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法弟子张德萍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导)四川广汉大法弟子张德萍在奥运前的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被绑架,两个月后被非法劳教,期间遭恶警各种手段的残酷折磨。张德萍抵制迫害,一年后走出劳教所。

张德萍,女,四十岁,家住四川广汉市三水镇常乐村七组,原广汉市渝汉钢管厂职工。十年来,张德萍及她的娘家人,经常遭三水镇政府、三水派出所的人员骚扰,这些人一来就是几辆汽车、十几个人,气势汹汹。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八时许,张德萍正在库房上班,三水镇派出所恶警刘光健、刘光勇、卿三江、廖先勇、黄勇等,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的情况下,二话不说就抄张办公室里的东西,还威胁厂长说:“你们的胆子真大,还敢用炼法轮功的人,你这厂还想不想开了?”然后又去抄了张德萍的家,把她的大法书籍全抄走了,把她绑架到三水派出所毒打。张德萍的牙齿被打出血,恶警还不准她吐,非法关押了两天两夜才放她。从此她的工作也没了。

二零零二年过年期间,张德萍和另一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派出所,恶警用手铐把她抱树铐了一天一夜,那天是腊月二十八。

二零零八年,邪党为了奥运加紧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上午九时许,三水镇武装部长王勇、国保大队及三水镇派出所恶警卿三江、陈全伟、唐彬彬、刘光勇、刘光健等,在没有任何证件和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再次抄了张德萍的家:抄走大法书籍和李洪志师父的法像、DVD光碟、mp3、电话、彩电、接收器一套、助力车一辆、自行车一辆及生活用品,还有二百多元钱,好象整个家都被他们搬到派出所去了。走时还把张德萍家的窗子、门都砸烂了,甚至连邻居家的门都砸烂了。在恶警对张施暴时,正遇着三水供电所统一换电表的人来了,暴徒们就把门关上行恶,不敢让人们看见。

后来恶警把张德萍绑架到广汉看守所,叫她在一张送劳教所的通知单上签字,上面是三水派出所向广汉公安局申请非法劳教张德萍一年,有广汉公安局周后述的签名。张德萍断然拒绝签字。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广汉看守所四个恶警把张德萍劫持到臭名远扬的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劳教所恶警对大法学员进行强制“转化”,采用低下手段,例如:不准上厕所、不准洗漱、不准睡觉、不准说话、强行面壁而站不准动、坐着不准动、若要动,要喝水、吐口水都必须打侮辱自己的报告,否则就遭毒打、抓扯头发等。也说明邪党恶警妄图“转化”大法弟子已经黔驴技穷。

劳教所恶警在大法弟子刚被劫持进来时,在她们吃的东西里放不明药物,导致很多大法弟子解不出大便。张每次都用手抠,每次都抠出了血,也不来月经,两脚发肿。张德萍抵制迫害,恶警就把她单独关起来,用两个吸毒犯来包夹她,受尽凌辱,几天就被打成了内伤,外伤、遍体鳞伤,右脚大、二拇指至今都一年多了还是畸形的。那时站着蹲不下去,强行蹲下又站不起来,晚上睡觉睡不下去,强行睡下去时内脏撕心裂肺的疼。疼一、两小时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叫起床了,可起床又起不来,好不容易起来了又是很长时间的剧痛,时时都有离开人世的感觉。

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张德萍感到自己的身体已到了无法承受的程度,她想了很多,坚定了信念,她的心就很平静了。

吸毒犯包夹把张德萍打成这样,还假惺惺的叫她去看病。在这期间张德萍始终不说一句话,不给他们再继续迫害找借口。二十二天后,张德萍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恶徒才停止单独隔离,把她和另一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关在一起。恶警和那两个包夹说这是两个不说话的哑巴,其实是承认洗脑失败。这之后恶警又强迫他们奴役劳动,张德萍对一法轮功学员说:“我们不能参加奴役劳动,不配合邪恶,决不为邪党输血。”无论恶徒用打骂、罚站、不准上厕所,张就是不从,一有人打她,她就喊:“打人犯法!打人犯法!”于是狱警把她叫到办公室,威胁要关她禁闭,但拿她没办法。

张德萍不“转化”又拒绝劳役,恶警威胁每月加期十三天或弄去劳改。张德萍根本不理睬恶人,就每天静下来发正念和背法。

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家人和同修给她送来衣服和钱,但恶警就是不让亲人见她。二零零八年十月八日,一狱警把她叫去谈话,企图用亲情和利益来达到“转化”的目的,又说奥运的成功、中国的强大什么的。她回答道:“这届奥运是奥运会史上的耻辱,我就是奥运的受害者,这是手铐奥运、血腥奥运。”该狱警说:“你想怎样?”张德萍说:“法轮功已经遭到九年的冤屈,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必须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狱警说:“不可能,这是中央的决定。”又说她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力。从那以后再没有狱警找过张谈话。

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恶警叫包夹吸毒犯曾丽来叫张德萍写出狱前的总结,问她年龄、地址、什么时间劳教等,张德萍不承认非法劳教,拒绝回答,曾丽用力踢她几脚,骂了许多脏话。

四月九日上午,四个恶警队长任风鸣、白露、靳爱军、付琴要吸毒犯陈维强行让张签字、按手印,张既不签字也不按手印,恶警又叫来曾丽、任洪玲、彭露共四个包夹来对付张德萍也没得逞。然后她们就把张拖到厕所暴打后,由她们中两个人把张按到地上,另两个人抓住张的右手强行按了手印。出厕所时,张边走边说:“这就是中共邪党利用你们造的假。”于是恶犯又把张拖回厕所暴打,吸毒犯包夹还说是张德萍自愿按的手印。

恶警、犯人对张德萍施暴后的第二天,两个打手的腿都是乌青的,她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他们不准大法弟子讲真相,张也无法告诉她们,其实这是他们对好人施暴而得到的恶报。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下午,在没有在邪恶的任何东西上签字,张德萍正念正行中离开了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在回家的路上才知道,她父亲由于受不了这些年的惊吓、打击一病不起,没能等到与女儿见面,已于二零零九年农历二月二十四日已去世,当时她弟弟打电话到劳教所,劳教所根本就不告诉她。

出狱后,张德萍一无所有,无家可归,她去找三水派出所要她的财物。恶警说:钱、家用电器、生活用品一律没收,是违禁品。又叫她每月要去报到、离开广汉市要申请。她的身份证、户口簿也被没收,她只有四处流浪。

部份参加迫害者:

广汉市三水镇派出所:
所长曾学军、副所长许意、民警刘光勇、刘光健、王明强、唐彬彬、罗云寰、陈余伟、

广汉市三水镇:
副镇长任建平、武装部长王勇

三水派出所电话:0838-5850002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三大队七中队:
邮编:641200
恶警:大队长张小英、中队长任风鸣、江南、段媛媛、付美琴、敖晶晶、杨翼儆、陈华、杨纱、罗春花、白露、蒋丽、刘兰、商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