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纹”下的尊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讯员哈尔滨报道)说起二战集中营,人们很自然的想到那些瘦骨嶙峋、眼神黯淡、满脸哀伤的犹太人。他们无论男女老少,都被剃着光头,穿着相同的条纹衣服——囚服。在那里条纹成了魔鬼的面料,它是死亡集中营里囚犯的耻辱标志和特殊身份的记号,意味着剥夺穿条纹衣服人的所有尊严和希望。

随着那段践踏生命和灭绝人性历史的过去,条纹似乎不再是善良无辜者的屈辱象征。可是今天在中共体制下的高墙内,条纹再次被用来玷污人类的尊严,历史发生的一切正在被重演。连日来,明慧网刊登了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因拒穿囚服,而惨遭迫害的大量事实:

大庆监狱副监狱长李维龙滥用职权,多次用断食和暴打的手段大面积迫害大法弟子,已有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近来他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为猖獗,二零零九年七月八日他任副监狱长后,不但不思悔改于以往,还命令各个监区,如果法轮功学员不穿囚服就不许吃饭,已有数名大法弟子因拒穿囚服而遭到毒打。

七月十一日,鸡西大法弟子邱学志被饿昏送去医院抢救。七月十二日,大法弟子杨功喜被恶人棍棒相加,打得遍体鳞伤,并被扔到外面示众。十三日,四名不穿囚服的法轮功学员遭到殴打。十四日,大法弟子张兴业遭毒打,胸腹膜被打烂,并被戴上手铐和脚镣,扔到太阳下曝晒,张兴业几乎窒息。恶警们多次烧毁大法弟子的所有衣服,或把所有衣服喷上“犯”字,大法弟子宁可披上床单,坚持不穿囚服。目前连续不断的殴打和断食使那里的大法弟子处于十分危急之中。

牛顿说:“我可以计算天体运行的轨道,却无法计算人性的疯狂。”如果人性疯狂到泯灭的程度,那就是兽性了。据说积极实施断食迫害手段的李维龙,基本是进了监区就打人,已有几百人次,每次打完人后还变态地大笑。这种疯狂病态其实就是中共体制下驯养出来的野蛮、残酷、恐怖的兽性。

面对如此罪恶,法轮功修炼者在最起码生存权利——吃饭权利被剥夺的情况下,依然拒穿囚服,这是为什么?因为那是对强加的罪与罚的根本否定,那是对人性尊严的维护。被关押在大庆监狱的孙殿斌这样说:我们不是罪犯,怎么能承认罪犯的标志呢?!一句朴实的话语,捍卫着生命的尊严。

今天中共高墙内的滔天罪行既是对人类文明的绞杀,又是对生命尊严的亵渎,然而任何罪恶都抵挡不了正信的力量。在面对危及生命底线的迫害中,大法弟子仍无私无怨地呼唤世人的良知。让我们感到希望与欣慰的是,在历史的这一刻,无数大法弟子的亲友站出来了,公开向国际社会控诉中共监狱的恶行,向强权说“不”。在不久的将来,相信越来越多的世人走出来,抵制迫害,并汇合成全民反迫害的正义之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5/207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