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判刑六年 张德明累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高碑店邪党法院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非法判法轮功学员张德明六年徒刑,并于七月十五日将张德明劫持到冀东监狱非法关押。自从一九九九年以来,张德明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洗脑迫害。

张德明,河北高碑店市白沟镇小营村人。一九九九年后,曾先后被邪党人员非法关押在白沟镇高桥派出所、高碑店市靶场洗脑班、冀中监狱、高碑店看守所等。

多次遭绑架、抄家、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张德明被白沟镇高桥派出所孟凡良从定兴高速路口劫回后,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四十三天。从此,所有恶警们认为的“敏感日”,不论白天黑夜,恶警孟凡良必带打手上门骚扰,有时深更半夜敲门,不起床开门就砸个没完,搞得小营村民不安生。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前夕,张德明被高桥派出所所长孟凡良叫去,与十来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禁几天,剥夺言论、吃饭和上厕所的自由。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张德明被白沟北片高桥派出所所长孟凡良带打手小徐子、谷拥涛等非法抄了家。因当时张德明不在家,恶警就把张德明儿子张文清、女儿张文娟绑架到白沟分局。白沟分局局长张景瑛曾恐吓、威逼张德明的女儿:你敢不说实话,就把你扒光扔进男牢去。后家人被恶警敲诈了三千元钱。

恶警抄家时,将张德明的大小衣柜、写字台抽屉全部被撬开,抄走:电视机一台、“东芝”进口原装录放像机一部、师父在济南讲法录像带一套、师父法像(带镜框)一幅、大法书籍十几本和相关资料若干。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中午,高桥派出所副所长王志勇带分局的恶警以谎言欺骗,把张德明绑架到白沟公安分局。张德明被绑架到市看守所一个多月后,高桥派出所孟凡良指使谷拥涛到张德明家,以谎言逼迫,让张德明女儿在他们后补的“逮捕证”上签了字,说不签字就不让见人。

十一月三十日下午两点左右,张德明等五、六个法轮功学员被劫上警车,拉到高桥派出所院里,那已经有几个被抓去的学员,恶警孟凡良挨个威胁他们诬蔑大法,不然就一块劫走。包括张德明在内的法轮功学员在车内听着,心在流泪。然后,孟凡良将张德明等五、六个法轮功学员拉到高碑店市靶场洗脑班。

洗脑班遭残暴毒打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十日下午四点,张德明被带到审讯室,见到墙上挂满的各种刑具,两个阴沉着脸的恶警手握警棍正等着他,高个的是“六一零”恶警施佳培,稍矮的平头是方官派出所副所长李建国。恶警施佳培狰狞的说:“你们法轮功不是讲消业吗?我今天就给你消消业!”恶警话没说完,猛然间抬手几个嘴巴抽在张德明脸上,血立时从张德明嘴角流出。然后,两恶警挥着胶棒向张德明雨点般抽打过来,胶棒猛抽、骨肉分离的折磨使他痛不欲生。十多分钟的殴打(大约打四十胶棒),张德明几乎晕死。

后来是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把张德明拖到他被非法关押的牢房。当时,张德明全身都不能动了,肩、背、大小腿和臀部都淤血、肿起,成青紫色。之后的一星期内,张德明就象做梦或得了大病处于昏迷状态,头脑一片空白,没有任何记忆,大脑失去了思考问题的功能,怎么也想不起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小便失禁,大约25天以后(已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大便才勉强能蹲。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张德明遭残暴毒打的第二天,恶警赵克军、施佳培等强迫法轮功学员跑步,不论多大年岁必须跟上跑步,掉了队就拳打脚踢。张德明跑不了,恶警就逼他扶着杨树挪。每天不停的跑步、队列训练,大冬天身上的衣服汗湿的没干过,每餐只给一个一两重的馒头,每天还必须交二十元饭费,吃饭和上厕所都是排队去,不准说话,有时强迫五分钟吃完。

