面来,这个部份我们是否应该找到可以做的着力点?

师:这些事情要看对救度众生有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就不做,有关系就把真相揭出来。不要管它什么渗透不渗透,你越想这些事,它就越渗透,看你怎么办。不要管。救人要对人,不对社会形势;对人心,不对阶层,不对团体。

弟子:在做海外新闻时发现,有时中国大陆报道的时候,海外已经报道了,我们报的东西可以跟中共做一个很强烈的对比,就是海外的自由政府是怎样做的,中共是怎样做的。我想问,是不是报海外新闻的一个很重要的思维方式是,我们要以中国新闻为参照,然后从反面去揭露中共?

师:不是,没有固定模式,理智的做。中共邪党不管它怎么封闭,不管它对迫害法轮功的情况怎么控制,它的那些东西都会反映到社会上来,终会有人知道,终会在国际上报道出来。一方面转载报道,一方面通过渠道了解了确切的事情后,报道出来,用不着拿它的东西反过来说。当然特殊角度报道的媒体不一样,它专门去分析邪党。(众笑)

弟子:我是洛杉矶弟子,想问神韵的推广策略问题。我们今年元月办了八场演出,但当时因为早期的推广计划不得力,所以早期没有推广好。后来想利用感恩节补救,制定了计划,但因为学员意见不统一,争论很大,导致这个计划没有执行下去,到最后就出现了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就是到最后演出前发折扣券。

师:神韵演出推票的问题其实也反映出了当地学员的修炼状态,我看的非常清楚。哪个学员、哪个地区状态怎么样,在推票中一定是那样的状态表现。我不是说大家都修的不好,表现出来是你们互相之间的配合状态,这一点在神韵演出的推票中是看的很清楚。有些地区学员配合的非常好,而且有些地区只有几个学员做,虽然人不多,但做的非常有效。
  其实旧金山我看到了有一些学员长期不出来,我也不想丢下他们,想让那部份学员出来先做些简单事情,第一能使他们走出来,第二能够给他们自己树立点威德吧,不然将来怎么办?其他的大法弟子很忙,又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参与。确实有一部份不出来的人出来了,这很好。

弟子:欧洲新唐人固定的节目是每两周一次的“欧洲纵横”,一刻钟都有一定的难度。面对欧洲新唐人的这个状态,心里很着急。怎么才能够把欧洲新唐人搞的更好?搞新唐人的人好象也不少。

师:唉,你实际上在问我,你们怎么样能修好,(众笑)你们怎么样能够配合好。做不好都有责任,肯定的。你们想走这条路,你们想参与進来在这个项目中助师正法,那你们助师正法了吗?还是在这个过程中满足自己的执着?就这个问题呀。我说的不止是这十五分钟的节目的问题。配合不好电视台那么多节目怎么做的?要知道自己的责任哪,大法弟子嘛,身兼历史的重任,千万年、亿万年都过去了,两个地球都过去了,一切都是为了最后这件事,到了最后做不好?是在迷中,那为什么有的人就能做好呢?别人为什么就能配合的好呢?修炼哪,最难的还不只是吃苦。吃点苦很快就过去了,没做好过后就明白过来了,最难的是在无望中、看不到希望中却能够一直精進,这是最难做到的。大法弟子,千载、万载,你要做的事情来了,做不好,将来怎么面对这一切呀?
  大家听说过大审判吧?当初有很高层的神安排到正法结束时最后要有一个大审判,包括下地狱里的和死的众生都得活过来被审,活着的人也要被审,全宇宙的神都要一一被审。在西方的传说中也都有大审判一说。不只是做坏事的要审判,起正面作用的人和神,包括大法弟子,也将接受审判。每个生命在历史中的所做所为都要自己负责。特别是在宇宙正法中,谁出自于什么目地、干了什么事,哪怕一件小事,都要负责,就是被定为在正法中负责起正、负作用的神、鬼与微小的生命都得接受审判。就是起正面作用的也一样要审判,你做的事情中有多少众生因你没做好不能被救度?如果是大法弟子,你的誓约有多少没有兑现?没有兑现本身只是一方面,因为你没做或没做好,造成的一切大小后果要负责。你做的每件事情给大法带来的耻辱与对主的欺骗,不承担责任能行吗?我这话以前没有讲,我不想说这些事情,但是你们真应该清醒清醒了,什么时候啦?

弟子:神韵到大陆去演,新唐人电视台将来在大陆会怎样发展呢?

