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炼”字,遭冤狱数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我叫曲丽华,今年四十四岁,家住黑龙江省海林农场。我因坚持修炼大法,十年来遭到邪党人员的绑架关押、开除工作及非法劳教。现在我被迫流离失所近两年。

我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幸得大法。得法前,我患有多种疾病缠身,尤其心脏病最重,什么活儿都干不了,中医号脉说我的心脏是六、七十岁老人的心脏,其实那时我才三十出头。

一个“炼”字遭绑架、开除

修炼大法后,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有疾病一扫而光,而且身体特别有劲,什么活儿都能干。我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之中,内心充满喜悦和感恩。是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使我获得了新生!

然而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悍然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善良民众的疯狂镇压。为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们去了省政府,结果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被罚款后让单位领回。单位停止我的工作三个月。

二零零零年,牡农管局来人调查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仅因我说“炼”,当天单位就将我扣下不让回家,后派出所将我非法拘留半个多月,并非法抄家。我的身份证也被非法扣押,至今不给。二零零零年六月,单位将我非法开除工职,并不准交养老金。

不写保证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前夕,原单位书记王金万(已退休)、宣传部长于洪奎(已退休)到我家,逼我保证不上北京为法轮功喊冤,我不说话;他们说点一下头也行,我没点头。于是他们向上级汇报,我于当日被派出所绑架、关押,年末被劫持到海林市看守所。

在海林市看守所,教导员赵福平、管教李国宾因为我炼功,给我戴上脚镣子,用“小白龙”(一种专门用于打人的白塑料管子)抽打我。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于二零零一年八月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所。在劳教所,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洗漱、洗澡、洗衣服等都有时间限制,常常加班加点的被奴役,每天都十多个小时。

出狱仅三月又遭绑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我出狱回家,但当地派出所警察继续骚扰我。所长王强(已调离)找我谈话,因我一声不吱,他们不甘心,第二天又来到我家,我就给他们讲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感受,他们作了笔录,但我并没给他们签字。在我回家三个月的一天,警察周雪生(已调离)、户籍员周杰(女)又来到我家骚扰,说我态度不好,回去汇报,随后“六一零”主任张振启(已退休)、警察吴伟(已调离)闯到我家,强行把我绑架到派出所。二零零二年一月,又被送到海林市看守所迫害,无限期关押。

在看守所,我们大法弟子绝食反迫害,恶警、恶人就强行拖我们出去灌食,连踢带打,所长单成强(已被撤职)穿着皮鞋往我脑袋上使劲的踹。当时踹的我眼冒金星。灌食时,武警拿着大棒子站在我们的两侧,我们被强行摁在椅子上,胳膊被强行拧到后面,当时我的胳膊感觉就象要折了。狱医拿着扩口器,捏着我们的鼻子,强行灌浓盐玉米粥,弄的我们满头、满身都是。有的同修被灌的吐血,有的同修被灌的昏死过去。

后期我们身上都长满了疥疮,我的手心、脚心都有,尤其左腿最重,肿的很厉害,睡觉连翻身都翻不了,每天睡觉只能一个姿势,那时候身心都承受很大。

二零零三年初,我在被非法无限期关押一年后,以“取保候审”的形式,被农场派出所接回,并被勒索押金二千元,至今也没还。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农场派出所勾结海林市国保大队,对农场里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绑架,我被迫流离失所。那次绑架先后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参与迫害者有:农场派出所警察吴伟(已调离)、张延辉、杨荣富,海林市国保大队科长宋玉敏(女,已退休)、副科长关景伟(已调离)、恶警金海珠等人。

参与迫害人员的有关信息:
邮编:157126
地址:黑龙江省海林市海林农场派出所
所长:吴翕进 13836328008 办0453-7554521
“六一零”主任单海发 13945323611
原政法委书记卜庆和 13946371699
警察:张延辉13154534603、杨荣富13359698378、户籍员周杰13836324188
派出所:0453-7554501

农场场长办公室:0453-7554388
农场副场长办公室:0453-7554356、0453-7554381
农场副书记办公室:0453-7554352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