在靶场办洗脑班,这些恶警对这些善良好人使尽了整人的毒招,所有经靶场办班的大法学员,无不受尽折磨。

十二月二十日,靶场洗脑班恶警见张德明对法轮功的坚信不可改变,就把他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关入看守所。在看守所这个人间地狱整整八个月,吃尽了苦。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日,张德明因不放弃信仰,被看守所指导员李海东非法押到满城冀中监狱。中午一点,冀中两个狱警把他装进一辆黑轿车、两手铐在车椅座下,一气跑到唐山丰南,把他送入冀东监狱第四支队二中队,张德明在狱中遭到洗脑迫害。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日,张德明出狱的时候,恶警梁伯双骗张德明说,你们本地非要亲自来接你。其实是监狱恶警为了捞那笔钱耍阴谋,他们命令当地政府公安部门去接,八百元的租车欠款记在张德明名下。

被迫流离失所 亲人遭监控

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张德明被本地高桥派出所王士勇等恶警骚扰,恶警抢劫了《转法轮》175本、《九评》六百多本、松花江面包车一部、机动三轮一部、人力三轮一辆、捷安特新自行车一辆、笔记本电脑一台、现金近万元等。

后张德明走脱。恶警所长王士勇扬言:逮住张德明要打断他的腿。出于无奈,张德明从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一直流离失所。张德明和儿女的手机、亲友的电话、张德明几所宅院都被恶警派人监控。

二零零七年八月五日清晨三时,人们都在熟睡中。有三条黑影鬼鬼祟祟地来到白沟镇小营村南街张德明家小院门前,没多大功夫,他们把门撬开了,几个黑影蹑手蹑脚地潜进院,深夜窗外的撬门声把屋里张德明的妻子惊醒,穿好衣服拉开灯走出外屋时,那几个“鬼影”正打着手电已在屋内外到处乱翻呢!“黑灯半夜,你们开门撬锁,你们是干什么的?” 张德明的妻子惊恐而气愤的嚷道:“快来人啊,有贼啦!”其中一个压低声音说:“嘘,别出声,我们是高桥派出所的,看看张德明在不在家。”原来这是高桥派出所所长王士勇秘密派去的副所长和几个打手,他们用一把长刀把院门撬开进的院,想来个“突然袭击”,抓住张德明,好升官领赏,同时顺手偷抢点东西。

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高桥派出所所长王世勇又到张德明家骚扰,又把张德明家翻了个底朝天,抄走家中打印机、卫星接收天线、接收盒,连做书包印花用的工具都被洗劫一空。并扬言张德明回来如何如何。

被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张德明在租住的屋内被恶警绑架,恶警对其住所如土匪般疯狂肆掠,抢走了大量私人财产,包括动力三轮摩托一辆、自行车一辆、现金六百元、电脑一台、刻录机一台、U盘、MP3、手机、无线上网卡、电视一台,并勒索房东三千六百元等。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高碑店法院对张德明非法开庭。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高碑店法院非法判张德明六年。张德明上诉。张德明家属聘请的律师,三月三日将上诉状递交了高碑店法院。

三月十八日,家属聘请的李和平、王雅军律师为张德明无罪辩护。自知理亏的保定中级法院为了隐藏他们的罪恶,不顾张德明及其律师的强烈要求,随意践踏法律,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不开庭就非法对张德明维持原判。

保定法院不顾事实真相,听凭中共“六一零”的指使,对一审明显无理、不公的判决视而不见(在没有人证、物证的情况下,凭两天三夜不让睡觉,不给饭吃,在迷糊状态下做的七次笔录,而每次都不一样,就非法判刑六年),依然维持原判,当律师说你们怎么不讲理啊,保定市法院人员竟恬不知耻的说:我们本来就不讲理!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张德明被劫持到冀东监狱一支队关押。据说七月一日恶警送过一次,因张德明的头被撞破了,监狱不收,又被拉回来输液,七月十五日张德明是带着头盔被送去的。

在这里正告保定、高碑店法院所有人员: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追查国际」正式发出公告收集中共法庭系统迫害法轮功的罪证。所有参与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的,都将被追究个人责任,其中主审法官,包括审判长、审判员、代理审判员和公诉人将被认定为第一责任人。同级党委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参与讨论案例的审判委员会成员将根据介入案情的情况分别承担个人责任。你们的所作所为必将面对历史的拷问和审判。为了你们自己的未来,请慎重考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