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九日】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时时事事都要把修好自己视为根本,理智的证实法,救度众生。因为修好自己就会正念足,就会在各种情况下,各种环境中,清醒、理智、智慧的消除植根于维护自我私利而产生的,担心这个,害怕那个的怕心带来的种种执着,走出为私为我的小圈子,时时刻刻为他人着想,时时刻刻铭记着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尽心竭力的在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的实修中,走向成熟,走正正法修炼之路,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在正一切不正的实修过程中,使邪恶自灭,从而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七月末的一天晚八时许,我正忙着整理《明慧周刊》和《明慧周报》,一阵敲门声传来,我放下书刊前往开门,从大门底下我看到四只穿着胶鞋的脚,便误认为是买猪的人敲错了门(我邻居是养猪大户)。我隔着门信口问道:“你们走错门了吧?”对方答:“没错,就是来你家的。”

我打开大门,只见身着警服的两个陌生人立在门外。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我一点也不惊慌,因为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这种事我已经经多见广了,而每次我都是以一个修炼人的心态,从证实法、护法和救人的责任出发,在设身处地的为对方好的基点上与之沟通,结果使中共恶党委派的帮教我的常人中的同事,监控我的平民百姓,和那些带着转化、抓捕、胁迫我及向我索要大法书籍、音像和各种洪法资料,以及探询搜集本地炼法轮功情况的校、村、镇各级领导和派出所、哨所警察,不但不做迫害好人的事,而且还认同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成为保护我的人。在当地,法轮功去了我的病,救了我的命之事广为流传;我到处洪法,讲真相,劝三退之事也广为流传,然而无论邪恶操控谁妄图迫害我,其结果都是在我的正念正行中,在师尊的呵护加持下,以失败告终。

在风风雨雨中走过的证实法和助师正法的实修之路中,在形形色色的各种干扰魔难的过关中,我实实在在的证实了在法上是最安全的,救度众生邪恶是不敢阻挡的,更谈不上迫害了。慈悲众生,放下生死救人护法,会令所有面对你的人对你肃然起敬,他们会从你的心理神态、言谈举止中感受到、看到你的正,从而相信你说的做的是对的,他们会因为认同你而认同大法,从善如流。我笑着说:“这么晚了,到我家干什么来了?”他俩齐声说:“来走访。”我仍微笑着说:“是来专访我的吗?”其中当官模样的那个人说:“不是,这一趟街我们都走访完了,轮到你家了”。(后来听别人说他俩只走访了我家和家庭教会的另一家)我仍笑着说:“那好,请進吧。”

他俩边往里走边四下打量我家的院落、边夸赞收拾的如何整洁如何好。打开房门顺着走廊前行没几步,他俩同时站在我家西屋门口,探头向屋内张望着。这间屋子是真相资料点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里面有打印真相材料的设备,床上放着刚刚打印完的资料,正面墙上是师尊的大法像,大法轮图和大法年画以及大大小小的大法福字。此时,我心中静如止水。因为从九九年“七·二零”至今,在一次又一次的实修过程中,靠着坚信师尊坚信法,在师尊的加持呵护下,我家所有的大法书籍、音像、师尊的法像、大法轮图等始终堂堂正正的摆放在眼面前,但无论谁都动不了,拿不走。而造访者无一不在我慈悲与威严同在的祥和、坦荡、磊落、推心置腹的洪法、讲真相中,去魔性、增佛性,变为带着恶党的任务来,带着同化大法的喜悦归,每次都使邪恶妄图通过常人破坏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阴谋化为乌有。

跟在他们后边的我,坚信他俩只能看到他们该看到的,他俩不该看到的绝对看不到。于是我朗声对他俩说:“我不住这间屋,我住东间屋,这边请。”他俩转身顺着我的手势向东间屋子走去,嘴里连连夸赞我家收拾的干净、亮堂、温馨。走在后边的我刚想随手把西间屋子的房门关上,转念一想:“不对,他俩看都看过了,我若把门关上那不是无私也有弊了吗?会让他俩疑心的。”于是我仍让门敞开着。

