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女子劳教所里罪恶仍在发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女子劳教所经常将外面的犹大弄到劳教所,利用她们对大法弟子进行暴力“转化”,这种罪恶至今仍在继续。

劳教所恶警和犹大通常采取的迫害手段是:将大法弟子关押进专门用来“转化”的单独房间,一个大队有二至四个房间,几个或十几个犹大围着一名大法弟子灌输歪理,连续几天不让睡觉,犹大们则轮流睡,不允许大法弟子接触别人,吃喝拉撒都由犹大们寸步不离的看管,犹大们动不动就喝斥、推搡、辱骂大法弟子,并用卡脖子、掐、捅、晃、拧、拽、扒眼皮、打头、拧耳朵、罚站、假经文等卑鄙手法折磨大法弟子;犹大们还随时向警察汇报被强制“转化”迫害弟子的动态,以便采取不同的迫害方式。有的学员因法理不清或承受不住被“转化”后,则转到二队或三队去做奴工。

二零零八年八月初,四大队恶警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体罚,逼在大厅坐小板凳,从早晨起床一直坐到晚上十二点,才被允许洗漱、睡觉。几天坐下来屁股坐的红肿、破皮、再红肿、再破皮。再后来就长出了老茧。其中李书利(石家庄晋州人)被体罚在大厅坐小凳20天;孟素芬(石家庄人)被体罚在大厅坐小凳十四天,并被隔离一个月;李转(石家庄晋州人)被体罚在大厅坐小凳十四天;杨丽云(音)(廊坊人)被体罚在大厅坐小凳三十天。

二零零八年八月下旬,河北女子劳教所在北面楼上四层成立了所谓“攻坚组”,强制“转化”迫害大法弟子。恶警从一大队和四大队把大法弟子弄到北楼去“转化”迫害。不“转化”就罚站,大法弟子由于长时间的站立,两脚和腿又红又肿,走路艰难,甚至不能行走,去厕所都要用手扶着墙慢慢往前蹭,或由别人搀扶着去。从白天一直站到晚上一、二点。邯郸的张竹婷站了七天七夜,三十多岁的年纪增添了不少白发。石家庄的李秀霞是一名六十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恶警因她不“转化”罚她站数天,犹大华琛(石家庄)对她又掐又拧,华琛还把自己肥胖的身体坐在李秀霞老人的身上,喊来男警察电她。李秀霞被恶警及邪悟者迫害折磨、被打多次,(有时一天打两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一个月后,当人们再次见到她的时候,老人已憔悴瘦的脱了相,许多人都流下了眼泪(包括普教),过了很长时间老人才有所恢复。这只是在北楼“攻坚组”迫害大法弟子中的冰山一角,许多坚定的大法弟子都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九年六月初,大法弟子卜月琴(定州人)因坚定不“转化”在保管室被罚站7天7夜、从第八天开始,接着被罚在大厅坐小板凳十二昼夜,且不让睡觉,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还有许多大法弟子在保管室遭受过此迫害。

河北女子劳教所恶人榜:

河北女子劳教所的大部份狱警,这些年都一直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他们当中有不少是来自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出名的保定劳教所、高阳劳教所,当大法弟子对她们讲真相时,恶警不但不听,还说什么:这些话都听了多少年了,耳朵都起茧子了。

一大队大队长刘子维(邯郸人)是从保定劳教所调过来的,对大法弟子心狠手辣,经常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四大队大队长赵媛(邯郸人,二十七、八岁,其丈夫在戒毒所工作)是从高阳劳教所调过来的,她不止一次的在疯狂打、骂大法弟子时吼叫道:知道吗?我们是从高阳来的。单独关押、洗脑、体罚是河北女子劳教所的家常便饭。

二零零八年到河北女子劳教所助纣为虐干坏事的犹大有:石家庄的石金花(非常邪恶)、辛集的王金霞(邪恶)、邯郸武安的李玉芳(邪恶)等七人。

犹大吴永新(石家庄的)、华琛(石家庄的)、于秀凡(保定地区习水县的)、卓文宁(保定)等因非常卖命帮助邪恶迫害大法弟子都被减期四个月以上。她们经常给邪恶出谋划策怎么迫害、“转化”大法弟子,向邪恶报告坚定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供邪恶迫害弟子。犹大华琛曾恶狠狠的说:不“转化”就让她们死,看她们转不转。

