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13827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八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我是2001年年底开始修炼大法的,在修炼中对法的认识不断升华,身心受益很大。在修炼前,我曾做过一件有愧于大法和师父的事。那是1999年的4.25至7.20期间的事,邪党为迫害大法大造舆论,利用各种手段污蔑大法,当时因我老伴已修炼大法几年了,我目睹了大法的神奇,大法是绝对不允许迫害的。我给当权者写了封信,意在制止即将开始的对大法的迫害。之后,办案组来调查,要我交代与法轮功有什么组织关系,并要我表明“与法轮功划清界限”的态度。邪党玩弄历来政治斗争的手段给我施加压力,威胁我要考虑今后个人和家庭的生活问题。由于我对大法的态度不坚定,在办案组代我写好的“检讨”上签了名,并做了所谓的“检讨”。认真想想,我是大法的罪人,虽然我办这件事时是个常人,但现在我走入大法修炼已多年了,对大法已经有深刻的认识。严正声明:我的那个所谓“检讨”彻底作废。信师信法,走正、走好修炼的路,把造成的损失弥补回来。

许修政 2009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2004年我从劳教所回来后,一直没有用心学法,很多法理不明,用人心对待修炼,用人的思想去想问题,加上有强烈的怕心,终于被邪恶钻了空子,于2006年被邪恶再一次非法绑架。在被关押的日子里,我开始理智不清,加上人心的带动,执着常人的亲情,求安逸,执着早点出来等等,从而一错再错,写了什么“书”,并在怕心、为私为我的私心驱使下出卖了同修。在被非法劳教期间,为了争取早日出来,我主动配合邪恶,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事。如今我痛悔万分,痛恨自己醒悟的太晚,辜负了师尊的期望。现在正法还没有结束,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的机会,我唯有精進再精進,加倍弥补损失,走好以后的路。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做、所说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走好以后的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听师父的话,听从师父的安排,助师世间行。

李学彬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在1999年上大学期间,受中共媒体谎言的欺骗,在怕心的驱使下,对学院的主任说自己“不炼大法了”,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并从此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放任自流,离大法越来越远。2006年8月,我重新走入大法修炼者的行列,但半年中我又在女朋友的威逼下,几次说了“不炼大法了”。今年六月,幡然悔悟的我再次回到大法中来,学法一个月,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在怕心的阻挠下,一直在回避发表“严正声明”。今天,是我根除此怕心的开始,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的“不炼大法”的话全部作废。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加倍珍惜再次得法的机缘,在学好法的基础上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武峰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经同修介绍有缘喜得大法的,由于当时学法不深,修的很不精進,对法理解的不深刻,只停留在感性上,没有从理性上真正的认识大法的内涵。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由于我正念不足,没有保管好师父的法像,被我老公从墙上撕下来,交给了社区。还有一次,老公给我提高心性,我没过去,和他打了起来,他又把师父的小法像烧毁了,还撕了一本大法书,造下了深重的罪业。为什么出现这个事,向内找,这与我的心性有直接关系,我感到深深的内疚和后悔,发自内心的感到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弥补过失,紧随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张松梅 2009年8月8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对大法法理没真正理解,而对师父、对大法不敬,更甚的是有时骂师父、骂大法,犯了天大之罪。在劳教所被迫害时,由于怕心很重,我曾经让自己的亲人把师父法像和几篇经文烧了,还写了什么“揭批”、“三书”、“保证”等东西,配合了邪恶。回来后,由于怕心,我竟糊涂得把大法书藏在我有时睡觉用的大垫子里。现在通过深入学法和同修们的帮助,使我明白了,修炼就是修好自己的一切。从今以后,我要放下包袱,洗刷自己的污点,学好法,敬师敬法,随师回归。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兴波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我被邪恶非法关押在教养院期间,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怕被邪恶翻包搜书,使大法书落在邪恶手里,就和几个同修一起把我们自己印的简装压缩本《转法轮》给泡在水里毁掉了。今天跟同修提起这件事我才悟到,这是天大的罪过,这是对师父、对法的最大不敬,是学法不深的表现,敬请师父原谅。后来在邪恶教养院里,邪恶天天给我洗脑,在七天七夜不让睡觉的情况下,我又写了“三书”。这都是作为大法弟子不应该的,是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严正声明:所写“三书”和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一定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赵文艳 2009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2000年,我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到县看守所。由于学法不深,我说了“不炼了”的话,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2006年,又因为我对情的执著太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被非法送到劳教所。在当时的邪恶环境下,我怕心太重,配合邪恶,写了所谓的“三书”及“揭批”材料。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有所签、所写背叛大法、背叛师父的资料全部作废。回到大法中来,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贾素芹 2009年8月19日


