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的得法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大家好!

我是大法小弟子,今年十五岁,每周都参加台北的明慧小弟子班。

二零零四年刚得法,妈妈带着外婆、我和妹妹一起去参加九天班,第二天早上我和妹妹就有点发烧,到了下午就更不得了了,鼻涕、眼屎更是象打开水龙头一样,擦都擦不完,而且耳朵也痛。可是妈妈还是坚持带着我们去上九天班,我就躺在床板上一直小声的哭,外婆很不忍,就要妈妈带我去看医生。妈妈说这不是病,是清理身体,当场问我:“大法小弟子,你能承受吗?”我告诉妈妈等回家时医院都关门了。妈妈说:洗完澡睡一觉,明天就好了。果真隔天晚上外婆看到我恢复正常,吓了一跳,简直太神奇了!

从小,我鼻子就严重过敏、眼睛弱视兼散光、胃口很差,带着一副眼镜瘦瘦弱弱的。妈妈为了我,针灸、推拿什么都学了,小病找妈妈,大病上医院,可是我依旧是个药罐子。自从修炼大法后,不知不觉都好了,眼睛也一直保持1.0的标准度数,自己却全然不知。是妈妈看了师父的国外讲法中提到的“无求而自得”,我才了解到,因我没有去想它,也不去管它,就是学法炼功,就什么都好了。

但是,升上六年级学校视力检查,我的视力又回到修炼前的度数,学校开了复诊单,要妈妈带我到医院進一步检查。妈妈说我电视看太多了、电动打太多了,我还给自己找理由,怪学校的仪器有问题。妈妈告诉我数字是不会骗人的,医生也说三年没来定期检查了,视力退步了!要注意啊!眼睛要用一辈子的。

回家的路上,妈妈告诉我,这是提醒,是因为我没有听师父的话,妈妈说,“你要当个常人,那就把不好的东西都还给你。自己回去想一想,如果还想修炼,自己告诉师父:你要当个听话的弟子,从今以后要精進。相信师父还是会接纳你的。师父最喜欢小弟子了。”

发正念时我看到八个大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很天真的跟妈妈讨论,对啊!老师如果把我排在功课好的同学旁边,我的成绩就進步,要是和功课差一点的同学坐,成绩也会跟着变差。妈妈却告诉我:发正念看到的,一定和修炼有关,是师父在点化。我终于悟到了,原来这一阵子我没有精進实修,变成常人了。

虽然知道玩线上游戏不好,但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明知故犯,其实清晨妈妈去公园炼功,我也起床了,但我不炼功又开始玩电脑的游戏。

有一阵子我咳嗽,一天比一天严重,而且每天都疲惫不堪,妈妈就觉的奇怪,这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星期天在明慧学校学法时,我一直犯困,妈妈好意提醒我,站着念,而我还顶嘴,妈妈很生气的收拾包包就往外走,同修拉着她,要她静下心来交流。气头上的妈妈只说了一句,不想修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后面补上几句骂我的话,真的头也不回的走了。说也奇怪,被骂完后,我咳嗽的症状很快就消失了。

但是悟性不好的我,这阵子更是变本加厉,枕头边放了两个闹钟,时间调在妈妈出门之后,还是做着同样的事情。有一次从跑步机上跌下来,手臂受伤了,手指也肿了。妈妈觉的很奇怪,又怎么了?谜底揭晓前一天,妈妈做了一个梦,却悟不出是怎么一回事,原来是我又做坏事了。妈妈告诉我电脑是用来讲真相的,更何况影象也是物质存在,走在神路上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怎么能和地狱里的妖魔鬼怪玩在一起。既然睡不着,早上就一起去炼功点炼功,妹妹也一起去,我想说不的机会都没了,因为妈妈说炼功是最好的休息。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的第一段,“可是在无望的寂寞中默默的修,看不到希望,那是最难的。”又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对我来说真是当头棒喝啊!我希望藉由这个机会说出来,彻底解体这个不好的因素,其实我知道向内找才是最根本的。

刚得法时妈妈发正念,我和妹妹在一旁玩被单,很吵!每次妈妈发完正念,我和妹妹就会被训一顿,有一次因为被单一直打到妈妈,妈妈的忍没做到,正念发了一半就起身“扁”我们。后来妈妈要求我们,听到电脑里发正念的提醒音乐,一个摆垫子,一个负责收垫子。啊!来真的了!我们也只好照办了!几年下来这也已经成了生活中的一部份了。而且我常觉的第三个五分钟特别快,妈妈说那是我入静了。可是有一次中午发正念时间,因为我弹琴声音太大了,错过了发正念的时间。晚上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三个人同时发正念,居然第三个五分钟坐了很久都没听到发完正念的声音,我脚都麻了,起身看看电脑,竟然超过十几分钟,我很不高兴地说了一声“很烦”,妈妈笑我悟性不好,星期一到星期五只有晚上九点发正念,好不容易放假可以多发发正念,救你世界里的众生,应该感谢师父才是,烦什么烦啊!

上了国中,科目变多了,学校的活动也多了。校庆前全班都忙着大队接力,我竟然是班上跑得最快的,他们都很崇拜我,厉害吧!妈妈说:“无病一身轻”,这么简单的道理,谁都知道,是师父的慈悲,你想修炼,所以病根都给你刨掉了。妈妈提醒我“欢喜心也是执着心”,我说知道啦!这下子更不得了了!班上女同学连小字条都递上了。妈妈又一次的告诉我,学生就是学生,你还小,谈恋爱你就没法修炼了。妈妈要我自己妥善处理好,到了学校,找到机会,我就告诉她,我们只是同学,后来事情就解决了。我体悟到修炼是要步步为营,很多事情都要细细思考,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是在考验我们修的扎不扎实。

谈一谈香港游行。几年前妈妈就想带我们参加,可总是有事无法成行。今年我们和同修阿姨两家人提前一天出发,两家人的组合都是还没修炼的爸爸和修炼的妈妈加上一对兄妹,六个修炼人陪着两位未修炼的人“自由行”。一下飞机背着行李整整玩了一天,参观了很多地方,玩到累趴了,一到饭店洗完澡就熄灯就寝了。第二天我们到达长沙公园先是发正念,一次又一次,记者会时,同修发现优昙婆罗花,我们拿着相机猛拍,真是觉的不虚此行。

游行开始了,两家的爸爸共同拿着一面横幅,走在游行队伍里,我们很清楚的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给这两位有缘人走入大法的机会,起先爸爸有点不好意思的戴上墨镜,说是怕被人认出来,我告诉他,这里是香港,谁认识你啊!后来他也很愉快的走完了全程,虽然天气非常热,他却一口水都没喝也没喊累。

以上是我的一点心得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九年台湾北区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