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挑选”之心 救度更多迷中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七日】有一位女同修为了大法的事常来我家,而且整个夏天每次来必换一件不同的崭新短袖衫或背心,还特意告诉我:“我这件上衣只花了几元钱买布料,是自己做的。又凉快又省钱!”我知道她是一位很能干的裁缝,她的话倒也可信。然而,她的执著于“穿”却让我很不舒服。

后来,我向内找,是不是自己也有执著于穿着的人心呢?不然不会让我遇到。说实在的,整个夏天我只穿了一件背心(当晚洗干净,第二天白天再穿),是自己没有衣服吗?是条件不好吗?非也!打开衣橱,看到七八件被我淘汰的短袖衫,不是嫌这件老气横秋“不时尚”,就是嫌那件耀人眼目太鲜艳;不是嫌这件布料太薄透肌肤,就是嫌那件布料太厚不凉快,总之,都不合我意。看见,我并不是不在乎穿着的。

由挑拣衣服,执著穿戴,我联想到修炼和救人。在讲真相的时候,在遇到有缘人的时候,总是人心泛起,不是嫌这个人外貌肮脏不愿接近,就是嫌那个人执迷邪党不好救度;不是嫌这个人职务太高不很可靠,就是觉的那个人没有缘份不讲也罢。这样一来错过了多少救人的机会啊。

我反复学师父《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每当看到“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这句话时,就觉的象重锤一样敲打着我的心。我必须抓紧救人的这最后时刻修去“挑选”之心,广救世人。

一天,小店里来了一位看起来疯疯癫癫,傻头傻脑的老太太要买东西。如果在以前,我一定不会给她讲真相的,因为我会怀疑她听后说不定出去怎么瞎传,这岂不把我搭进去,不但耽误我救度人,还让她在无知中造了业吗?这种说法看似冠冕堂皇,其实都是一颗强烈的私心!可是今天师父告诉我们“挑选不是慈悲”,我一定得让她明白真相,绝不能再错过机缘了!在这同时,我又想起了师尊讲过的另一个法:“这世傻下世不傻,元神不傻。”(《转法轮》)我先找给她一张真相纸币,故意让她看上面的字,她说她不识字,我就大声的念给她听:“常念法轮大法好,遇难呈祥得福报”,她只是笑,我说:“大娘啊,这可是千真万确的一句话呢!你念念试一试,一定会受益的。你跟我念:‘法-轮-大-法-好’这五个字”。傻大娘嘿嘿笑着,跟我念了一遍。我怕她记不住,又教了她几遍。这时,她忽然拍打着自己的头说:“亮了!亮了!”我知道她已经开始受益了,因为她的“傻”使她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后天观念,受邪党毒素的影响也少,这样,她发自内心的念了“法轮大法好”,使她的头很快清亮起来。

后来她又来买东西,我发现她变化很大,衣服比以前整洁不少,脸上也比以前光亮了许多,特别是说话利索多了,她抬起自己的腿说:“你看,不疼了,走路快了!”然后掏出我找给她的那张真相纸币说:“俺幸亏有他!留着不花,顶用!”我发自内心的为大娘高兴,因为她是那么的相信大法,大法真的使她受益无穷啊!我高兴地说:“大娘,把‘法轮大法好’也念给你的家人听,让他们也得幸福啊!”大娘说:“念了,儿子儿媳以前每天都吵架,现在不吵了,好!好!”我又给了她一个大法护身符,还给了她一本《九评共产党》,让她拿回去给儿子、儿媳看,她高兴的抱在怀里,那样子生怕人抢去。

如果不是师父让我去掉了“挑选”的心,如果不是师父把有缘人带到我的面前,傻大娘一家也许还在邪党谎言的蒙蔽之中,未来的前景又会是怎样的呢。他们的生命或许也来自天上,也代表着一个很大的生命群,也对应着无数众生。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

那天,我上网浏览每日明慧,无意中看到我们当地“六一零”头目竟然是我的一个很要好的同事的丈夫!二十多年前,我在某地教书,和教数学的张君(化名)姐姐住在同一宿舍,那时我们都还没结婚,她的男朋友,也就是现在的“六一零”头目常来找她,所以,我和这个叫王洋(化名)的“准姐夫”是相当熟悉的。

为了这次讲真相能圆满成功,我反复学法,加强正念,特别是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对我触动很大:“我想,大家知道我说过这样的话吧,我说特务我也度。今生是特务,前几生他曾经是很了不起的,也都是为这个法来的,那我们为什么只看他这一生呢?就不度他了哪?他只是职业不同而已。当然了,他的职业真的能够起到不好的作用、对大法犯罪。但是我想,法大,宇宙大法嘛,能够化解一切,只要敞开心扉,只要能够宽容,我想什么都能够改变。我在中国大陆当年传法的时候,有多少邪党党员、老红军干部,有多少党委书记,有多少国安、公安的学员,也有多少是军队的学员,甚至总参三部、二部特务机关的学员。他们不是因为在迫害中真的走向了反面,是有怕心,在压力面前糊涂了。他毕竟是人,在压力面前可能这样或那样,一旦明白过来,肯定要走回来的,只是时间长短问题。”