严正声明

零七年十月一日左右,由于我的怕心、显示心、求安逸心、怕吃苦心、懈怠等各种执著心太重,被邪恶钻了空子,被迫害到乡派出所,向邪恶表示了“不炼功或在家炼”,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现在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和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才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严正声明:我给邪恶说的“不炼功或在家炼”的话和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大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听师父的话,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韩英茹 2009年8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们俩口子于九七年初得法,由于当时执著心太多,学法不深,于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在单位的谎言欺骗下,做了对不起大法及师父的坏事,违心的写了“不修不炼”的保证书。现在通过集体学法和与同修交流,我们真正认识到所犯的错误,感到非常后悔。严正声明:以前我们所说、所写的“不炼功”的保证作废。从今以后,精進实修,努力做好三件事,争取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圆满随师还。

郭崇珠、冯乃利 2009年8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由于人心太重,执著心太多,再加上不认真学法,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单位的逼迫和欺骗下,违心的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现在通过在学法小组集体学法,和同修一起交流,我才认识到自己以前做错了,和同修相比,我的差距太远了。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论全部作废。我还要跟师父走,努力做好三件事,圆满跟师父回家。

亢志仙 2009年8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得法时间不长,没有认真学法,对法理解不深。由于受邪党几十年的邪说蒙骗,人心重,特别是怕心重,我在不知所措情况下,做了有损师父和大法的事,并对邪党做了“不炼了”的保证,这是我对师父和大法的不敬。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我要勇猛精進,放下常人心,多学法,向内找,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刘芳兰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得法的。99年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由于学法不深,怕心重,我烧了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后来又在“不炼功”的“保证书”上按了手印。2008年奥运前,邪恶又来骚扰时,我也没承认自己还在炼功。我深知自己犯了大罪,现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张建英 2009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在监狱长期遭受邪恶的严重迫害:禁闭、严管、洗脑、包夹、打骂、侮辱、不准睡觉,双腿被迫害致残,失去了劳动能力。在邪恶的高压、欺骗下,我没有正念,被邪恶钻了空子,由别人代写下“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做了一个炼功人不该做的事。严正声明:该“保证”全部作废。这不是我心甘情愿写的,我要从新修炼,挽回影响和损失,洗刷污点,弥补过失,做好三件事。

谢吉甫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由于当时学法不精進,对法理解不深,只是停留在感性上,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自己正念不足,没有保管好大法书,被我儿子拿去给烧了,造下了深重的罪业。我感到深深的内疚和懊悔,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严正声明:一切对不起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弥补过失,紧随师父正法進程,救度众生,圆满随师还。

孙娟 2009年7月27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了严重迫害时,乡、镇派出所都叫交出大法书,我交了一本《转法轮》和师父法像,还按了手印。当时我还觉得挺好,事先多请了一本《转法轮》,用了人最不好观念对待大法、对待师父,想起来是多么肮脏的思想。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多救度众生。

杜双有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由于不识字,学法不精進,经常有恶人到家里来骚扰。在零七年十月一左右,我被乡派出所绑架。由于执著心太重,我默认了邪恶所说的“三书”。现在,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认识到自己做的不对。严正声明:在恶人面前说的“三书”全部作废。从新走入修炼中来,做好三件事,听师父的话,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张先荣 2009年8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在今年7月份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遭当地公安局绑架,并关押到看守所,最后由恶警强行拽着我的手,在他们早已准备的一些所谓“保证书”上签了字。虽然我不知道那上面都写了什么,但我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严正声明:强行让我签的字全部作废,我不承认。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永远跟着师父走。

杨克芬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于96年得法。在邪恶非法镇压大法后,我由于人心太多,学法不深,让别人代写了所谓的“三书”及“揭批”材料,家人代签了“保证书”及各种资料。2002年被非法劳教期间,我在“坦检”材料上又写出过同修的姓名。我对不起同修、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以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紧跟正法進程,一定跟师父回家。

张爱芹 2009年8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警察要搜身的时候,我借故脱身,将资料扔掉。被带進拘留所后,在恶警的威逼下,我一时糊涂,在它们起草的书面材料上签了字。我非常痛心,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精進实修,以一颗坚如磐石的心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玉翠 2009年8月21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期间邪党的疯狂迫害,单位、街道要求人人过关,本人违心的向邪党写了“三书”,事后很后悔,现在虽然在做三件事,但是不给旧势力留空子,今天特此声明以前向邪党写的“三书”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勇猛精進,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讲清真相多救众生,完成我们的使命。

吕世官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九年八月初期,我说了一句对师、对法不敬的话。那天,我正在学法,突然两个邪警冲入我屋,说:“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你说‘炼’就送你去洗脑班,你说‘不炼了’就不送。”在这强迫下,我说:“不炼了”。严正声明:所说“不炼了”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长林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之后,由于我听信了中共邪党的谎言和自己有怕心,写了所谓的“保证书”,说自己“不学大法、不炼了”。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清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在一次张贴资料时被邪恶看见,被送到派出所打骂、训斥、惊吓。当时我的怕心出来了,说了不该说的话,把给我资料的同修说了出来。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更对不起同修。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秀平 2009年8月20日