到了东间屋子,我请他俩在沙发上落座后,只见那个身材壮实高大的当官的人,两眼紧紧盯着我家屋子里张贴的大法年画、大法日历、以及印着“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诚念得福报”和仙女、福字的护身符挂坠,以及门上贴着的大法大小福字,神色由高兴瞬间转为严肃,转为越来越严肃,到脸色铁青。从他的神色变化中我悟到:“邪恶要害人!不行,我得救他!”于是我发出这样的一念:“凡是能走進我这个家门的人,无论你在常人中从事什么职业,地位高低,不是被我救度了的,就是等着我救度的有缘人。决不许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操控他俩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而遭淘汰。他俩看到的这一切都是宇宙中最神圣、最美好的,在看的过程中,他们脑中的恶念和魔性一切定会被清除,他俩定会认同法轮大法好,定会得救。”

我微笑着平和的发出这一念后,身材相对瘦小点、手拿登记卡的警员问我道:“你家当家的怎么没在家?”我说:“他每天晚饭后都出去散步。”他点点头,接着便询问了我丈夫的姓名、工作单位、年龄和出生年月日,边问边做记录。而涉及到我时,只问了我在哪个单位工作,退休后干什么,我说:“我退休后只做一些该做的,能做的,让自己和他人都感到美好快乐的事。”听后他俩什么都没说。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话题的推進和转换,我看到那个当官的神色渐渐的由铁青、转为严肃,转为平和、正常,转为面带笑容。那天我在京城工作的儿子回家度假也在场,问明了与我的关系后,他们仨人便闲聊起有关工作、薪水、待遇等话题,气氛溶洽和谐,他仨聊了十来分钟后,那个身材壮实高大当官的人说:“阿姨,真抱歉,不知不觉打扰你们这么长时间,我们也该走了。”我说:“那好。”我把他俩送到大门外对他俩说:“咱们互相都认识了,欢迎你们有时间再来”。他俩异口同声到:“阿姨,谢谢!谢谢!一家高素质的人。”然后便离开了。

送走他俩回到屋里,就刚才走访者只是一番闲聊之事我与儿子做了一番探讨,我儿子说:“妈,现在人们越来越佩服法轮功,打压这么多年,法轮功从来没象某某分子、某某分子、某某暴乱那样制造暴乱、恐怖事件,造成经济损失,危及人身安全,破坏社会稳定。有理性有文化的人都说迫害法轮功是中共最大的失策,最大的丑闻,法轮功是中共搞政治的最大牺牲品,打压法轮功经济损失不算,道德方面的损失比文化大革命有过之而无不及。法轮功之冤,终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有理性、有良知的人都尊重、敬仰真修大法的人”。从儿子的话中,我感到我们大法弟子在十年的被迫害中,坚持不懈的讲真相,救众生,证实法,真的使世人觉悟了,世人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真的刮目相看了。

这件事发生后的第三天早晨发正念时,我从天目中看到蔚蓝的天空中,飘动着一大朵白云,微风象挑起门帘似的掀起祥云的右上角,只见露出两个警察微微含笑的脸庞,再一看,正是那两个来我家走访的人。我好感动啊,他俩得救了!大法是何等的玄奥超常!师尊对众生的慈悲是多么洪大啊!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使我们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受到阻碍呢?

学会用善来解决问题,修出真正的善,使慈悲的能力随着层次的提高而增长。我们这么多的大法弟子,几千万人集结起来的慈悲将是多么大的能量体现啊!当我们越来越显出能力的时候,何忧邪恶不解体!何愁环境不宽松!何愁众生得救难?我深信到那时,将会是普天同庆同赞师尊之恩――创世主之恩,大法之恩,我们与正法同在的大法徒,也定会圆满随师还。

当然,我也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中的人,身上也存在着没有修掉的这样或那样的人心或执着。但我坚信凭着一心返本归真的信念,凭着坚信师父坚信法的金刚不动之心,有师在,有法在,有向内找的法宝在,去除所剩不多的人心或执着只是早晚的事。在这正法最后最后的时刻,让我们紧紧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从自我做起,在勇猛精進的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的同时,还要做好学好法、修好自己和发正念之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