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法轮功学员被囚太原两年 家人探视无门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麻城市法轮功学员朱碧东、付礼胜,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被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迎泽分局警察绑架,两年多来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太原市迎泽区看守所,处境恶劣。家人无法联系,不能探视,异常担忧。

朱碧东,男,一九七五年出生,大学毕业。一九九九年之前,在一个比较稳定、待遇优越的单位工作。在法轮大法蒙受千古奇冤的时候,因到省政府上访澄清事实,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被单位逼其作检讨并上电视报道,随后又多次遭受无理关押、罚款迫害,最后被单位除名,失去工作。二零零五年三月,在他妻子怀孕即将分娩、正需要他照顾的情况下,中共也不放过他,把他关进看守所38天,累计被勒索钱财1万余元。多次指挥参与迫害朱碧东的主要行恶者是麻城公安局李解德、闫稳山、杨甘敦等人。

付礼胜,男,中专文化,现年四十余岁。原是麻城市棉花公司职工,在单位从事财务管理工作,后因单位改革离岗自谋职业。在此次迫害之前也遭受了两次非法关押、罚款。给文弱的爱人和小孩造成极大的精神创伤。

朱碧东、付礼胜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半夜,在打工的山西太原市宏宇不锈钢有限公司(现祺业不锈钢有限公司)宿舍楼被太原市公安局迎泽分局绑架,理由是莫须有的“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两年多来一直关押在太原市迎泽区看守所,除两次所里叫他们写信要求家里寄钱外,一直与家属没有任何联系。

十年来,朱碧东、付礼胜的家属和其他大法学员的家属一样,亲眼见证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无法无天、灭绝人性的迫害,这种毫无人性的迫害给大法学员的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和经济压力。

朱碧东、付礼胜的家人对身在千里之外的亲人万分担忧,他们深知亲人在中共的牢笼里是度日如年,生命每时每刻都将受到威胁,家人也每时每刻担惊受怕,提心吊胆地生活,每当想起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恶行更是十分恐惧和忧虑。他们想尽办法多方打听亲人的情况,最后得知了迎泽看守所的两个警察的电话,一个叫王春瑞,一个叫罗凯。电话号码为13603553391、13363518877,万不得已就向他们打听一下亲人的情况,但是电话通后他们不是吼就是骂,从来不正面搭理,更不会告诉他们想知道的半点信息。

后来通过其他途经,多方打听才得知一点他们在牢笼的一些遭遇:看守所每天只给他们两个馒头吃,很多的时候饿得没力气说话。朱碧东被迫害得脚痛至今未愈,尤其晚上疼痛得无法入睡。由于看守所阴暗潮湿环境恶劣,长年的关押导致付礼胜身上长满疥疮,托人带进去换洗的衣服都被人霸占了,捎进去的水果也被别人抢去一部份,本人所剩无几。

得知里面的情况后,家人们更是担忧,寝食不安,二零零八年十月底,朱碧东的母亲、妻子和三岁多的女儿,三代人带着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忧心忡忡的千里迢迢赶到山西太原。

通过几天奔波,祖孙三代满怀希望地找到迎泽看守所,要求接见朱碧东,管教王春瑞气势汹汹地吼叫说:不行!不行!就是不行!家人问:七、八月份以你的名字汇来的钱1500元收到没?王连忙支支吾吾的回避,避而不答。

3岁多的孩儿看不到爸爸就在大门口哭着大声喊:“爸爸!爸爸!奶奶来了,妈妈来了,我来了,你快出来呀爸爸!我好想你呀爸爸! ”小孩一喊,全家人忍不住哭成一团。任凭她们怎么哭,怎么苦苦哀求,说尽了好话,王春瑞依然无动于衷,还是不让她们接见,没办法最后一家人非常失望和痛苦地离开了。两年多来,想与亲人见上一面都成了她们的梦想和奢望了,这是一个正常生活着的人想象不到,也难以接受的事实。

中共恶党统治下的监狱就是这样无视法律、无法无天。一个只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做好人的公民,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两年多的时间,法律何存?正义何存?

其实与他们一同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俞学伦、俞花(俞学伦的妹妹)以及俞花未修炼的丈夫吴修锋,他们也一直被关押着。

在此,我们呼吁全世界正义之士伸出援手,营救大陆千千万万象朱碧东、付礼胜一样仍在继续遭受牢狱之苦的苦难同胞,帮助他们早获自由,与亲人团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