严正声明

迫害刚开始的时候,我被派出所抓去,被迫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还撕过大法宝书。我非常非常后悔,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保证”及所做对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废。从新开始修炼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晶 2009年8月17日


严正声明

99年,我回老家上火车时,警察非让骂老师才让上车,当时我还没走上修炼的路,就说了对不起师父的话。2007年,我很幸运的走上了修炼的路,很快天目就开了,我很相信大法的神奇。严正声明:以前所说的对师父不敬的话一律作废。我要坚定正念,圆满随师还。

姜红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因为自己的执著,我向派出所做了可耻的妥协,在笔录上签了字,并违心承诺“不炼了”。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的修炼大法,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胡朝红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邪恶的非法关押和打压面前有时配合了邪恶,说了“不炼了”的话和签了不该签的字,现在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现在郑重声明,从修炼开始不符合法的所做所为全部作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随师父坚修到底。

王素芬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1999年迫害开始后,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足,在邪恶迫害的压力下,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给自己的修炼留下污点。现在,我们严正声明,从前写的“保证书”作废。我们要坚定的紧随师父,努力做好三件事。

刘淑珍、杨淑芹、宋连凤、丁桂伶、丁桂利、白玉民、丁丽丽、宋大全、丁楠、宋连发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今年因为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在高压下写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所谓“三书”,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给世人的被救度增加了障碍,现郑重声明所有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言行一律作废。从新走回修炼中来,加倍弥补损失!

李梅芳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三月七日,我在单位、上级、市公安压力下,在“不串联、不聚会、不進京”的保证书上签了字。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新走入正法修炼中来,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

吴月霞 2009年8月21日


严正声明

99年邪恶迫害大法后,街道居委会要大法书,给了它一本《转法轮》、一本《洪吟》、和一个炼功带。当时因为学法不深、从思想深处有怕心,对大法法理认识不清,才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今后要努力学法,做好三件事。

崔连壁、董文珍 2009年6月23日


严正声明

7.20邪恶破坏大法,在党文化的教育方式下,要交大法书,由于学法不扎实、不深,把大法书交了,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特此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段锡莲、吴秀云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所说、所写、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行为以及“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与迫害,努力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展焕真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得大法,由于对法不坚定,促使自己在镇压后向邪恶说过“不炼”,为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全部作废。今后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听师父话,做好三件事,跟随师父回家。

张桂珍 2009年8月21日


严正声明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所说、所写、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行为以及“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与迫害,努力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李青花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在父亲被绑架后,因人心太重,不在法上,替父亲向恶党写过所谓的“保证书”、“认罪书”,此非我本意。现严正声明所写一切不符合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解体一切邪恶因素。

王清 2009年8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迫害期间,在邪恶的迫使下,由于意志不坚定,写了“五书”。现在我已经认识到不对和后悔。在此我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李长振 2009年8月21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后,我们由于自己的怕心和邪恶的谎言欺骗,我们有的把大法书交给了邪恶,有的甚至亲自毁书,现在我们悟回来了我们以后会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莲、冯小波、谢正恩、蒋扬会 2009年7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不许睡觉、电警棍)等残酷高压迫害下,所写“四书、五稿”现声明包括对师、对法不敬的话全部作废。从新走入正法修炼中来,做好三件事,坚定修炼。

孙永红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经在邪恶的压力下配合恶人填表、按手印,现郑重声明,这不是我的本愿,一律作废。今后我要严格要求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永远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具秀香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01年3月、4月份,派出所警察找到我,让我按手印(我不识字)。现在我声明,不管什么内容,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毛学英 2009年8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在监狱被非法关押,没有做好,走了邪恶给安排的路,签了“四书”和写了一些不好的东西,深感痛悔,特此声明全部作废。跟师父坚修到底。

陈久文 2009年7月31日


严正声明

我对邪恶所有的不符合法的言行及造成的负面影响、“不修炼”的保证声明作废。重新修炼,信师信法,按师父的要求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苏占争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在洗脑班高压迫害下,所写“不炼功、放弃修炼”、对师、对法不敬的话一切作废。从新走入正法修炼中来,做好三件事,坚定修炼。

沈向阳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的高压迫害下,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包括“保证书”等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大法到底。

李希荣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以前所说“不炼法轮功”这种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彻底作废。一定要信师信法,随师正法,坚修大法到底。

陈战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以前对大法不敬,把书交给了邪恶,这种行为不对。以后敬师、敬法,勇猛精進,弥补对大法的损失。

仝秀英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大法好,支持大法。

韩君霞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对旧势力操纵的坏人的谈话记录声明作废;签字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彭慧如 2009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以前所说“不炼法轮功”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信师、信法坚修到底。

徐国 2009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从今日起,以前说过和写的“保证”全部作废。坚修大法。

夏琼辉 2009年8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