师:(笑)(众笑)不是笑话,大家看见了,在这个关键历史时刻,新唐人电视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起到了巨大的正面作用了。那个中共邪党的喉舌“殃视”,(笑)那就是个魔窟,是造假与谎言的流氓窝,为邪党欺骗民众的专职机构,将来还要它发声吗?没有了,肯定没有了。那当然了,新唐人电视台是能为社会负责的、能为民众发声的,挪挪地方有什么不行?(众笑,鼓掌)我是这么说,法轮功并不想要常人的什么东西,但是新唐人电视台本来就是立足于常人社会的公司嘛。你们记住我说的话,救度众生的伟大,会使未来的人把你们烘托的很高,会把大法弟子做的一切事情继承下来。(鼓掌)

弟子:神韵演出确实动用很多学员,影响到很多项目,但是台湾的弟子对神韵是师父在正法这点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大家都非常有共识,但是对这九项大赛就有不同看法。

师:新唐人这个九项大赛做的力度已经是挺不错了,大家印象中都有这件事情了。九个大赛是在重建人类的文化。一个是扩大电视台的知名度,起着烘托新唐人电视台的作用,节目办的很活就能够使不同阶层的人都爱看,这是从表面上讲。实质上,是通过电视的作用救度众生。但是这件事情过后,等明年再办,中间不用再烘托它,再烘托就等于是单一的烘托常人的事情了。大法弟子救人是第一位的,所以这些关系要摆正。这件事情能烘托电视台,也是在恢复人类正统文化,但是过去了就过去了,不能专门为了烘托人的文化不管救众生的主要责任。你们当前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

弟子:经营时碰到一些困难,一个是在学员中做销售的本身就不多,二来他们说做大纪元的销售比较容易,对新唐人就觉的比较困难,没有信心。确实做新唐人的广告有制作的问题,那要求就比较高。怎样来看待这困难?

师:我想啊,商业对像不一样。如果商家大一点的他肯定是愿意做电视广告的,商家比较小的他可能愿意做报纸,这一点也应该清楚。餐馆做广告用电视,他们会觉的有点象用大炮打蚊子了。(众笑)大的商家商业范围广,电视的效应正合适。做广告的也得想想什么样的商家适合于做什么媒体的广告。

弟子:我是协调多语种神韵报道的。我发现有时做中文报道的编辑对于西方人名字的拼写比较马虎,而名字对于媒体报道是很重要的。还有一个问题,有一个神韵广告片要翻译成多种语言,剪辑的质量不那么好,我感觉只需半天就可以把它改的完善,但我的一个上司就说,用太长时间了,赶快推出去。我感觉这样做不对。可不可以讲一讲?

