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山东省女子监狱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山东省女子监狱自二零零四年二月为了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专门成立了“集训队”,在各牢房都加设了监控器,配备了专门的恶警及服刑人员值岗,利用那些助纣为虐的邪悟者,对大法弟子进行严酷迫害。

集训队是邪恶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那里比较封闭,连接着禁闭室和医院,而且还专门设立了所谓的“学习室”,就是专设一间小黑屋,门窗都用很厚的黑布遮盖,恶徒经常将大法弟子关在里面大打出手,利用各种流氓、邪恶的手段迫害。

一、参与迫害的恶徒

女监自上至下形成一套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机构与人员,以恶警头子李书英(副监狱长)、黄健(监狱长助理,原狱政科长,音)、狱政科付蓉、集训队以薛彦勤为首,并且经常下达邪恶的指示,胡说什么“你们来到这里就是强制,没有别的,一直打到转化为止”等等。

恶警们不让大法弟子之间接触、交谈,指定两个劳教犯监视每个大法弟子。目前恶警为了达到目的,极尽收买、连坐等邪恶手段,狱政科每月或每隔一个月就奖分给那些被指定“监管”的劳改犯,每次奖分幅度都很大,教唆犯人加重对大法弟子的监视、干扰,还有的经常去胡编滥造打小报告,以骗取奖励。

恶警医丁炜,长期迫害大法弟子,给恶警当帮凶,天天紧盯着大法弟子,经常去打小报告、翻看大法弟子的东西,并且几次导致杨姐的经文被搜走,阻挠她炼功,

恶警徐玉美、孙晓莉等指使着那些邪悟的和值岗的犯人迫害大法弟子。几年来,邪悟者乔瑞梅、邱秀欣、闵惠荣、何福香、王晓然、段红丽、宋其爱、刘洪英、王洪花、王松梅、张明、陈令、杜书凤、王淑兰、李云(青岛人)、徐永卿等个个是打手,经常是十几人一起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打累了再找其他人打,谁不打就说是假转化,就开始进行迫害。

而那里值岗的常人个个很邪恶,朱惠芬是值岗的头子,在那里干了好多年,刑期不短,恶警经常授命她监视、迫害大法弟子。另外还有丁梅梅、贾慧、刘新颖、姚婧婧、王海云,她们个个邪恶,也经常动手。恶徒们在恶警教唆、纵容下,动用一切邪恶、流氓、下三滥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罚站(而且经常在阳台上成天成夜的站、冬天敞着窗户冻、不让穿鞋站、站姿不好就挨打等等)、不让睡觉,上厕所要向她们报告,而入厕前逼说污蔑大法的话,否则就不让去,将破纸、烂报纸写上辱骂、污蔑大法的话后贴到大法弟子身上;对大法弟子殴打、关到小黑屋里打骂、折磨、关禁闭、野蛮灌食、灌盐水,甚至动用流氓手段,用手掐大法弟子的乳头、用鞋刷子刷小便处,总之从肉体上极尽迫害之能事。

二、被迫害案例

姚桂花,淄博人,2007年12月声明“转化”作废,恶徒们在恶警暗示下,对她拳打脚踢,其牢房的牢头也领人对她大打出手,后她被关到“学习室”折磨,几天后,恶徒乔瑞梅领着人去“观看”,还用脏布堵她的嘴,姚桂花从“学习室”出来时,被折磨的不能走路。

刘清梅,潍坊人,2008年5月一进监狱就被拉到医院,从医院出来后,恶徒邱秀欣就领人迫害她,十几个人一起打她,一起按着她逼写“转化书”等,她不从,就继续打,后来刘清梅被迫害的有点不清醒,腿不能走路,趴着走,见到其他大法弟子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给我上网声明”。

李桂兰,龙口人,在“集训队”被关了好几年,一直很坚定。恶徒们就一直严重迫害她。2008年5月23日,恶徒邱秀欣等因逼李桂兰“转化”未果,又开始殴打她,其中值岗的朱惠芬拿鞋打李桂兰的脸,王晓然将笤帚都打断了,后来十几个人摁住李桂兰的手,在提前逼迫别人写的“转化书”上摁手犯,然后声称她自愿“转化”。