四大队参与迫害的犹大还有:陈秀英(张家口赤诚人比较邪恶)、王桂君(黑龙江住在廊坊)、贺银书(石家庄)、王超英(石家庄)、高俊红(鹿泉)。

四大队大队长赵媛指使犹大于秀凡、陈秀英、王桂君、王超英(石家庄)、高俊红(鹿泉)等不分白天晚上轮流看管迫害大法弟子,(她们还经常被叫到别的队去“转化”迫害大法弟子。)无论白天和深夜经常能听到王超英的吼叫声,王超英还拧弟子曾其香的耳朵。王超英就是被华琛等犹大利用罚站、灌输歪理后邪悟的,邪悟后其为了减期早回家,讨好的对四大队大队长赵媛说:她们不“转化”,看我的,看我一个一个把她们拿下。为表现自己变本加厉的迫害其他大法弟子。

2009年2月初,大法弟子肖秀英被强制“转化”迫害,夜已深了还不让睡觉,肖秀英要求睡觉,在恶警的指使下,王超英不但不让睡还打肖秀英。第二天肖秀英坚定不“转化”、不配合邪恶,肖秀英的双手被吊铐在上层铺的铁栏杆上连续罚站几十个小时。当时许多大法弟子以不干活、绝食的方式抗议对肖秀英的迫害以及逼迫法轮功弟子放弃信仰所采取的种种迫害手段。

辱骂、人格侮辱、利用真正违法犯罪份子(普教)协同、暴力迫害大法弟子

2008年8月18日早晨大法弟子杨丽云(廊坊)因喊“法轮大法好”被四大队恶警用胶带把嘴封住(从嘴到脑后用一寸多宽的胶带缠绕一周且缠绕几层厚),拖到洗澡间叫来几个男狱警拳打脚踢暴打一顿,还用电棍电,后被铐在暖气管子上直到深夜。第二天早晨才把封嘴的胶带剪开。期间不断的被辱骂。

因为讲真相和不配合邪恶、喊“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王红梅、李义芬(天津)等人都被封过嘴。

劳教所恶警利用减期作为诱惑真正违法犯罪份子(一些普教)协同他们迫害大法弟子。

一天,有一个监室的大法弟子交流时,被四大队长赵媛发现,全室内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逼到大厅罚站,到晚上还继续被罚站,其中有一个64岁的法轮功学员叫尹艳欣(石家庄人),善良的杨丽云看到心中不忍,便搬了自己的一个凳子给尹艳欣送去,想让尹艳欣能够坐一下。谁知这善良的举动却招致四五个狱警的拳打脚踢与谩骂,还叫帮凶李华(普教,邯郸人)在地下按住大法弟子杨丽云用电棍电她。岳魁玲(普教,江苏人)按住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李义芬。

2008年下半年,劳教所要求所有劳教人员戴劳教牌,四大队大法弟子杨丽云(廊坊)、方华(辛集)、王秀梅(邯郸永年)等都被打被罚站。杨丽云、方华的脸上还被邪恶之徒用黑笔写满劳教人员等侮辱字样、并且把杨丽云与方华的头发剪的象狗啃似的进行人格侮辱。在大队长赵媛等的授意下,小队长武艳玲、劳教人员岳魁玲等参与迫害。

2008年11月开始,劳教所强迫一队和四队的大法弟子做奴工:穿筷子。当天四大队有17名同修不配合邪恶,被罚站一天一夜。第二天有更多的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劳教所就调动了全所的男恶警手持电棍威逼大法弟子干活。对坚决不配合邪恶的杨丽云、方华两位大法弟子在大厅连续罚站三天三夜,不让睡觉。期间方华因体力不支晕倒(方华患有先天性小儿麻痹,一条腿粗,一条腿细,属于残疾人,多次被赵媛等打耳光、罚站、谩骂和人格侮辱。),送回监室,醒来后继续在大厅罚站。吃饭只给一个馒头,不给菜不给粥。

