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入整体的经历与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在以往的几年修炼中,我基本上是处于“独修”的状态,虽然一直承担着本地区小范围的资料点工作,但只和两、三个同修有来往,而且是有事时或每周固定交接资料时才见面。我总是抱着固有的观念,觉的这样好,大家在一起学法麻烦,我自己想怎么学就怎么学,对大家在一起的切磋交流也没什么兴趣,总觉的说的法理我都懂,自以为是,失去了修炼提高的环境。

同修几次对我说希望我能参加大家的集体学法,走到整体中来。几次提起都被我拒绝了,理由是自己也能学,我还有工作和孩子要照顾,时间和大家合不来等等各种借口,一而再,再而三的错过了太多提高的机会。

这种状态一直到零八年夏天,邪党奥运开幕前期才发生了彻底的转变,“突如其来”的魔难使我终于警醒。奥运前一个月,我所在的单位“六一零”突然对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三番五次的找到我部门领导,说了很多邪恶的话,要监控我,还假惺惺的说什么怕我先被市里的公安局抓了去,甚至说的非常逼真,好象我所做的一切资料点的工作都在邪恶的掌握之中。领导也打电话到家里“提醒”我母亲,要她“看管”好我。

一时间,邪恶来势汹汹,家里环境也变的紧张起来。因为近两年一直都是“平安”的过,没受到什么邪恶干扰。做资料送资料,成了模式,好象天下太平了,自己也就习以为常,疏于防范。再加上平时不能做到用心学法,关键时真是慌了手脚。抓紧学法,高密度发正念,自己能想到的就是这些了,谁让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呢?

但我不曾想到,周边的同修们在听说我的情况后,都在第一时间迅速行动起来,帮我发正念的,来找我在法理上交流的,大家都把我的事当作是集体的事、大家的事、每一个人的事,虽然我平时基本和大家没什么来往。我陷在常人基点上想问题,但同修们却是本着对法负责对整体负责的态度看待这件事,并及时帮我把资料点的工作从新安排好,让我静心学法、向内找,不断鼓励我,帮助我走过“难”关。其中有位老年同修,她的一句话最让我感动。她对我说:你要记住,你不孤单,有大家呢!我走在路上,禁不住流泪。

一直以来我没注意到周围还有这么多好同修,没有指责,没有埋怨,没有“居高临下”的批评,大家都在关心着我,默默的帮助我,做她(他)们所能做到的一切。而我呢,独断独行!

我不断向内找,思考,为什么本地区就只有我一人受到邪恶骚扰?尤其和我交接资料的同修是本地区很“出名”的,邪恶都知道她,進过劳教所,我们一起承担资料点工作,邪恶在去找我所在部门领导时都谈到了这些,但为什么不骚扰她,偏偏直指向我?大家一起切磋交流,认为我长期以来脱离整体,给邪恶可乘之机,这是比较主要的一方面。我自己也悟到这是主要的原因之一。

晚上我做了个很清晰的梦:恶警来到了我家,搜我的书、设备资料,要抓我,我心态不稳,这时传来敲门声,我打开门一看,全是同修,我急了:你们来干什么?自投罗网啊?打头的老年同修严肃的说:我们都来帮你发正念!大家都進了屋子……梦醒了,我除了感动更多的是惭愧,同修们的正念让我振奋,同修们在我远离大家的日子里都在不断提高,而我陷在自我的小圈子里,求安逸,被各种执著心干扰,甚至在情上走了极大的弯路,造成了不能挽回的损失……

当然,有这么好的同修,邪恶自然退去了,我平安无事。同修们特意安排我有空儿的时间成立了一个专门是“做资料搞技术”的同修参加的学法小组,我终于走到集体中来了。

从集体学法到现在,时间虽不长,但我感触颇深,同修是面镜子,让我看到了自己太多的不足,让我想偷懒的时候不敢懈怠。同修间会有摩擦,也会有认识上的不同差异,这都是从中发现自己执著与观念的好机会,这是在自己“独修”中根本做不到的。

大家一起学法,遇到问题及时交流,从中我看到了自己以往是多么“浮浅”,还觉的自己法背的好,沾沾自喜。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从此我对“整体”二字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就象这次写交流稿,我悟到这就是溶入整体,铲除邪恶的好机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