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尽快成熟达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日】就在本地同修为安全与怕心这个话题陷入法理不清、思维混乱且已受到严重损失的当口,明慧网于八月八日刊载了同修交流切磋的《安全与怕心》一文。我以为该文将安全与怕心这个问题分析的非常透彻,且提醒的非常及时!建议《明慧周刊》予以转载。这对于那些没有条件上明慧网但尚有机会看到《明慧周刊》的同修,或许是一个学习提高的机缘和渠道。受该文启发,鉴于本地正法修炼整体状况堪忧的情况,我想就学习师尊的最新经文评语《清理》中关于成熟的法理,谈一点粗浅的认识,与同修切磋。认识有误或有偏颇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师尊在评语中语重心长的告诫我们:“等你们都成熟起来了,下一步就开始。”(《清理》)如何才能按照师尊的盼望“都成熟起来”呢?我想就本地正法修炼中出现的两种群体来谈一谈这个问题。

第一种群体是那些素质比较好、但修炼精進成度不同的同修。这部份同修有的承担了资料点的工作;有的在常人中有放不下的事业如名利还在使劲奔;有的虽然好象担负着协调人的责任,但对本地集体学法小组和面对的大法工作却采取“撒手放羊”的做法,不管不问,任其自生自灭。甚至对安全隐患也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以至同一城区的同修被恶警绑架二十余天了还不知信息。总之这些人既不能经常参加集体学法,又不直接面对世人讲真相、劝三退、发资料证实法。

另一种群体是经常参加集体学法、直接走入社会面对常人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的同修。这部份同修说百分之百是绝对了,但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属于年纪大、文化偏低、上不了明慧网的。这就形成了本地正法修炼中的一个奇特现象:人中素质比较好的在家里出不来;出来的大都是些年纪大的老爷子、婆婆、奶奶。

平时这两种同修基本上是不接触或接触很少。所谓交流切磋、共同提高完全成了空谈。以至后一种同修常常在正法修炼中出现法理不清晰、头脑不清醒、证实法的事做不好的不正确状况。比如有的老学员甚至认为在真相币上、真相资料上印上“天灭中共”是搞政治,容易招致世人抵触而影响劝退;有的对中共邪党头目罗干下台几年的事情完全不知,还把几年前积存下来的针对罗干讲真相的资料拿出来做。有的简单、片面、机械的理解师尊关于向内找的法理,甚至把向内找当作挡箭牌,把自己一些不好的人心、执著保护起来不让人碰。认为遇上问题不吭气,你不说我我不说你,把话搁在心里憋着这就是向内找;有的在安全问题上不修口、不注意、莽莽撞撞。谁提安全问题就板着脸不爱听,就背后议论谁有怕心。只习惯出了问题时往外地躲,不习惯平时细心、留神。造成一次又一次的惨痛教训而唤不醒。在安全问题上总是反复走极端,年年如此,次次如此。

造成上述两个群体脱节的修炼状况,我以为有下面几种原因:一种是负责资料的同修出于安全上的考虑,“潜”下去后不露面、不透气了。一心只做资料,不留意也不愿管整体面上同修的事。第二种是在常人中有事业的同修,放不下名利之心和成就感,无法分心帮助整体面上同修的修炼。这两种原因说到底,还是执著自我、明哲保身的一种私心:只顾自己修炼圆满,只顾自己的所谓安全,而忘了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

安全固然要注意,但可以用间接渠道、间接方法交流、切磋、沟通、提醒呀。关键是看你有没有那颗心。所以我认为造成上述两类同修脱节的现象,主要责任在于前一部份同修和第二部份学员过于缺乏交流。当然,后一部份同修,即年纪较大、文化较低、上不了明慧网的同修学法不入心、不虚心也是造成两类同修脱节的一个重要原因。这部份同修往往把得法比较早当作修炼的资本,把干事比较多当作圆满的保证,而忽视、轻视修心性。比如有的学员得法十几年了,但人心还强烈的不得了,遇到困难和矛盾表现出的是完全不懂如何修炼、什么是修炼。

