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容整体 做法中的一粒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九七年在一位朋友家,看到两本书,是他的一位亲属借给他母亲的,看到这两本书后就特别想看。人家也是借的,又不知借几天,不好意思借到家里看,就在朋友家看了一上午,看的就是《中国法轮功》(修订本),看到了“业力转化”那一部份,觉的这本书讲得太好了,第二天,我又来到朋友家,想接着看完,没想到被人取走了,我的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难受和失落。后来,这位朋友在县城的书店里买了一本《中国法轮功》和一本《法轮大法义解》,借给我看,他自己既没修炼也没看,我却从此得法了。

我家后院的一个小伙看到我看法轮功的书就告诉我,他的亲属是学法轮功的,家里还是学法点。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里不知有多高兴,我们两个骑上自行车,跑了来回六十里的路程,把《转法轮》请回了家,从此我们俩一同走入了大法修炼。

修炼六、七天后,我就出现了感冒症状,那时想书上讲了是消业,那就是消业吧,所以没吃药,感觉很轻松的闯过去了。可是一段时间后,我的腰部出现了几个小红疙瘩,奇痒无比,逐渐的连成了片,整个上半身的前面全是象牛皮癣一样。这时我心里的压力上来了,因为我知道患上牛皮癣是治不好的,“医生不治癣吗”,我没敢让父母看,哥哥看过书,我就让他看了。看的出他有些紧张,我就对他说:“这是消业,没事。” 哥哥也跟着说是消业,没事。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我也非常清楚,我的那句话也有很大成份是打肿脸充胖子,内心有很大的压力。后来我觉的事已至此没有退路,就把思想定到消业上,痒的不行,就洗一洗,平时背心不脱,一眼不看,十几天奇迹般痊愈了。更不可思议的是我久治不愈的腰椎盘突出也在一次抱轮中消失。

我深深的感到大法的伟大和神奇,所以,那时自己在学法炼功方面很上進,并积极参与各地的洪法活动。在个人修炼阶段,师父为了弟子的提高,一次次的慈悲点化与鼓励,使我坚定的走到了今天。

去执著 否定迫害

十年来,在正法修炼中我们大法弟子经历旧势力史无前例、破坏性的检验,其中有旧势力利用中共恶党强加在我们肉体上、精神上、经济上的迫害,又有强加在我们思想观念、思维方式上的迫害与干扰。而这两种方式的迫害,又相互依存、相互诱导着我们,使我们的修炼之路走的异常艰辛。虽然如此,但是我们都知道这些迫害成立的最大借口,还是我们自身修炼的不足与放不下、去不净的执著与人心。情就是很主要的一方面。法理上我们都知道,三界之内一切都泡在情中,而我们在修炼中三界内各层空间的身体都得要净化、要修好,这就需要我们严格要求自己,持之以恒才能彻底修掉这些层层空间从情中派生出来的物质。

这些年我遭到邪恶多次的绑架,一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其中最后一次的被迫害,我清楚的知道我的思想中不断的返出对于情的执著的东西,我也想抑制这些东西,但是很困难(后来知道,是被旧势力加强造成的),所以那几天学法、发正念、炼功都受到了干扰。最后导致了被邪恶迫害。当然,不完全是这方面原因,但这方面占的比例很大。

闯出黑窝后,流离在外。由于这方面的执著没去净,又招来了情魔在现实中的不断干扰,险些造成无法弥补的实质性大错。那段时间修的很苦,我多次看师父关于这方面的讲法,和同修在这方面的切磋文章,在不断的摔跟头中,我下决心从内心彻底断掉这方面的执著。

虽然走过来了,但回想起来,浪费了自己很多的救度众生的时间与精力。走过这一大关,我深刻的体会到,我们修炼路上出现的一切都是我们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我理解到,如果我们某方面的执著返出来,我们的内心能及时升起坚定的正念,把这个执著灭掉,表面空间就不会出现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去这个执著的关难。那些对自己严格要求的大法弟子,也正是这样,他们能平稳的走在不同的正法形势的需要中,表面上,他们没受到多大的迫害或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但是他们走的才是最正的,他们的内心对法才是最坚定的。而自己很多时候都是摔的头破血流的时候,才升起坚定去执著的正念,其实在修炼的路上就是走了弯路。我们历经万难来这人世,完成我们的使命才是我们的史前大愿,一切时间与精力应该倾注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上。

被非法劳教回来后,我承包了一些地,想从经济上缓解一下,需要从信用社借几千元的贷款,我大哥(大法弟子)也需借几千,可那年从信用社借款非常困难,说没有钱,而我没回来那年,信用社可以随便借款。我想这一定是旧势力对我们的经济迫害,我和大哥切磋后,决定否定这个迫害,坚信我们一定能借来贷款,同时发正念,清除操控信用社的一切邪恶因素。几天后我二哥(未修炼法轮功)回来了,问我大哥如果种地实在钱不够,他再帮大哥借点(我二哥已经借给大哥一部份钱了),大哥表示同意。我当时想这是旧势力在考验我们,看我们对我们的认识是否坚信,就是有人借我钱我也不借,我就从信用社借款,且一定能借来。当时有常人在,我不好对大哥说什么,后来,果然我从信用社借来了贷款,大哥却没借来。

