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的报导反证了什么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五日】新华网日前发表一篇文章,报导中共为“转化”法轮功学员而在各地举办的“法制学习班”,并借一些被采访者的嘴重复中共对法轮功的诋毁。虽然这篇文章使用了媒体深度报导的写作手法,但其实质仍然是一篇批斗稿,有一定思考能力的读者不难透过这篇文章看到中共试图掩盖的真相。

首先,中共在以倾国之力对法轮功打压十年之后,仍然需要用喉舌媒体对法轮功进行批斗,这本身就反证了打压的失败。打压之初,中共曾宣称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可是十年过去了,法轮功传播到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修炼者在海外建立了有影响力的媒体,报导中共对法轮功民众和其他大陆各阶层民众的迫害。中国大陆的法轮功修炼者也在全国各地组建了遍地开花的资料点,持续不断的向大陆民众传播法轮功的真相。法轮功在国际和国内都得到普遍的同情,中共的迫害已经不得人心且难以为继。新华网此番批斗反证了法轮功的顽强的生命力和巨大的影响力。

对于新华网报导的“法制学习班”,经历过反右、文革等政治运动的中国人应该不会陌生,在那些政治运动里,很多人都曾经被强迫参加过“学习班”。这种“学习班”实际就是不经过法律程序而任意剥夺无辜公民的人身自由的私设监狱。虽然如今加上了“法制”二字,可是仍然无法改变其私设监狱的违法性质,只是更显得黑色幽默而已。新华网对“法制学习班”的报导,只能反证在如今的中国,合法公民的人身自由仍然得不到起码的保障,更不要说信仰和言论的自由了。

清楚中共历史的人不难想象这种“法制学习班”的“教学”方式,无非就是把人劫持在那里,强行灌输中共的言论,然后强制“学生”违心表态。对于法轮功学员,“法制学习班”要求写出“三书”或者“五书”,也就是“悔过书”、“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决心书”之类的东西。对于拒绝妥协的人,“学习班”则会采取剥夺睡眠、体罚、电击、殴打、酷刑折磨等高压手段,在“法制学习班”里,不乏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死的恶性事件发生。

中共媒体喜欢用数字说话,一如当年的“亩产万斤”。此次报导提到98%的法轮功学员已经转变。中共数字的水分是众所周知的,假使这个数字是真的,又能说明什么呢?当年邓小平不也一再检讨并保证永不翻案吗?当年刘少奇、贺龙的女儿不也和她们的父亲划清界限并反戈一击吗?在政治高压下的违心表态不恰恰反证打压者的暴虐吗?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就是因为各地的“学习班”为追求所谓的“转化率”而被凶残的折磨,这98%的数字背后该是多少斑斑血迹啊。

打开明慧网,我们可以看到每天都有大陆法轮功学员发表严正声明,声明在中共迫害下所写所说的言论作废。到2009年8月14日,已经有超过41万人次以真名发表严正声明。对比新华网报导的几位被采访者的言论,一个是在政治高压下的违心表态(甚至很可能是喉舌媒体的捏造),一个是在海外媒体上冒着风险以真名实姓发表的严正声明。相比而言,哪个是真心话不是不言而喻吗?

新华网借用一个所谓的“反邪教协会”的头目的嘴把“法制学习班”之类的东西说成是“创造性”的“社区”和“协会”的工作。任何人都知道,中共的街道办事处等官方机构根本就不是西方社会的民间社区组织,西方社会的社区工作更没有剥夺他人自由并野蛮洗脑的“法制学习班”。这种“法制学习班”在西方自由社会完全是不可想象的。在西方有各种不同的宗教和精神信仰,任何社区组织都无权强迫任何人参加什么“学习班”改变信仰。

西方自由社会政教分离,政府无权对宗教或精神信仰作出裁定,更无权成立一个“协会”对一个精神信仰进行诋毁和迫害。早就有论者指出,中共是历史上最大的邪教。由中共这个邪教成立的“反邪教协会”完全是贼喊捉贼,是践踏公民信仰自由的“反信仰邪会”。这个“邪会”头目把“法制学习班”说成是创造性的社区和协会工作,只能反证中共的违法犯罪、假冒伪劣是创造性的。

大陆民众都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中共如果真的有理,敢不敢解除对明慧网的网络封锁,让大陆民众自己来判断孰是孰非?敢不敢允许报导中提到的那几位法轮功学员来到美国等自由的国度,让他们自由的发出声音?中共不敢,不就是反证自己做贼心虚吗?

法轮功已经传播到海外一百多个国家,在同是中华文化的台湾更是有大量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和当地的社区良性互动,并得到当地政府的多项褒奖。在全世界,法轮功只有在中国遭到迫害和诋毁,这不恰恰反证中共政权及其喉舌媒体与民为敌的本质吗?

新华网此番报导,虽然在写作手法上改变了一点,但仍然是拿着自己的丑事、败事在炫耀。邪恶的政权必然也是愚蠢的政权,新华网的这篇报导就是一个明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