后来又有习永红(石家庄)、王秀梅、王红梅、等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大队长赵媛、副大队长刘亚敏把王秀梅、王红梅、李义芬三人弄到楼道东头的一个房间内,远离其他人,别人即听不到也看不到,逼迫王秀梅等人蹲下、脚后跟抬起双手抱后脑部份。刘娅敏用盆凉水想洒谁就洒谁。当时刘娅敏说着说着就拽着王秀梅的头发使她躺在地上,并用脚踩着王秀梅的脸时,王秀梅心里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时她立刻就松开脚,说着出去了。在另一屋内逼迫李义〔音〕芬做喷气式飞机的动作,上身和头向下低,两臂则向后向上举,腰弯着不许动,并派帮凶李华看着。赵媛用凉水往李义〔音〕芬的脖子里灌。当李义〔音〕芬说〔大意〕“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时迫害她的恶警停止了对她的恶行。让杨利云、方华、王秀梅、习永红、王红梅等大法弟子在院里罚站、挨冻。陆续又有30多个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她们上午在楼道外面罚站(站军姿,稍有不准即被骂被踢),魏慧娟、王坤英、王同仁、王霞、彭改娣、耿丽娟……等多名大法弟子被大队长赵媛、刘娅敏拳打脚踢搧耳光,下午这些大法弟子们又被强迫到地里拿着铁锹挖菜窖、填土坑等干重体力活。并且连着好几天到食堂吃饭时只给她们吃馒头,不给菜也不给粥,只让吃干粮。很多大法弟子大便解不下来,习永红多次解大便时流血。大队长赵媛还说什么:……把她们活埋了算了……

2008年12月15日大法弟子杨丽云、洪梅、方华、王秀梅、习永红、王红梅等不穿劳教服,被铐、被罚站,有的被强行扒掉外衣和毛衣毛裤,只穿单薄的秋衣秋裤。杨利云被大队长赵媛暴打的鼻子出血。后来其中部分大法弟子被关进禁闭室内进行迫害。在禁闭室她们的手和脚被铐在一起,站不起来也躺不下,身上的血液都向下涌:全身浮肿,整个手都退了一层皮,没有被褥,也不能躺下,晚上只能在地板上坐着自己的鞋互相靠着稍缓一下,吃喝拉撒都在室内,空气污浊至极。

直到2009年元旦后,杨丽云等8人才从禁闭室被转移到四大队保管室内,吃喝拉撒还是都在室内,还是睡在冰凉的地板上,大小便都解在一个洗脸盆内,等盆满了,由王秀梅端着倒掉。杨丽云的双手和脚都被铐在暖气管子上,暖气被关掉,窗户大敞着,故意冻着这些衣着单薄的大法弟子,并派帮凶温华兰(普教,邯郸涉县人)24小时看管,不许她们说话并罚站。四大队赵媛等还指使帮凶岳魁玲拿瓶子装满凉水往大法弟子身上倒。这种非人的折磨前后共持续了近40天。直到2009年大年前夕,(这期间王红梅、方华在这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下曾一度精神恍惚、有幻觉、自言自语。王秀梅经常摔倒,摔的鼻子周围乌青。)她们才被换到另一个房间隔离起来,不许任何人接触,房间门24小时都不许开,不让洗漱、不让刷牙、更不让洗澡(至今已有近9个月不让她们洗澡)。限时、限次去厕所,每天等其他人去吃饭时快速让他们去厕所3次,平时不让去,晚上去一次,王秀梅因憋不住几次尿在裤内。因为炼功、交流、要求去厕所等事情,杨丽云、方华、习永红、王红梅都被铐、被罚站。杨丽云、方华、习永红、王红梅、王秀梅这五位坚定的大法弟子至今还在承受着这种迫害,她们中有的人裤子都磨破了露着肉。四大队赵媛等还指使帮凶岳魁玲拿瓶子装满凉水往大法弟子身上倒。

2008年12月下旬又有几十名大法弟子不穿劳教服被罚站一上午,因怕被别的队的人看见,在别的队的人吃完饭之后,四大队才被允许去吃饭,这些弟子被许多的男警察恐吓、谩骂。赵媛逼迫她们把外衣脱掉放在凳子上,只穿毛衣、毛裤。晚上河北女子劳教所恶警指使帮凶岳魁玲用卑鄙的手段做恶:这些大法弟子突然被岳魁玲叫起来让去厕所(本来限制这些弟子不让她们去厕所的),这些弟子往厕所一走,岳魁玲就把这些大法弟子的外衣和裤子全部拿走了。第二天弟子们只能穿着毛衣、毛裤,到了第二天晚上岳魁玲又来了,把大法弟子们的毛衣、毛裤又都抢走了,有一个大法弟子抱着自己的毛衣不给岳魁玲,并质问岳魁玲,岳魁玲摆出一副可怜相说:你不给我,我没法交代……。在这邪恶的黑窝里扭曲人性、教唆犯罪的事比比皆是。

