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子起死回生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柱子(化名)靠开摩托养家糊口。在一次车祸中受伤,且因惊吓使心脏出了大问题。发病后他昏迷不醒,被送往省协和医院。经检查,结果是:脑瘤,脑中积血积水、患了严重心脏病。根据他的病情,专家、教授反复研究、分析,结论一致:他的病无法、也不能开刀,劝其家人接他回家,并准备后事。

柱子的姐姐眼看弟弟不到四十就将撒手人寰,便哀求医院的医生们:不管花多少钱,请你们帮忙救救我弟弟吧!可教授们说无论你有多少万元钱,有多少房子来顶债,都办不到的。哪怕有一点希望,我们都会尽力,可是……

家人只好把打着吊针的柱子抬回老家。从去年腊月到今年正月,柱子一直在打针、吃药,却无好转,在生死线上徘徊。农村乡医劝柱子家属说:协和医院是全国有名的,医疗器械设备都齐全,都是些有经验的高级专家教授,他们都医不活,我们这小地方还有什么能耐呢?在无望中,家人只好将他弄回到生他养他的地方去等死。

我的儿子柳青受他干妈之托,专门回家问我:有那么一个病人快死了,有无办法救活?其实当时我也正在难中:前两天刚从一米多高的陡台上摔到地上,一只小腿脱臼,另一只大腿脱臼,不能站,更不能走,只能在床上打坐、读经书。不过一个星期后,我就能拄着拐杖下乡讲大法真相了。今天回家棍子还没丢下,就听到这件事。儿子又叮嘱叫我明天就去。

“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洪吟二》<神路难>)象是师父的声音在我的脑子里回荡着,是,我修的是佛家高德大法,我们要慈悲众生啊!我不能让有缘人和善良的好人失去得救、得度的万古机缘,要让他们了解法轮大法。第二天,我在心中请求师父帮我,而后扔掉了拐杖,提了一袋食品、一袋衣物和日用品就去车站搭车下乡了。

儿子的干妈一见我,就把柱子的病情详细地讲了一遍。听罢,我对她说:我们有师在有法在,只要信心足,大伙齐心协力帮他。而他的家人又真心相信师父、相信法,这人还是会有救的。

吃饭时,柱子的母亲悲观的对我说:儿子无希望活了,这是最后的一次尝试了。你们要是救活了我儿子,我们给做锦旗、放鞭炮,从我家一直放到你家。

于是我给柱子的母亲讲了我自己的故事:十五年前,我得了食道癌,也是个被判了死刑的人。同济、协和和几家大医院都不收我。因为我还有脑震荡、脑血管硬化、鼻囊肿瘤、喉炎、胃炎、心脏病、肝炎、肾盂肾炎、附件炎、血尿病、坐骨神经痛、腿风湿、脚气等等毛病。我只能在绝望中等待生命的最后一天的到来。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三位大学教授,他们建议我去学炼法轮功,耐心的劝我去参加一个法轮功修炼心得交流会,并说:觉着好,就听下去;不好听就回来。我勉强去听了这个心得交流会。会上,那些发言的人,个个讲的都好,人也善良。我当场就请回了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要正式开始学炼法轮功了。两天内我就有机会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第三天夜里,我的肚子突然剧痛,大汗淋漓。辅导员告诉我,哪儿不舒服,觉得受不了了,就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大约忍了十几分钟,突然又感觉全身轻松。从那以后我全身的疼痛都消失了。

我没花一分钱,师父就替我拿走了我所有的病。这大法真是太神奇了!当我回到家乡,人人见到我的变化都觉得不可思议,问我是在哪医的?吃的是什么药?我告诉他们我一分钱没花,只学了三天法轮功,所有的病就都好了。亲朋好友、还有练其它功的人都来跟我学,连后庙上的和尚和尼姑也找上门来打听消息,要学师父的高德大法。

在大法弟子的善心帮助和柱子家人的配合下,一个星期后,柱子起死回生啦!他的病不但一天天见好,又过了没几天,他基本恢复正常,吃饭、穿衣不需别人的过多照顾,昏迷中胡言乱语的症状也从此消失了。

他的家人目睹了大法创造的奇迹,所有的人都更加相信大法的威力了,并退出了中共党、团、队。为感谢我们,他的家人要送我们钱,被我们拒绝了;要送我们锦旗,我们也劝他们不要这样做。我告诉他们:不是修炼人有什么本事,是我们那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柱子。大法是救人的、度人的,大法弟子不求名不求利,只积功德。希望世人珍惜大法,珍惜这千载难逢的得度机缘。

柱子的妻子现在放心的到外面打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