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何娅娜一家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市法轮功学员何娅娜被恶警绑架到戒毒所,至今已有五个多月了。

何娅娜,天津市大港区人,幼年时父母离异,与姥姥相依为命。由于缺少家庭的关爱,何娅娜过早接触社会,与社会上一些闲杂人员接触,干一些违法之事,致使她因犯错被劳教。那是9年前的事。不过何娅娜却因祸得福,她在狱中与一位修炼法轮功的大娘相识,结缘,后与大娘的儿子结了婚。在婆婆和丈夫的引导下,何娅娜走入大法修炼,从此弃恶从善,获得新生。她感念大法的救度之恩,时常向朋友传颂法轮大法的美好,却不幸遭恶人诬陷,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被警察劫持到天津强制戒毒所。

五个月来,何娅娜和她的家人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她的母亲身患喉癌,手术后不能说话。一想到被迫害的女儿,就极度悲伤,不能自制。何娅娜的公公、婆婆,也是快七十岁的人了,特别是公公身体一直不好,患有哮喘病,时常发作。

何娅娜的女儿今年已到了上学的年龄。由于多年的迫害,加上给母亲、公公看病,何娅娜家变卖了房产,一直是租房过日子,时常搬家。耽误了给女儿上户口。按中国现行政策,没有户口是不能享受义务教育的,当地派出所的警察说:要补办户口,先交 1~2万元的罚款。何娅娜家上哪里去弄这笔钱呢?没办法,何娅娜的丈夫只好放弃了让孩子上学的念头。可怜的小心慈,每天盼望秋天能跟小朋友一起去上学。但是她不哭也不闹,努力装成很快乐的样子,哄大人开心。但是除了爷爷、奶奶、姥姥、爸爸等亲人外,谁还知道她的痛苦呢?

何娅娜的丈夫既要上班,又要照顾双方的父母,抚养女儿。自何娅娜被绑架后,他就下决心要为何娅娜讨还公道。他走访了有关部门,了解事实真相。他去了天津市河西区马场派出所,找到派出所副教导员佫建华,向对方索要他们指控何娅娜的“证据”,并要求严惩打人的警察,没有结果。

何娅娜的丈夫又找到办案警察吕宁,吕宁把何娅娜随身携带的提包交给他,并且说:他们没有动过此包,不知道包里有何物。谁相信呢?何娅娜的丈夫当即打开此包,发现包内有几张法轮功真相光盘。他并指出:警察抓人,怎么能不检查对方随身携带的物品呢?何娅娜是被你们诬陷的,立即释放她。马场派出所的警察自知理亏,从此不再敢正面回答任何问题。

何娅娜的丈夫又找到律师事务所,向律师反映情况,律师们对中共迫害法轮功都深表同情,但却爱莫能助。他找到强制戒毒所的头目,告诉对方何娅娜没有吸毒,她是被冤枉的。强制戒毒所的头目佯装不知,干脆回避。

面对这一切不公,何娅娜的丈夫仍然以平和的心态去探视何娅娜,给她鼓励。何娅娜反而劝慰丈夫:她很好,不要为她花冤枉钱。

何娅娜已不再是过去的那个何娅娜。和她在一起相处过的戒毒人员都说:何娅娜和她们不一样。强制戒毒所的警察也对何娅娜颇有好感,她们让何娅娜领着戒毒人员编排节目,准备在“6.26”世界禁毒日演出。何娅娜把自己结佛缘、获新生的感悟,溶入节目中,领着大家表演“结佛缘”。“6.26”世界禁毒日的前夕要审查节目,现场的领导和警察也都看得很专注:一群失足堕落的年轻人,在神佛的感召下,善念萌发,结下佛缘……这时现场突然出现了一个奇妙的景象:一个不断旋转、鲜艳夺目的法轮呈现在会场中央。现场的所有人都怔住了,对于被中共无神论毒害了的人们,这奇妙的景象实在太震撼了。静默片刻,一领导终于语调低沉的说声“很好”,结束了那天的演出。这件事在警察和戒毒人员中不胫而走,人们在悄悄的议论着。于是大家企盼着“6.26”正式演出那一天,能再次目睹这一奇观。然而,当这一天来临时,这场每年都要举办的例行演出,被取消了。

何娅娜的遭遇还在继续,她和她的亲人们,都在企盼着这苦难的日子早一天结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6/207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