2008年12月28日,赵媛、刘亚敏等多名四大队狱警把这些不穿劳教服的大法弟子按监室顺序分别叫到大厅暴力恐吓逼迫穿劳教服,对不配合者则拖到狱警办公室内或楼道由劳教所男狱警恐吓。大法弟子曾其香、滕素品、白云桃、唐志杰、孟素芬、魏慧娟、祝平轩……等多人被赵媛、刘亚敏等拳打脚踢、搧耳光、罚站,好几个人的衣服被剪坏。除了个个被打的鼻青脸肿外,刘亚敏用穿皮鞋的脚后跟在唐志杰的一只手和一只脚上踩、拧,当时她的手和脚失去知觉,走路要人搀扶,嘴上带有血迹;曾其香还被赵媛、刘亚敏用手指甲把脸掐的满脸血印(类似毁容)。还有一个弟子被威胁:不穿劳教服就毁你容。祝平轩被赵媛、刘亚敏等四人毒打,赵媛还用刷厕所刷子往祝平轩嘴里捅、刷,刘亚敏用装垃圾的塑料桶装上凉水从祝平轩的头顶往身上倒。

2009年2月8号,大法弟子洪梅讲真相反映情况,四大队副大队长刘亚敏、狱警刘芳等人暴打洪梅,后将洪梅铐在小黑屋的铁架子上近半个月,(小黑屋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门在大厅内)吃喝拉撒全在屋内,洪梅被打的脸都变形了。放出来时虽然已过去很多天了,但她的脸还没恢复,后来赵媛、刘亚敏又逼迫洪梅每天在大厅坐小板凳直到4月23日。4月23日晚上洪梅被弄到二大队强制“转化”迫害。(后内情不详)

2009年4月22日晚上,邢台沙河地区的大法弟子李建英因身体不适坐在床上没去大厅看电视,(当时她整个人都没有知觉、怎么把她拖出去的整个过程都不知道)狱警王倩、刘芳叫来4名男狱警冲进监室,一进门王倩就用胶带把李建英的嘴封住,他们七手八脚地把李建英抬了出去,(这时所有监室的门都被提前关严、不许向外看)被关在小黑屋里毒打、电棍电……那两天李建英象个木头人似的被拖着灌食(所有监室的门都被提前关严、不许向外看),两个胳膊分别被吊铐在两头,还被迫害强制“转化”……由于长时间被铐着,她的两个手腕、脚腕各有一寸左右宽的溃疡处,肉皮都没了,烂肉整日流着黄白色的脓水,嘴角还带着血痂,一直到7月底她的两个脚踝骨处还有指甲盖大小的两块溃疡露着白脓。

2009年7月初,大法弟子李梅(邯郸人)因被怀疑炼功,狱警丛淑娟、高欣蕾对李梅大打出手,还用电棍电,并把李梅关到小黑屋里铐在铁架子上一天一夜。因为炼功、不“转化”、弟子交流、不配合邪恶等原因,被打、被铐、被关小黑屋、不让去厕所、罚站、辱骂等等迫害的大法弟子太多太多了……。

2009年5月刚从北京调遣处劫持到河北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的大法弟子李玉洁(硕士研究生)在被灌食途中喊“法轮大法好”,被张会青(普教,邢台人)猛打头部,大法弟子杨立芳(深州人)仗义执言制止迫害,喊了一声“不许打人”,就被加了一个月的期。而打人者不但什么事都没有,反而更加受信任。