这种满足现状、不思精進的现象,给本地正法修炼、救度众生带来了一定的负面的效果:一是做资料的与发资料的脱节。资料点上的同修由于不是直接面对常人、面对社会做证实法的工作,缺乏面对面的那种直接感受和经验,又不注意通过间接渠道征求点上同修的反馈意见,故而在真相资料的选择、制作上常常凭主观臆断、想当然。而点上发资料的同修往往不动脑子、不考虑问题,你做出什么、传来什么、我就散发什么。甚至内外不分,把内部学员的修炼资料当作真相资料向常人大面积散发,造成浪费。说轻点是文不对题。就重点是不负责任。还有的学员不知邪党头目罗干已经下台几年了、周永康已经上台几年了的事情,把过去积压下来的已经过期的真相资料拿出来往外做。

而与此相反的一种现象则是有的同修,根本不考虑一些真相资料的时效性,习惯于把刚做出来的新资料当作“私产”积蓄一部份,说是要保证自己往后做有用的。非要积压个一年半载过了期才拿出来做出去。二是在学员内部有论资排辈、亲疏远近的小圈子现象,容不得、听不進后得法学员的不同意见。认为得法早就是资本,得法早就等于精進,不能被人说。而得法较晚的学员最好唯唯诺诺、亦步亦趋的跟在老学员后面不说话、少说话。谁要是忽视或“冒犯”了这个潜规则,谈了自己对做三件事的看法,或针对安全隐患提了意见,就会招来误解、怀疑甚至抵触、排斥。三是谁要是主动多干了一点有利于大法有利于整体的事,非但得不到理解、认可、鼓励、帮助,反而还会受到嘲讽、怀疑:是不是想当协调人?要不何必到处跑呢?完全用了常人的名利之心来思维。人为的间隔了同修,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干了旧势力邪恶因素想干的事情。非要明慧网刊载了,师父的新经文出来了棒喝了,才信服,无话说。但这个时候往往损失已经造成。而且,不是明慧网刊载了、师尊讲了的就一定能得到改正。在这里学和做还有一个脱节现象。

有些学员(包括我)总在心中固守着一些人的东西不愿被触及、不愿放弃。还有一个问题,许多学员对师尊讲的法不管理解的如何,但在表面上的信服和尊崇是没得说的。可对明慧网刊载出来的交流切磋文章,却不注意学习,比学比修。就是学了、听了、看了,也很少往心里去。

其实许多比较精進、比较成熟、做得比较好的学员,他们除了法学的比较好、肯吃苦之外,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得益于明慧。而一些不大精進、或者跌跟头的学员之所以吃亏,也有一个共同的显著特征——即不善于从明慧吸取营养,轻视或漠视明慧潜移默化的熏陶作用。更有一些做资料的同修由于有怕心或者忙忙碌碌,不能坚持经常上明慧,只满足于下载、打印周刊,导致自己的境界和视野受限,做出的真相资料一般化(具体表象就不罗列了)。而一个地方做出来的真相资料的水平往往反映出该地方正法修炼的整体水平,反映出该地方大法弟子除邪灭乱、救度众生的整体力量和力度。因为真相资料是利器,蕴含有大法的内涵。而不同的真相资料具有不同的内涵。如果我们做真相资料的同修能更精進一些,把真相资料做的更好一些,那么这些真相资料所具有的法的内涵就会更强一些,救度众生的力度就会更大一些。

通过学习师尊的新经文,理解师尊关于成熟的法理,写下了这点杂七杂八的感受,既是为了提醒同修,更是为了鞭策自己。我祈望我和同修们都能走好最后的路,圆满随师还。由于没有机缘与本地同修沟通、交流,所以我将此文投给明慧。不管能否刊出,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有一种已经坦然放下的轻松。即便将来面临法正人间时的大审判,我可以无愧地说:我已经尽了自己的责任,做了自己应该做的、能做的事。

诚请同修切磋帮助,慈悲指出不足。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