毕建红,烟台人,其母亲王延琴和她一样受迫害,后被转到六监舍(老弱病残区)。恶徒们对毕建红一直拳打脚踢,不让睡觉,冬天逼站到阳台上,敞着窗户罚站挨冻。后毕建红绝食抗议,恶徒们就对她野蛮灌盐水,强迫她转化,她声明“转化”作废后,恶徒们就又开始打她、折磨她,打得她眼睛看东西模糊,腿不能走路,而且被关禁闭,毕建红绝食很长时间,一直在遭受迫害。

林剑平,一直坚定大法,被拳打脚踢,不让睡觉,几年来遭受的折磨、迫害很严重,去年被转到九监区。

陈玉花,60岁左右,恶警刘洪英等对她大打出手,连续七天不让她睡觉,她后来被迫害致腰椎骨折。

王凤兰脸被打成了紫色。

宋云,青岛人,恶徒们不让她睡觉、罚站,不让入厕,来例假也不让入厕换卫生巾,血水泡了一身,天天被逼在阳台上罚站,站姿不好都得挨打。恶警邱秀欣等逼她“转化”,不从就打她,值岗的姚婧婧(东北人,邪恶)用两手掐住她的乳头很长时间,宋云喊“法轮大法好”,十几个恶徒一齐上前对她拳打脚踢,其中恶徒朱惠芬揪住宋云的头用力往地上磕,不让宋云穿鞋,逼她光着脚在阳台上站着,稍微站得不好就打。2008年9月宋云被转到七监区,不久例假淌血不止,脸色蜡黄,恶警说她是子宫肌瘤,要给她切掉子宫,宋云不同意,并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恶警就将她关入禁闭室三天。宋云被迫害得身体经常不适,不出工,七监区教导员邓济霞就找来几个劳改犯将她抬下楼到车间,宋云经常被磕碰的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有时摔得无法走路,到车间后宋云因盘腿坐下,邓又指使恶徒们将她拖到厕所里,而且特别派了两名邪恶的劳改犯常丽、李春芝看她,她俩对她又打又骂,在很多事上都限制她,年初宋云晚上起来炼静功,邓某就让其牢房里的牢头高太荣、刘阳轮流看住她,不让她睡觉,白天照样逼她到车间出工。

2009年5月听一些到医院看病的劳改犯说看见她们将一大法弟子从医院拖往禁闭室,很年轻的样子,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小短裤,上身完全裸露,口里一直在喊“法轮大法好”,在场的目击者很多都说“太可怜了”,至今没有探听到具体情况。

孙隆梅,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被迫害的心脏很不好,已很久没去车间了。

另外,被关在四区的初忠美、被关在七区的瞿晓彤、被关在八区的于雅丽等许多都出现身体严重不适,在集训队被残酷迫害的众多同修更是身体遭受了严重的摧残。


监狱长兼书记 赵来春(男)
政委 韦某(女)
副狱长 李书英(女,临沂人)
副狱长助理 黄某(好象叫黄健,女)
狱政科 付蓉(每次“奖励”邪恶,都是她开单子)
集训队负责人 薛彦勤(女)
出入监负责人 邹妍(女)
一监区区长 赵红艳(女)
三监区区长 王静(女)
四监区区长 杨崇琛(女)
七监区区长 徐辉(很怕说恶报,特别不让提她女儿),教导员邓济霞,普通民警亓爱华(分管值班组,经常指使她们迫害大法弟子)
九监区区长 金闵华
驻狱检察室主任 王选丽(电话可能是0533-88029060)
监狱医院院长 秦春梅 副院长 陈某

恶警医丁炜

恶人李萍,目前此人仍出卖良心替邪恶卖命
家庭家人电话:
父母家:0531-87924453
大妹妹李丽(在武汉是空军驾驶员)027-83643762
小妹妹李青0531-86327127
丈夫徐长代13989139188
儿子徐晨1350641325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0/206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