一开始脑中还存有一念:“都快二十年不联系了,他们还认我吗?如果……我不是自投罗网吗?”但当我学了上百遍那段讲法,我的正念变的也很强大,我按明慧网上提供的电话号码打出去:“喂,你是王洋吗?我是当年和张君姐姐一起教书的小崔,姐夫,你还记的我吗?”对方显然很惊讶:“哦,小崔啊,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号码呢?”“姐夫已是我市名人了,天下谁人不识君啊,我想去你家见见我张君姐叙叙旧,去你家怎么走啊?”我半开玩笑的说。按着王洋提供的路线,我带上相关真相资料和一份薄礼很快找到了他的家。令我惊讶的是,张君姐姐原来又白又胖的脸,现在是又黑又瘦!虽然用高级化妆品修饰过了,但依然掩盖不住内在的衰老和不健康。一阵叙旧感叹之后,我想得快点转入正题,于是,我对王洋说:“听说姐夫是我市专门管法轮功的?其实,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的好功法,可以使人道德提高,身体健康,同时,还可使社会稳定,犯罪减少,因为,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通过学法炼功后,还会去偷去抢,去劫去骗,去嫖去赌。姐夫和法轮功打交道这么多年,最了解他们了,这是真的吧!”

王洋的脸一下子变了色,我正念很足的对他发正念,他支吾的说:“小崔,原来你也炼那个功?”我说:“好东西谁肯放弃?我炼功后,折磨了我十多年的胃穿孔好了,张君姐姐是知道的,那时每天上课我都带着‘三九胃泰’到讲台上,一节课都讲不下来胃就疼的钻心!”张君姐姐也急忙说:“是啊,是啊,那时学生们还偷偷在讲台上给你放胃药,他们不愿看到自己的好老师受罪啊!看现在,你气色这么好,红光满面,精神十足,和我这张苦瓜脸一比,真是天上地下!”

我转向王洋:“这就是修炼和不修炼的区别,姐夫啊,你可千万不要迫害那些讲真修善向忍的大法弟子,他们都是好人,迫害这些好人,上天也会不容,会遭恶报的!你看,罗京、黄菊他们都遭恶报了,上天衡量一个人的恶行,可不看你官阶多高,即使执政者也在天惩之中!”

王洋推卸责任,说:“都是我手下干的,和我无关。惩罚也是惩罚他们!”我说:“命令可是你下的吧?!你若不下令,那些手下们敢吗?姐夫,听说我市看守所现在还非法关押着两个女大法弟子,希望姐夫下令无条件释放她们!这会给你和张君姐姐及孩子们带来很大的福份,否则,等遭了恶报后悔就晚了,希望姐夫三思!”

他还是带着邪党文化的官腔说:“这事嘛,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还得和弟兄们商量,这样吧,看在你和张君交往的面子,我尽量在这件事上持软态度,必要时帮一把吧!”

我说,“谢谢姐夫!我带来一些真相资料,希望君姐和姐夫抽空看看,看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党到底是什么?特别是《九评》,一定要好好读一遍。现在人间最大的天象,国际上最流行的,就是……”还没等我说,王洋就接过我的话题:“就是退党保平安!我早就知道,我看过你们的资料。曾经有一件事深深触动了我,之后,我才开始研究你们的。”王洋回忆说,“有一天,接到群众举报,说某村有一炼法轮功的妇女,在繁华的街道挂了一条你们的宣传横幅,于是,手下们开车准备進行抓捕,但到了她家,没见人。只好等,中午那位妇女从地里收工回家,于是去的人就随她進了家,先问问情况吧,没想到这位普通的妇女讲起法轮功来头头是道,懂的特别多,好象上过大学,知识很渊博,而且说出的话,你不服都不行!最后还说,自己是修的最差的,没文化,讲的不好。我的手下们都被她的话感动了,最后人没抓回来,还被灌输了一些法轮功的东西。”

王说,从那以后,他开始认真看那些没收来的法轮功宣传品即真相资料,有些地方确实和中央文件及媒体上宣传的大相径庭,他觉的法轮功说的也不无道理。

他边讲,我边发正念,最后他的善念出来了,说:“好!我再好好看看你们的资料,看看能帮什么忙就尽量帮,因为,我至少认为你们不是坏人和敌人。”

我笑了,张君姐姐也笑了,我说:“谢谢姐夫正念开启!对了,姐姐好象身体不太好,那就每天诚心念‘法轮大法好’身体一定会健康起来的!”姐姐说,“我浑身都是病,也不知怎么的,自从你姐夫当了这个“610”的主任,我的身体不但没好过,还一天不如一天。这次,我听你的,也念念看!”

走时,他们夫妇对我表示感谢,并说也许他们的命运从此被改变了,他们感到心里亮堂了许多。

写了这么多,只是想告诉大家我学习了师父的有关“挑选众生”的这段法的体会。说实话,我真的很佩服那些明慧网上刊登的给身居高官的众生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这个“六一零”是我朋友的丈夫,如果我们互不相识,我还愿意或说我还敢去讲吗?所以,我觉的自己还是很差劲,“挑选心”并没彻底修去,但有师父的法在,我想,终有一天,我会如意的面对面给所有有缘人讲大法真相,而没有任何保护自己的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