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磐石市“六一零”恶徒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明慧通讯员吉林省磐石市报道)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泽民违宪非法设立了专职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六一零办公室”。所谓“六一零办公室”类似“文化大革命”中的“文化革命领导小组”,它凌驾于公安、检察院、法院和各级党政机关之上,只根据邪恶江泽民集团的旨意行事。随之在各省、市(地)、县、乡逐级也都成立了“六一零”这个非法组织。

吉林省磐石市“六一零”自其成立以来,做恶多端。远的不说,只说眼前。日前在磐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名法轮大法弟子,都是在“六一零”直接操控布置下非法抓捕的。

一年半前,二零零八年二、三月间,磐石市“六一零”秘密下达指令,指使派出所的管片警察以找法轮大法弟子“谈话”为名恐吓大法弟子,并强迫大法弟子印指纹;指使各街道社区人员跟踪、监视大法弟子的行动;指使各乡镇综合治理办公室调查、跟踪监视并上门骚扰大法弟子。

二零零八年四月,“六一零”指使磐石市明城镇派出所所长肖辉飞和磐石市明城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王萍秘密构陷大法弟子。恶警闯到大法弟子屈贵家中,没有任何缘由强行将屈贵带走,并搜走屈贵私有物品法轮大法书籍和刊物,且以此为“证据”,非法劳教屈贵一年,令屈贵家中已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无人照顾。屈贵被非法关在劳教所近两个月后,“六一零”又指使公安局国保大队将屈贵转回磐石看守所,企图对屈贵加重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六一零”指使恶人,将“九一四”厂的法轮大法弟子辛明绑架。

二零零八年六月,在“六一零”指使下,邪恶之徒陆续绑架了张栋、周凤艳、宋玉珠、金永立、王艳春、刘丽梅、刘敏、周凤霞、刘庆田、丁晓建、丁景文、裴秀兰、彭坤艳、孙凤兰,刘霞,姜凤云、李平、李桂荣、王立军、钱喜爱等多名法轮大法弟子。这些大法弟子均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多。

二零零九年五月,磐石市法院分三次开庭非法审判这些大法弟子。在开庭前,磐石市“六一零”违法操控,不让当事人律师出庭辩护、开庭不通知家属,开庭当日因为迫害好人心虚,如临大敌般在法院门前布置了数不清的警察壮胆, “六一零”成员全体出动指挥,干预操控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的行动。

刘庆田、裴秀兰、彭坤艳三位大法弟子的家属依据起诉书(起诉书上说可以聘请辩护律师)聘请了北京六位正义律师为之辩护。磐石市“六一零”的邪恶之徒怕懂法的律师们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使用了种种见不得人的手段阻挠。首先,协助国保恶人到看守所找到这三名被非法起诉的大法弟子,强迫他们辞退律师;随后胁迫社区的人找这三名大法弟子的家属,欺骗诱逼家属辞退律师(和大法弟子家属说如果不聘请律师会大幅度减刑等谎言);同时胁迫法院的法官给北京司法局发函,让北京司法局对这三名大法弟子聘请的律师施压,不让律师出庭辩护……虽然磐石市“六一零”恶徒们用尽了各种手段,使用了各种花招,但他们没能阻挡住北京正义律师们来磐石为大法弟子辩护。