师:当然可以,但是说改就改、又拖上几天甚至更长就是问题了。媒体报道的质量很重要,你要说写错名字了、写错字了,这方面大家以后要注意。
  我顺便说一下广告片。传播神韵的电视片,大家都在发表意见。我从两个方面讲。一方面也许真的是有拍摄与创意达不到大家的要求。大家都是在学习中,肯定会有不足,但是大家在尽力了。将来会做的越来越好,这一点我对他们有要求,他们也会努力。但是我想到另一个问题,大家知道,常人不是修炼人,他衡量美丑、善恶喜好是失去神传文化中的正统标准的。人后天在世上形成的各种各样的观念在决定人的思想行为,所以有人说那样的好,有人说这样的好,他说你这个不行,他说你的还可以。
  大家知道,西方社会的很多秀,他们不会做太多的广告,甚至没有广告片。广告中他也不做那么明确的内容说明,他甚至于就写几个字,加上一个很抽象的一个画面,就这个广告,就有了效应了。如果要是这样对比一下子,神韵的广告反而过多了,是不是这样?是,这个你们也非常清楚。任何一个秀的广告都没有做到这么详细,可是有的学员还觉的不够,甚至于想用一个广告把整台戏反映出来才好。那是不可能的。就包括电影广告也是一样,弄的太详细了人就不来看了,都知道了。有很多人觉的什么都不知道去看才有新的感觉,才有意思,看的才入神。广告做的太详细反而效果不好,并不是象你们想的,把这盛大的辉煌全展现出来人才来看。都知道了可能人反而不来看了。
  那为什么你们推票的难度大呢?问题不只在广告上。在哪里呢?在人们长期的文化基础与不同文化的了解上。美国的各个芭蕾舞团,西方的任何一个地区的芭蕾舞团或什么艺术团,多数美国人都知道,甚至于团里的主演是谁都知道。他都知道这一次是谁来演。他们只要把简单的广告打出去观众就来了,很简单的广告。目前神韵还做不到,没有更多的人知道神韵是谁。我们知道我们演的最好,可是常人不知道。再加上长期以来中共邪党在系统的破坏中国文化,是凡中国大陆来西方社会演出的艺术团,几乎都是大杂烩。文化被破坏了的中国大陆人以为什么东西都来西方人才会喜欢看。被党文化灌输的中国人不懂得,中共邪灵是有意的操控中国人破坏自己的文化、在国际上用中国人自己破坏中国人形像,所以排演出的东西很差。比如舞蹈节目,它是芭蕾、中国舞、现代舞、当代舞什么都掺進去的大杂烩。这种东西在西方社会人们是根本接受不了的。再加上学了一些西方社会现代意识下产生的一些现代的表现手法,而又比不上西方社会那些变态人的表现与目地。而且追求现代东西当时髦的演员不懂,其实现代派的东西在西方社会是没有主流社会市场的。所以西方人对中国的演出从来没有什么好印象,这都造成了神韵演出的障碍。
  不是你们的广告做的不够,你们前年在纽约地区的广告,包括靠近纽约的新泽西与康州部份,最少叫人看了五遍。那为什么没有更多的人来看哪?人们不知道你演的是什么。他知道你来了,知道了这个秀,但是他不知道你演什么、质量怎么样。那就只有一个办法,用高质量的演出效果、一年比一年好的演出内容打开市场。其实目前演出效果已经造成了社会影响,而且一直在发酵,人看完了之后觉的好他会四处去说。这几年神韵的演出已经起到这个作用了。因为神韵刚刚走出来,面对的是全世界几十亿的人,这个影响要打开是有过程,但是神韵精彩表演的力度已经很强了,影响已经很大了,终究有一天会打开的,终究有一天神韵也不须用大力做广告、费心拍广告片子了,只登几个字:神韵来了,人们就会来了。(众笑,鼓掌)肯定会这样,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还不能忽视广告的质量。无论是广告片也好、文字也好,目前大家别忽视。创业难,不管做什么事,头几步很难走,大家共同把它走好。

弟子:关于媒体报道喜闻乐见的问题。这种喜闻乐见是顺着常人执着的那种喜闻乐见,或者是人类道德下滑以后的那种喜闻乐见呢?还是说把他们真正应该喜闻乐见的东西……

师:人的喜好是没有标准的。任何一样东西做好了人都喜欢,就看你的质量怎么样。有人喜欢辣,有人喜欢苦,有人喜欢甜,有人喜欢酸,口味不同。人在长期的社会生活中也会养成自己喜闻乐见的观念,那么每个人的欣赏口味也会有不同,但是不要受这个影响。大家知道神韵演出什么很关键,有人就跟我讲,说为什么没有小品哪?为什么没有相声哪?为什么没有这个流行歌曲呀?为什么没有杂技呀?为什么没有这个那个。我非常清楚的知道一点,哪一样东西弄好了,人都会喜欢,选择什么要看对像,要看艺术形式的雅俗。为什么选择歌舞哪?因为歌舞这种形式没有任何语言障碍,没有任何民族间的文化障碍,人人都能看的懂。你说弄个小品,那么多民族不懂汉语听什么呀?很多艺术门类它都有局限性,只有歌舞任何人都能接受、任何人都能看。
  有的时候我在想,在我耳边每天都有人在吹着风,这样做,那样做,那样做,这样做。我就在想,这也就是我了,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将来什么样,(众笑)换一个人把握不好就乱套了。(众笑)(鼓掌)
  我又联想到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时,那肯定耳边会有更多的人发表想法,一大堆建议,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笑)(众笑)所以参与的人总觉的管理的人有问题,管理的人就觉的参与的人太不配合。其实大法弟子嘛,做什么事都先想别人,站在别人的角度想想,再看看全局,就知道咋做了。想想别人咋想的,看看全局,就知道自己应该咋做了。

弟子:神韵演出是否可以象放电影那样在香港放映?在台湾,新唐人电视台是否可以走向公益电视台这样一个方向?

