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教所酷刑折磨近六旬老人(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五年三月,五十八岁的女大法弟子王淑芬遭非法劳教三年,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遭马三家教养院恶警用“坐小凳”、“死人床”、“上大挂”等酷刑折磨,暴行的惨烈是当今文明人难以想象的。

王淑芬,家住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清原镇红河小区,是一个普通的妇女。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知道了了人生的真谛,要返本归真,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在中共的淫威下,却因为她坚持真理的坚强,被列为“重点人物”之一承受了劳教所警察种种酷刑折磨。

一.“坐小凳”

刚到劳教所初期,王淑芬被关押在三大队一分队。警察为了强迫王淑芬妥协,经常将她单独关押在仓库、水房或厕所里,坐小凳近二十个小时,不让休息,利用多人围攻的方式,灌输歪理邪说。连续两个多月的迫害,还是没达到目的,又将王淑芬转到二大队一分队关押。

二.严刑拷打

二零零五年临近七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全体大法弟子集体拒绝穿劳教服,使恶警们非常恐惧。他们将大法弟子关在房间里,强制坐小塑料凳,不许吃饭、不许上厕所。又把他们认为的所谓“重点人物”,分别关押在遮挡严实的仓库里,严刑拷打。多数大法弟子被打得几天不能下床,生活不能自理。

王淑芬被列为“重点人物”之一,恶警们将她拖到办公室,以大队长张秀荣为首,队长赵静华、石宇等五六个人一齐上来,抓住王淑芬头发,按在地上拳打脚踢,打了很长时间,才停手。王淑芬被打得头部肿胀,脸部青紫,身上被踢得块块青紫色,无法站立。张秀荣边打边恶狠狠的说:就是不让你们上厕所,憋死你们。

三.“死人床” 野蛮灌食


撬嘴野蛮灌食

为了抗议残忍的迫害,王淑芬两次绝食。恶警马吉山和三、四个恶警将王淑芬铐在“死人床”上,将王淑芬的嘴撬开,把她的嘴都撬破了,她满嘴是血。再用铁撑子(又叫开口器)把她的上下颚撑开。铁撑子的直径要比人嘴大出许多,王淑芬的唇和上下颚被撑到极限,使她不能呼吸。只一会儿,王淑芬便憋得两眼发黑、发胀、两耳鸣响 、胸闷难受,几乎窒息昏死过去。这种酷刑让王淑芬痛苦不堪。马三家劳教所曾用此酷刑将盘锦三十三岁的女大法弟子李宝洁迫害致死。

四.暴打、“吊铐”

二零零六年四月,以管教科长马吉山、保卫科长刘永为首,纠集二十多名彪悍凶狠的男恶警进驻二大队,对抵制奴役劳动的大法弟子进行更加灭绝人性的迫害。恶警张军、王琦极为凶狠,他们把王淑芬暴打一顿后,又把她反复拖起,按下,给他们下跪。王淑芬坚决不跪,并严厉痛斥:你们不配。恶警张军恼羞成怒,残忍的将王淑芬打晕死过去。

迫害到这种程度,狱警仍不罢手。当天下午,马吉山得知王淑芬还不妥协,又大打出手,反复折磨,晚上又将其双手吊铐在床栏杆上,如此反复多次,连续折磨三天,最后将王淑芬打得双腿不能站立,浑身是伤,进食困难。


“吊铐”酷刑

五.“上大挂”

二零零六年九月,马吉山等对大法弟子使用了惨绝人寰的“上大挂”酷刑。恶警们将大法弟子的两手吊铐在两张铁床栏杆上,一高一低,然后用绳子把大腿和小腿分别捆上,再把铁床用力向外拉,将双臂拉直到极限。手铐卡在手腕,入肉彻骨,令人极度痛苦,并长时间不许吃饭、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

王淑芬被马吉山、李明东、项奎丽(女)、董秀霞(女)等恶警 “上大挂”迫害,李明东还恶狠狠的说:你不“转化”,我就这么折磨你,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让你生不如死,让你成植物人。


“上大挂” 酷刑(演示图)

王淑芬在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的三年,每时每刻都在遭受各种不同程度的迫害,吃得不如猪狗食。每天十八个小时以上的繁重奴工,超体力的劳动任务,完不成,不仅受到体罚,还加期、不许吃饭、喝水、洗漱等。

王淑芬被强行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之前,也遭清原县公安局李宏斌等人非法堵截、殴打。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八日晚,王淑芬同丈夫骑摩托车去农村,途中,清原县公安局李宏斌等人将他们劫持到清原公安局。在清原公安局,王淑芬遭到女警察徐金荣及另一名男警察的刑讯逼供。他们凶狠的对王淑芬拳打脚踢、扇耳光,将王淑芬打得头部肿大、满脸是血、两腿青紫。徐金荣还不断的威胁说:看咱们谁能硬过谁,这回你死定了……。恶警不断施暴,软硬兼施想尽办法,也没得到一点“口供”,最后,王淑芬被直接送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目前,还有许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正在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6/马三家劳教所酷刑折磨近六旬老人(图)-207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