流离失所后,我一直都用自己的收入做证实大法的事,加上生活必用外,几乎没有照顾家里,但是母亲一直对我非常理解,怎么难都没有向我说过,心里只装着我的安全。有时我多少天都没有活干,当然也就挣不到钱。有几次有活干了,正好又有证实大法方面的事要做,如果去干活就能挣几十元钱,但去做证实大法方面的事就要花上几十元的路费,但是我想一定要以大法方面的事为重,所以我几乎每次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后来一位朋友建议我应该自己干一个项目,如果干好了,既能多挣一些钱,时间上又自己说了算。我想也是这样,今天人类的一切都是为了正法而延续来的,所以干个项目也应该能干好,我应该用最短的时间挣最多的钱,这样就能有更多的时间证实大法。在朋友的帮助下,我开始着手这个项目,当时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在同修们的大力帮助下,也都走了过来。同时我摆正基点,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所以逐渐情况越来越好,我也清楚的觉察到家里的一切,师父都在管着,总能过的去。同时我也发现,家里的情况和自己的经济收入都与我证实大法的事做得紧密相连。记的有一次我做了一件对证实大法有利的事后,在我的工作项目中,几天内竟然挣了五千元钱,真象天上掉下来的一样,不可思议,所以这两年,我既能给家里一定的经济补充,自己生活、做证实法的事又够用。我的心里非常明白,这一切是师父给的,让我救度众生的同时经济上也向好的方向发展,我时刻都得摆正这个关系和做事基点。

去除怕心

这些年,邪恶疯狂的迫害,特别是在黑窝里经历过来的大法弟子,都容易在痛苦中被旧势力强行加進一些变异的观念和执著的物质。我觉的怕心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一产物,一直严重的阻碍着我们做好证实大法的事,有时真的需要有放下生死的决心和勇气,才能把它去掉。在我几年的资料点环境中,这个怕心时不时就会返出来,如不及时发现、去掉,就容易招来一些干扰。

有一年,我和一位同修在她家的另一栋楼里做资料。有一天有人敲门,后来一位同修说是那一片的片警想找那个同修的丈夫(大法弟子),并扬言如果再不开门,就把门踹开。我当时心里的压力就起来了。后来我冷静的想一想,片警并没有掌握我们什么证据(现在悟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在做最正的事,而不是邪恶迫害的所谓证据),只是想找人,就把门踹开,这连常人的理都是不符合的,我们不应承认这种邪恶的逻辑。而那几天正需要资料,我想我应该放下这个怕心,不但不能停下来,我还要多做,同时我们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以后这个片警就再也没有去。

去年,我在自己的住处做资料,夜里两点钟,我被一阵“哗啦、哗啦”的钥匙开门声惊醒,听不准是开自己的房门,还是隔壁的,并且一个低沉的声音喊着:“开门!开门!”由于前几个月,几个资料点同时被邪恶破坏,当时就以为又被特务发现了,我带上笔记本电脑等几件贵重的东西,从窗户跳了出去,来到外地同修家。我心里特别难受,回想自己这段时间也没太懈怠,怎么出现这个事儿?通过向内找,我才意思到,由于几个月前出的事,自己的怕心又重了,在自己屋里做资料,轻手轻脚,尽量不去邻近道的房间,出门先从门镜看一看……我开始用法衡量我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渐渐的在法上明白了:房子是我租的,这是我的家!我做的是证实大法的事,我为什么要这样?!我应该堂堂正正的才对!我决定立刻回去。回到家里一看,一切正常,就是一个假相。

形成整体 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我们县同修很少,这些年邪恶迫害的又很严重,有近一半的乡镇没有炼功人。这几年我把一部份时间放在了整体协调上。实践证明,形成整体能够起到更好的救度众生的作用。形成整体后,我们首先开始收集各乡镇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案例、相关责任人的信息、展现大法美好的事例、恶人恶报事例,大家都重视这件事情,信息收集起来既快又全面。后来本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政法委书记的相片都收集到了。经过整理后,我们开始制作本地的真相资料,老百姓的反馈都非常好。

形成整体后,我们可以达到资料与技术上互补,和各地好的经验的借鉴,特别是哪个同修被迫害,我们都能及时赶到,调查情况,几天内就可以把迫害真相、公开信等发给民众。由于有信息储备,负责邮信的同修能及时的把信件寄给当地的政府各级领导。后来我们又建立了当地的明慧站内信箱,登陆信箱,都用化名,特殊事情还可以把文件加密,只要联系的同修互相知道就可以了,这样我们就减少了电话联系,安全系数也增加了。

几天前,我们交流有几个乡镇没有同修,那里得到的真相可能少一些,或有空白区,我们有能力的同修,可以走远一些,我们一个人负责一个村。大家都行动起来,几十个人一次就能覆盖几个乡镇,同时我们印制了几十张本县地图,发到各乡镇同修手中,谁做了哪个村屯,自己记上。过一段时间,我们一统计,就能找出空白区,又避免了重复发放的现象。

最后想说的是,我们风风雨雨走到今天不容易,师尊为我们的付出与承受是我们无法想象的,生生世世的苦难只为今天完成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一定要珍惜这万古机缘,走好走正我们以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