师:神韵演出不能象放电影一样放映。那样既没有现场的震撼,也达不到现场救人的效果。电视台怎么办那还是你们自己来决定。台湾大法弟子把电视台办起来,而且条件比美国这边好,我听了都很高兴。后来又听说你们不想办了。反正是你们在证实法,你们想办就办,不想办就不办,那本来就是你们做的,但是我觉的不要太没骨气了。怎么就做不好、配合不好呢?怎么就不能够努努力在经济效益方面保证电视台的运作呢?在西方社会里,华人大法弟子有文化上的差异,那在华人自己的地方,还能做不好吗?常人都能做好,你们做不好?你们报道的东西都是常人愿意看的、别人不敢报的、收看的人都喜欢的,你们还做不好?不要把办法想偏了。你们要想好了想做了就做,真的做不了了那你就换个方式做别的也行。我就觉的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要有始有终。费了一半力气,修炼的路走了一半,回头又从头来、从新走,真划不来。时间有限哪。

弟子:我们做媒体有很多年轻的弟子,因为对男女关系的度掌握的不好,给自己修炼和周围的环境带来很大波动。

师:那这个就太应该注意了。大法弟子你这方面没做好、关没过好、自己的路没走好,给自己抹黑,也给大法弟子整体抹黑。这些话我不想多说了,过去说的太多了。注意吧。大陆媒体在导向上公开宣传那些东西,邪恶就是要败坏中国人,就是叫人无法被救度。邪恶的目地很清楚,叫神看这样的人你还度不度。身为大法弟子,你们自己做不好怎么叫别人做好啊?怎么救别人呢?

弟子:我们很多参与媒体工作的学员都要兼顾常人的工作,那这样很难全力投入媒体的运作。

师:在座的基本上都是这情况,大家也都做了,那就是自己掌握好时间、自己把握好吧。眼下就这么个情况,除非你们有解决生活问题的办法了、有专职人员。我也告诉电视台,你们专职做广告的人可以有固定工资,就是作为一份正式职业这样做,大家也放下心来去做,必须得把这条路走出来。如果其它项目你们也具备条件也可以这样做,不具备这个条件大家就不能这么做。
  目前神韵艺术团的演出效果,大家也都知道了,起到的作用大家也看见了,不管你几千人進了场,出去就变。这是你们其它讲真相项目在一般情况下不会象这样马上见效应的,目前还达不到这种成度,也做不到这么多人。艺术团的演出能起到这样的作用。艺术团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当然是很多方面做好了才做到的。那有人说干脆那我们就多办艺术团,咱们都干这个吧。不行,大家知道这得牵扯许多财力、物力、人才的问题。那些个演员、那些孩子是有这方面条件的,他们的技术提高真的是了不得。飞天学生的文化课学习也非常好,在纽约上州那个地区,与其它学校比文化课考试第一。(鼓掌)不只文化课好,而且他们刻苦训练,技能的提高很快,现在比一般的专业演员都强,而且时间很短。那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个是他们是大法弟子,再一个就是有一个很好的师资,包括文化课老师、舞蹈与音乐老师。他们是全脱产在那里,每天就是教学。这一部份大法弟子如果长期这样下去,他们有家有业的,那是不行的。你们都知道,其它项目都是业余,自己一边干家里的事,一边做大法弟子的事,这不受影响,但是他们不行,所以他们得有正式工资。加上成年人演员,这个费用非常大。各地演出的费用,他们一开工资,整个艺术团现在全体人员几百人,各地演出的费用,开工资是不够用的。也想去拉赞助,专门设置神韵办公室,专门去找政府、找企业去找赞助,因为其它艺术团也是这么做的。这个事做的很不容易的。你们别看他们见点儿经济效益,那个还远远不够用哪。

弟子:有常人观看了神韵演出以后把神韵的广告带回中国大陆。前两天从中国回来,他说他在大陆发了四十多张真相资料。他说转告师父好。

师:控制人的邪恶因素消除的越多,人就越解放出来了。清醒后的人自己会分析、自己会看清迫害真相与邪党。哪个好哪个坏,人马上就会知道了。不管人的道德沦落到哪一步,人毕竟有理性的,对好坏还是分的清的,人会渐渐的醒过来的。

弟子:对大纪元已经有要打平的要求,那关于新唐人的经营,我们新唐人的大法弟子应该怎么给自己订个目标?

师:具体的还得你们自己具体去做啦。太具体的就别问师父了。你们协商好,我也和负责人讲了,他们会知道怎么做。

我看哪,师父就不多说了,还要留给你们时间讨论,毕竟咱们今天不是法会,(众笑)我只是给大家解答一些急手的问题。我就讲到这吧,谢谢大家!(热烈鼓掌)



简体字A4版:  PDF文件
简体字Letter版:PDF文件
正体字A4版:  PDF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