律师们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来到磐石。在七月十日的庭审中,“六一零”成员丑态百出,坐在旁听席上的六一零头目赵慧林竟然一会儿指手画脚、一会儿暴跳如雷,不断干预庭审。当北京律师指问赵慧林:“你是以什么身份发言?能否亮亮你的身份”时,赵慧林却回答说:“你不要管我是谁。”充份暴露了六一零恶徒藐视法律、明目张胆干预司法公正的丑恶嘴脸。在“六一零”的掌控下,磐石市法官一度想把这三名大法弟子分庭审判,北京律师据理力争,质问:“一个起诉书中的三个当事人为什么要分别开庭呢?如果分别开庭就下三张起诉书!”磐石法院法官理屈词穷,只好打消分庭的企图。磐石法院的法官不是法盲,而是因为自知他们在执法犯法、践踏法律,所以想缩小范围,越少人知道越好,以降低影响。当“六一零”成员及法官的违法行径不断地被北京律师指出后,他们显的非常被动。这时自称是吉林省司法厅的人又直接站出来与律师交涉,(法律规定这些人在法庭上根本就没有发言权)交涉的内容竟然是:让北京律师在法庭上不要用法律来说话!同时,“六一零”头目赵慧林又对北京律师暴跳如雷,公然指责北京律师“你们哪里是在无罪辩护,简直就是为法轮功歌功颂德!”最后,庭审進行不下去了,“六一零”成员和法院法官决定休庭合议。

休庭时“六一零”成员就在现场直接实施对司法的干预。认为律师们太懂法了,如果再这样進行下去,“六一零”和公、检、法、司们的违法犯罪之处都会被律师们戳穿。休庭结束,他们让第一个辩护的律师退庭,律师们为了抗议这一违法行为,集体罢庭抗议。这时自称是吉林省司法厅的那个人又站出来调和,律师们说:“请给我们每一位律师10分钟的辩护时间”,包括第一个辩护的律师,那个自称是吉林省司法厅的人又与“六一零”成员及法官交涉,律师们的要求没得到允许。显然他们知道自己是在违法犯罪,为阻止民众听到律师们的正义之声,索性就违法到底,不仅法轮大法弟子的权利剥夺了,索性连律师的辩护权也给剥夺了。

当北京律师提出:“起诉当事人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法官含糊其辞地说是××解释。北京律师质问:“你说的那个解释里有法轮功字样吗?请拿出来看看。”法官无言以对。律师还提出:“在物品扣押中没有的东西在鉴定书中却出现了这是怎么回事?”法官回答说:“那是公安局弄出来的。”这种种混乱和对法律的有意践踏可见一斑。

仅在一个由“六一零”成员直接掌控的短短庭审过程内(一审“六一零”也不得不允许开庭),“六一零”及公、检、法、司相互勾结就上演了这么多的丑剧,而且还是当着律师们的面,不难想象在背地里他们是如何犯罪的!

据悉,磐石市“六一零”邪恶之徒在毒打大法弟子之后,往大法弟子的伤口上撒盐,由此可见“六一零”们是何等的残忍。

通常,一般案件的当事人在被抓捕后,经过调查,如果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适用法律不当都不会给当事人定罪,更不可以刑讯逼供。对于法轮大法弟子的绑架是既没有事实,也没有证据,更没有适用的法律,完全是非法滥权行为,自始至终都是“六一零”这个非法组织凌驾于法律之上操控公安、检察院、法院、司法局的人员在执法犯法;是在实施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大法弟子采取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自始至终都是对善良百姓的残害和基本人权的践踏。

有句古训:“三尺头上有神灵”,因果报应不论人是否相信,也不管其身份、地位、贫富,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丝毫不差。磐石市“六一零”前任头目李相库因迫害法轮大法弟子已遭恶报。而且全国各地自中共和江氏迫害法轮功以来,已有上百个公安局长、上千个“六一零办公室”人员遭恶报。恶报不是法轮大法弟子所愿意看到的,只希望仍在参与迫害的人都能够警醒!希望那些还在对法轮大法弟子做恶的人不要再走李相库等人的路,正视自己的危险处境,赶快悬崖勒马,摆脱中共的控制,以免给中共当陪葬。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未来,请做出明智的选择。


磐石市邮编: 132300
磐石市明城镇邮编: 132301
磐石市“六一零”头目: 赵慧林
磐石市明城镇派出所所长: 肖辉飞 吴所长
磐石市明城镇派出所恶警: 刘万里
磐石市明城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 王萍

希望知情人士提供磐石市六一零恶徒更多的罪恶事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