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传书老人被重庆女子监狱迫害致死情况 【明慧网】

郭传书老人被重庆女子监狱迫害致死情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江津区退休工人郭传书,于2008年11月底被劫持入重庆女子监狱,2009年8月9日被迫害致死。这位62岁的妇女,前后六次被中共当局人员劫持迫害,其中两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非法判刑,第一次在重庆女子监狱时被迫害瘫痪。

狱方称:郭传书8月9日上午起床后,身体正常,中午12:15吃饭,吃了药,13:35开始呕吐,13:42分送入监区医院,14:30九院的人到监区医院抢救,14:55分死亡。从呕吐到死亡共80分钟。

事发后,监狱15:36分电话通知郭的亲属,亲属火速赶到女监已下午6点过,匆匆见过遗体后,郭即被转到重庆白石驿殡仪馆。当天接待亲属的是监狱的罗警官、张科长、王主任三人。

监狱和郭传书在西藏工作的女儿电话联系得知其女儿8月13日才能赶到,当即告知郭的亲属8月13日遗体必须火化。

8月13日,随去亲属有10多人,监狱只准5人作代表进行座谈,遭到亲属拒绝,狱方不得已延期。8月16日,亲属又前去座谈,遗体当天火化。狱方称:郭传书在2006年患脑梗塞,2008年11月送入女子监狱时检查患有脑瘫、高血压。

亲属质疑:

1、8月9日亲属见遗体时发现右颈部有一块皮肤颜色和其它皮肤颜色不一样,呈微青色。且背部周围皮肤也同样呈青色。作何解释?狱方回答说是尸斑。

2、从13:35开始呕吐到14:55分,为何不通知家人?监狱长承认未及时通知家人有失误。

3、对于狱方称郭患有严重“疾病”,为什么不拒绝收监?狱方回答说上面叫送来的就得收。

4、亲属问狱方郭是因何病而死?狱方答是猝死。当亲属问及监狱是否对死者强制劳动、精神和肉体上采取极端手段时,监狱人员矢口否认。郭的女儿在2009年4月29日去探视过她的母亲,当时感觉老人精神、情绪尚好,人好好的,怎么会猝死呢?

郭传书家住重庆市江津区白沙镇,是白沙轮驳站的退休工人。郭传书修炼法轮功,深知法轮功好。九九年她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拘留,于二零零零年夏天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九月她因病保外回家,二零零二年三月又被强行绑架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二年五月被江津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江津区看守所期间,恶警强制这位六十二岁的老年妇女蹲马步、戴背铐。恶警所长冯浩亮还给她戴几十斤重的死刑犯脚镣,炎热的夏天几十天不让洗澡;又不让睡觉,打耳光等等。

郭传书老人被劫持到重庆女子监狱,被迫害瘫痪,在二零零四年夏天再次保外就医出狱。

郭传书老人二零零六年再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大年三十又保外回家。老人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在白沙镇派出所给有关人员讲真相时,被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江津拘留所非法关押。

2008年5月24日,郭传书到江津区德感镇讲法轮功真相,被江津区国保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到江津琅山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4年;2008年11月14日底转入重庆女子监狱六监区关押迫害。2009年8月9日中午两点多钟在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有关人员:
罗警官:手机13983455182
张科长:手机13500351928
王主任:电话023-65770211
李晓(监区长):警号—5021086
吴大茂(监狱长):警号—5021001
朱德华(副监狱长):警号—5021009
张丽(医院院长):警号—5021014
张勇(狱政科科长)
教育科长:警号—5021016 警号—5021044
王晴:重庆市检察院第五分院检察长
陈红卫:重庆市检察院第五分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1/206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