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彭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导)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罗汉乡的大法弟子彭光荣,因受中共的迫害,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含冤去世,享年六十一岁。

彭光荣是一名铁路局退休工人,在一次工伤事故中给头部和双手留下了严重的残疾,十多年来老彭的全身都处在一种无名的痛感之中,头部一直昏沉沉,双手都不能用力,生活不能自理。常听他回忆说:“我在没炼法轮功之前的日子里,那真是生不如死。”彭光荣自从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以来,搅扰他多年的病痛完全消失了,他残废了十多年的双手全都听使唤了,老彭的生活能自理了,还能干家务活呢。彭光荣按照李洪志老师的“真善忍”修心做好人,以往粗暴的脾气变平和了,一些不好的生活习惯全改掉了,看他的身体完全健康了,他完全成了好人。

但是,从九九年的七二零开始,中共所有的宣传喉舌、整个国家机器一下全用来打压法轮功了,全部说法轮功的坏话。老彭看到一同炼功的功友,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却天天都有被非法抓捕的。对这迫害法轮功、绑架大法弟子的事,当时老彭硬是搞不懂这政府是咋搞的,它为啥子跟“真善忍”过不去,为啥子专门抓这些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大法弟子?他觉得他要找地方讲道理。

在九九年年底,老彭、老赵(二零零二年因被迫害含冤去世)等三位五、六十岁的老人,他们背着被子,走在乐山深夜的街头,迎着大渡河正在袭来的寒风,他们走在离市政府不远的街上,突然被巡逻的警察拦住他们的去路,并盘问他们去干什么。只听老彭对这些警察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接着三人都齐声说:“我们要向政府说说法轮功的事,法轮大法好!法轮功是被冤枉的。”警察说:“那就上车吧”。那三个老人还以为遇到了好人,哪知几分钟后,这辆警车却把他们送到了“乐山市市中区戒毒所”,且车上的警察全都变了脸,这些警察边骂边将他们赶下车,将这三位老人拖进了戒毒所。

老彭他们进戒毒所后大吃一惊:这里关满了乐山被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而且什么“610”、公、检、法的人员一波接一波的窜进戒毒所,整天整天逼这些大法弟子说法轮功的坏话,让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逼他们写不炼功的“三书”。

老彭他们全是老实人,一辈子没干过那种忘恩负义的缺德事。而且谁都晓得,仅苏稽镇罗汉乡几年间就有上千人参与炼功。老彭也晓得很多体弱多病的人通过修炼有好的心性和好的身体,甚至还有几个本来家里已经准备办后事的人因有幸修炼延续了生命的功友,所以老彭逢人便讲自己的修炼体会,炼功的好处。

在戒毒所里的韩姓所长天天用竹鞭抽打大法弟子,打累了,打不动了,他就叫戒毒所里那只又黑又大的狼狗去咬大法弟子。平时这条狗很听他的使唤,可叫他咬大法弟子时,不但没咬大法弟子,而且还离大法弟子远远的。这个所长每次都想不明白,气得骂这条狗“笨蛋”。

其实老彭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三年这四年间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曾先后被中共邪党人员三次绑架至看守所和戒毒所。在后两次的关押中被迫害的更严重了。为了加剧迫害法轮功,江泽民要求“从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和“打死算自杀”,老彭他们被迫做奴工,每天择选让人闻着就想吐的臭猪毛,而且还被警察用狼牙棒打,用电棍电他,给他戴脚镣手铐,唆使其他罪犯对老彭施以酷刑:什么“穿心链”(对准人的胸腔挥舞拳头猛烈的击打),什么“背母鸡”(在人的脊梁骨上用手肘猛力击打)等。

二零零三年老彭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衰弱,被放回家后卧床不起,浑身伤痕累累、全身浮肿,吃饭喝水都很困难。可就是这样,水口派出所、罗汉乡政府还三天两头带人到老彭家骚扰他,威胁他的家人,还克扣他的退休金。

老彭已经含冤去世六年了。今天在中国大陆象老彭这样的事在天天发生着,而且还有比老彭遭受的迫害更严重的事。希望善良的人们都能认清这场迫害,共同抵制这场迫害!

古人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难怪贵州藏字石惊现“中国共产党亡”,这可不,自从《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五年来,五千七百多万华夏儿女自愿退出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希望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