奴役迫害大法弟子

河北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这些大法弟子都被长期奴役超负荷为劳教所干活,二队、三队每天的工作就是装卸货物、将货物从一楼搬到二楼、三楼、做手机套、叠浴帘。据说这些浴帘是用来出口的。拉送浴帘的是一个车牌号为:冀A3 N060的集装箱车。车门上有河北省超高压送变电劳动服务公司字样。一队、四队干的都是不固定的活:穿筷子、捡棉花籽、(棉花籽是河北省农科院和石家庄市农科院的)农药瓶上的包装说明粘贴、今麦郎牌方便面包装粘贴、农历大年前夕做灯笼(河北联通送给手机用户的礼品)、卓达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广告折页、化肥袋、农药袋、种子袋(河北省农科院和石家庄市农科院的)的缝纫与折叠及一些手工折纸之类的活。全部是需要大量人力手工的活。拉、送各种货物的车子有好几辆,每天几趟进进出出地忙碌着。强制奴役劳动一般是从早晨有时到晚十点,有时到晚上十二点。所有地里的农活都由四大队的学员来干,农活有种黄豆、种菜、除草、翻地、打埂子等(被强迫干农活的大部份是中老年的法轮功弟子)。

衡水市67岁老年大法弟子王晓勉因眼睛看不见穿灯笼的活,被狱警刘芳打耳光,老人的两个脸被打得又红又肿。

河北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长期系统的迫害中,虽然打着“人性化管理”、“教育、感化、挽救”等幌子,对于违心“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暂时可以得到点“文明”对待,在失去自由的关押中少承受一些痛苦,但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确是残酷的迫害事实。劳教所警察们常常吼叫:“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你来干什么?”“别忘了你的身份”。

河北女子劳教所恶警不履行任何法律手续就随意超期、加期关押大法弟子,坚定的大法弟子普遍被超期关押。河北女子劳教所被人称之为“黑所”,是一个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

以上所述也只是发生在河北女子劳教所的对善良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的几个事例,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发生的迫害事实也只是中共恶党在中国大陆内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

希望善良、正义的中国人和国际正义人士关注发生在中国社会里这种邪恶的迫害,结束这场迫害,使全人类共同拥有美好的明天。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地址:石家庄市石铜路(邮编050222,区号0311)
去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路线:从石家庄火车站坐211路公交车(坐火车从火车站──铜冶镇)到女子监狱站下车西行50米即到女子监狱,顺路向北走、再向西走路北是女子劳教所(也就是女子监狱后面)。
河北女子劳教所相关电话
总值班室 0311--83939114
大门值班室 0311--83939218
二门值班室 0311--83939100
周占全 0311─83939188 (所长)
冯可庄 0311─83939177(主管迫害法轮功副所长、主管一队、四队)
安焕娥 0311─83939168 (副所长)
于 衍 0311--83939166 (所长助理)
王任 0311─83939196 (书记)
检察院住劳教所监察室 田处长 0311─83939157 (监察室负责接受劳教人员及劳教人员家属的申诉和咨询)
鲁政委(音)0311─83939198
苏瑞平 0311─83939198(前政委,现已调离)
郝林(前所长,现已调离)
刘维真 0311--83939138
管理科长尤杰 0311--83939125、83939124、83939133,
教育科长 0311--83939129、83939130、83939162,
警戒科长 0311--83939143、83939121、83939122,
办公室主任 0311--83939199,83939109、83939111,83939150,
政治处主任 0311--83939128、83939117、83939152、83939147,
监察室科长 0311--83939160、83939161
财务科长 0311--83939118、83939131、83939163,
生产计划指导科长 0311--83939108
生活科长 0311--83939126、83939127、83939139、83939132,
医院院长 0311--83939123
一大队(关押法轮功学员)
一大队刘队长 0311--83939136
一大队内勤 0311--83939191
一大队值班室 0311--83939135
一大队亲情电话 0311--83939137
二大队队长 0311--83939140
二大队内勤 0311--83939192
二大队值班室 0311--83939104
二大队亲情电话 0311--83939106
三大队队长 0311--83939112
三大队内勤 0311--83939193
三大队值班室 0311--83939107
三大队亲情电话 0311--83939113
男护卫队宿舍 0311--83939197
女护卫队宿舍 0311--83939171
监控室 0311--83939187
四大队队长 0311--83939116
四大队值班室 0311--83939164
河北省劳教局 地址:石家庄市裕华西路
值班电话: 0311--85510100
局长:吴桐林: 0311--85510201
副局长:韩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