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途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六日】下面我也把自己在大法修炼的点滴体会向师父与同修们汇报一下,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我要返本归真

我于九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有幸走入大法。在这以前我就看了《法轮功(修订本)》,在看书的时候我有一个想法,就是等师父来办班我再学。这样,半年的时间就白白的过去了。九七年八月二十四日那天早上,我到炼功点去学功,辅导员热情的招呼并找人来教动作,又为我安排学法小组。从此我真正走入大法中来。

每天早上去炼功点炼功,晚上下班吃完饭以后,就到小组学法。虽然一天很紧张,但我感觉很充实。我也知道我学法是为了啥,那就是返本归真。我找到了人生目标以后,不管是在家还是在单位,只要是一有时间我就看书。平时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乌云压顶不退缩

因为个人修炼基础打的比较好,所以在九九年邪恶疯狂镇压时,我没有被吓倒。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我当时没有答复他,说下午再说吧。不到中午下班时间我就提前走了,在路上遇到同修,说下午進京护法,问我去不去,我说“去”。上街给老人买点吃的,做了安排。就这样中午爱人把我送到同修家,在路上我和他说也可能象“六四”那样,我可能不一定回来。我已做好了思想准备,以身护法,坦荡的放下生死。

在進京的路上也很不容易,我们冲破了重重阻力闯过了关卡,经过五、六次查验身份证,终于到达了我们要去的地方,我们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师父清白,当时就是这样想的:法不正过来不回家。

过了十多天,我们平安回来了,可是法还是没正过来。我们的心都很沉重。这时来自社会、单位、亲朋好友各方的压力一齐向我袭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有十几天没学法,我天天闹心,后来我觉的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就又开始学法了,心也不闹了,身体也舒服了,我悟到我对了。

二零零一年,我被同修牵连出来,当时在单位被骗到派出所,没有任何手续就被劫持到看守所,二十二天后,我被保外就医。从这以后,每年中共都来骚扰我。但是我没有退缩,坚修大法到底。

师父教做啥就做啥

发资料救众生,我知道这是我的使命,我要在世间助师正法。后来师父让弟子发正念,我当时悟到发正念也是除恶,也是救度众生。我每到整点只要在家就发正念,主意识清楚。而且不管正在干什么活,抬头一看表,总是正好快到点发正念。

有人说我执著发正念,我不为所动。我就听师父的话,师父教做啥就做啥。因为我是闭着修的,什么也看不见。

二零零五年,师父发表《向世间转轮》的法,让弟子讲真相、劝“三退”。我首先用真名退出邪党的团组织,随后就在我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之间理智、智慧的劝他们“三退”,亲戚家有什么事我都到,为的是劝“三退”。

在劝“三退”救度众生过程中,我修去了很多执著心,如:爱面子、怕心、争斗心等。我当常人时不愿意和人先说话。为了劝“三退”,我主动先和别人打招呼,只要我遇到的人,我觉的就是有缘人,我就和他们讲真相。有一次,我以问路的形式向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他让我快走,把我轰走了。当时我脸面过不去,红红的,我知道这是去我这颗爱面子的心。我不生气,但我有些遗憾。

有时向亲朋好友讲真相劝“三退”时,他们害怕,不让我说,我讲完他们就告诉我的家人,家人知道后没鼻子没脸的说我,我有时把握不住心性就和她们争辩。后来我认识这是争斗心,我要去掉它,不要它。

在发真相资料时,怕心也会往出冒,我告诉自己:“怕”不是我自己,我做宇宙最神圣的事,谁也不敢动我,因为我有师父保护。就这样,在师父慈悲的呵护看护下,我在风风雨雨、摔摔打打中走到了今天,没有师父和大法就没有我今天。感谢师父慈悲苦度,感谢同修的真心帮助,努力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