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道德升华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底开始修炼大法的,对于作为大法弟子的荣耀与欣喜,此时此刻,我无以形容,只更深切的感受到大法的慈悲、威严、神圣。在网上看到同修的提议,就是把自己修炼过程中发生的小故事如实写出来,让常人看到人通过修炼后道德的升华,其实这些发生的事情就在每个人的身边,一点一滴,这也许是个非常好的讲真相的方式。

退回少收的27元钱

假期,我和孩子到外地旅行,在一餐厅用餐,餐厅规定:先买卡,点菜时由服务员在卡上销帐,结帐时退回余款。我让孩子去买了50元的卡,点了两份牛肉面,每份15元,计30元。用餐时孩子告诉我,服务员划卡时把30后面的0没按下去,实际上只划了3元。我让孩子去销少划的钱,孩子轻轻的说,也不是我们的错。孩子不是修炼人,显然他不愿意去。现在常人就是这样,孩子既然来到我们身边,我们就要引导他不要在这个大染缸中随波逐流,走正人生的路。想一想,又不能强迫他,就委婉的说,我们用餐只花了3元钱,不合常理,结帐的时候一定会发现,还不如现在就退。一会,孩子拿着卡又买了3个包子,刚开始我没在意,后来问他:你加买包子是不是提高消费额?这样服务员就不会发现了?孩子没出声。我有些生气了,但没说话,后来想一想是我自己的方式不对,是我委婉的话误导了他,所以他才有了加买点心的心思。于是,我很平静的说,我们在这个城市旅行非常愉快,这件事情由你自己来处理,你就按自己的想法去做。沉默了一会,孩子把卡轻轻的放在我手边,我说,交给我结帐,我会退钱的,不该我们得的不能要,服务员也会赔钱的,他点头同意了。

为别人点亮一盏灯

我丈夫没修炼,平时有些业务应酬,喝酒、打牌也是常事,满身的酒气和夜归既影响了我的休息,也让我非常反感,以前我没修炼时,为这事没少争执。修炼后,在面对这些问题时,不象以前那样过激。去年夏天,孩子放假,他玩的次数更多一些,开始很生气,想一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象常人那样去对待,想想他半夜回来楼梯间漆黑,要是摔到就不好了,就把楼梯间的灯打开,再倒一杯水在桌上,然后睡觉去了。时间长了,忽然有一天有一种想法,如果天黑就把楼梯间的路灯打开,单元内上上下下的孩子老人就会方便。偶尔有人上下走过,我就和孩子玩笑说,我们又没花多少钱,一点电费而已,很多人就方便了,为别人点亮一盏灯也不错啊。孩子是个很节俭的人,不过,这种方式他也很接受,有时他也会把路灯打开。

日子久了,我慢慢发现一个现象,我那个单元内经常有路灯开着,有时,我们晚些回去,在享受楼梯内明亮光线的同时,些许夸张的和孩子玩笑说,原来我们平时所开的灯是照亮我们回家的路啊。

是啊,只要我们心存善念,哪怕我们是一盏微弱的油灯,只要常明,只要有一点温暖,那么,总有一天,就会有十盏、百盏、无数盏,彼此温暖着、彼此照亮着回家的路。

尽可能地为别人着想

我的工作范围涉及的方面较多,以前常为一些事情的处理方式与单位发生争执,给自己带来很多的困扰,并常怀过激的想法,根本不象个修炼人的心态,同修常常点悟,也不能自省,误在那里太久。直至有天同修很重重的说:你想的都是常人的想法,不是大法的要求;如果某人让你去杀生,那你完全可以拒绝,常人工作上的事情,能做尽力做,不能做就善意的说清楚。这时才如醍醐灌顶,以前遇到争执时,其实我有强烈的自我保护心理,和求舒适的心而不自知,还有,很久以来形成的自我观念在左右着自己的行为方式。没有按照大法要求的做,用真、善、忍衡量,没有向内找,没有一个大法弟子的胸怀与威德。

找到执著后,后来在工作上遇到矛盾,把心态放平,不往前赶,心静下来,首先向内找,用真、善、忍来衡量,尽管做的不够、当时做得并不好,但停下来后,我会检讨自己,如伤害了别人,用对方能接受的方式,找机会向别人道歉和解释。在和别人一起处理事务时,尽可能地为别人着想,希望别人能感受到大法弟子心中的善意。

今天我写的三个小故事,只是我修炼过程中的一点一滴。这些一点一滴发生在大法弟子身上的小故事,既是大法弟子修炼过程的写照,也希望读者能够了解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感受到大法的慈悲与威德,在这个大染缸中,不要随波逐流,早日认清邪党的真面目,修心自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