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嗓门”背后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我在讲真相、劝三退时有个毛病:嗓门往往比较高,语速比较快,一句连一句,急于求成。比如,参加应酬或婚宴,在酒桌上讲真相,往往是居高临下,旁征博引,滔滔不绝;在街上买菜时讲真相,附近五米以内摊上的菜贩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妻子(同修)多次提醒我:“你好歹也是个知识份子,要象个知识份子的样,声音别那么大,说话别那么急,象有人跟你抢似的。”我也意识到应该注意一下,改一改,因为这会直接影响到讲真相的效果,同时也不安全(我所在的城市邪党还很猖獗,经常有同修被绑架、关押)。但常常是说的容易做起来难。再讲真相时,刚开始还能平心静气,语气和缓,并把话题引到正题上来,引过来之后,讲着讲着就又忘了,不知不觉的又把声音的分贝和节奏提了上去。

我反思,为什么自己平时与人聊其它话题,一般都能不紧不慢、娓娓道来,讲真相时却动辄失控,做不到心平气和呢?

随着学法的深入和不断的向内找,在理性上升华上来以后,我悟到了,在我高嗓门、快语速的背后隐藏着强烈的执著心,而且还不止一种心:其一,有显示心:显示自己学大法境界高,眼界开阔,知识渊博等等,总的来讲,是一颗证实自己的心,而不是完全站在有利于救度世人的基点上完全为对方着想;其二,有仇恨心,对邪党虐杀中华同胞、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行径深恶痛绝,讲起来有时甚至有义愤填膺的感觉;其三,有一颗争斗心,对为邪党辩护的听真相者要从气势上压倒、从理论和事实上驳倒他,强行让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

带着这些人心讲真相,语速自然急促,声音自然激烈,致使每次讲真相,都好象是自己在台上当众演讲,或像老师在课堂上对学生在“传道、授业、解惑”。现在看来,讲真相的状态也是自己修炼状态的真实体现,是自己心性标准的外在表现。心性标准没提高,带着显示心、争斗心、仇恨心去讲真相,用的是人的情,而不是觉者的慈悲,根子上的执著没去掉,怎么能改掉声音高的表象呢?用这样的声音讲真相,即使声音再高,又怎能打到人的内心深处去、解体人意识中不正的东西和党文化的因素呢?

于是,我静下心来学法,一遍一遍的读,对照自己,向深处细挖,找到产生各种执著心的根源,与周围同修交流、写修炼体会,通过曝光自己隐藏的各种执着心,解体自己思维中的党文化因素,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走过了这样一段修炼过程后,感觉自己整个状态发生了很大变化,有一种烟雾尽散、天清气朗的感觉。现在,讲真相时,不论语速还是声调,都能做到自然得体,视对方为朋友,以虚心、平和、真诚的口气与对方互动,我问你答,你问我答,不强迫别人接受自己所讲,真正做到了在“讲清”真相,启发、引导对方思考、判断,而不是象有些学校教师那种“填鸭式”的填,或“满堂灌”式的“灌”。其结果自然比以前更好,听者容易接受,乐于接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