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同修的执著,请一定善意提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日】曾看到一篇交流文章,说有一个做了大量证实法工作的同修,因做事多忽视了修自己,学法不静心,长时期出现发正念手倒的不正确状态。文中说,“同修们一直认为她正念足、不会有事,其实那是师父一再给她也是给我们整体同修时间,让我们悟到。而我们没真正起到那个作用,虽然有时偶而提个醒,不接受也就算了,没有从根本上、从法理上去启悟,真正把同修的事当作我的事,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最后这位同修被邪恶钻了空子,被迫害时遭了很多罪”。看到这里,给我的感触很深。

我们当地有一位甲同修,他全家修炼,是个家庭资料点,他周围的同修都认为他很好,愿意为大家付出,他也做了许多大法工作。但长期以来,对学法却不太重视,客观原因是做事多、忙,周围同修的周刊、真相资料等都指望他做好,有的还要送去。主观上,他认为学法时间少没关系,哪怕五分钟静心学都比心不静学一小时强(师父是讲过这个法,但他是拿来为自己找借口),言下之意他虽学的少,但正念也挺强的。当时我只提醒他:法应该要多学,但觉的他正念确实挺强,我还自叹不如,就没多说什么了。其他同修也有提醒他的,当然也只是表面上的说说而已,状况也没有改变,他也依然很忙。后来,他全家被绑架迫害。

在之前的相当一段时间内,师父是有点化的,周围同修也都知道,但都没有引起大家足够重视,清醒的、深入的向内找,以正念足(其实是片面的以敢不敢做事,做多少事来衡量)来回避矛盾;或认为这是个起不小作用的资料点,师父应该会保护的,就跟那个走大街上不怕汽车撞的人似的,带着强烈的求心、依赖心。看起来是一个资料点的被破坏,其实是整体的有漏,所有相关的或听说此事的同修都应找找自己。当然一件事情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单从表面反映出来的就有:同修本人学法少;其他同修的依赖心,使他忙于做事,其实是把自己该承担的都推给他了,比如我也意识到该减轻他的负担,但有时还会顺手从那拿走空光盘,省的自己去买了;同修本人碍于情面,不愿拒绝别人,无形中也助长了他人的依赖心;资料点来人多,安全措施不重视,片面强调正念足;等等。这些方面在此不多讨论,我想说的是:当周围同修已经注意到各种迹象的时候,该怎么面对?

看到同修的执著,我们说不说?当然应该说,善意的指出。有的同修碍于人情,不好意思说。常人中因人情而不说,这是正常的,可我们是修炼的人,人情本身不就是我们要修去的东西吗?为什么让我们看到,不就是师父安排的,通过我们的嘴来提醒同修的。不管对方看上去做的多好(其实真正的好是心性好,不只是从表面来看的),修炼的人毕竟有人心在,当其强烈执著于什么的时候,自己都意识不到,那么旁观者的善意提醒就是雪中送炭了。我曾被骗绑架到洗脑班,而我能被骗去的原因之一是自己有一个主要的执著放不下,当时意识不到,等我摔了大跤,走了弯路回来后,有个同修跟我说,那之前发现我这个执著,我说你那时为啥不提醒我,她说当时因为情面没说,想等以后再说。并不是说她当时说了我就一定改了,但她真的没尽到应尽的责任。

有的觉的第一次见面,不太熟,下次说吧。熟了好说话,常人中是讲这个的。但修炼人需要依靠人的这个观念吗?而且以后会不会有机会说还很难讲,让我们看到了,为啥不能及时提醒呢?就象上面那个例子中,等不必要的迫害发生后再说吗?

有的说了几次,看不见效就不说了,心想:反正我提醒过了,也算尽责了。甚至会想:法都在学着呢,师父也在管着,他应该会自己明白的。我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我发现别的同修也有这个想法。乙同修也是全家得法,但有的几乎不修了,有的带修不修,思考问题都是从常人角度出发,他家也是个资料点,而夫妻矛盾长时期不解决,乙忙于做事,有天跟我说学法都学不進去了,我当时提醒他决不能这样想,那不是你的真念,一定要多学法,但也仅此而已。再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我听他说对救世人觉的很无奈灰心,人很难救,不想救了。我说你不可有这样的想法,你要调整自己的状态,不管做到什么程度,但决不能放弃。当时感觉他也没有太大触动,过后听说在一次发资料时被绑架。从他家人口中得知,平时其他同修来,基本就是来要周刊、资料,很少有在法理上切磋,更少有关心他的状况,帮助他共同面对旧势力的干扰。而我提醒过几次,看没啥改变,就不上心了,想着通过学法他会改变。就连有些在魔窟中能坚定的靠正念回来的同修都有类似依赖师父的想法,在某一件事情上正念足不等于没有其它执著,我是觉的同修们会有意无意学那些正念闯关的同修。

还有的说了,对方不接受,甚至嫌烦,就被这个怕对方嫌自己烦的心给障碍住了,这还是维护自己的私,把自己的感受看的比同修少受干扰、整体少受损失更重要。在那篇交流文章中说“那么给我们更多的同修的教训是什么呢?难道同修有执著,不去善意指出帮助其走出误区,等受迫害时再去营救吗?今天我悟到什么是‘助师正法’,什么是同修,怎么样能让师父少操心,多一份欣慰。从我自身做起,不要总是把同修好的方面挂在嘴上,好是应该达到修炼人的标准,而是在互相配合中负起责来,放下自我,做到想到怎么做才是对同修、对自己负责。形成一个真正坚不可摧的整体,共同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还有一篇明慧的文章中说:“看到同修有明显的执著:‘不好意思说,人家比我得法早’;看到同修有漏:‘我得法晚,说话没力度,让协调人说吧’;看到整体有漏,跟不上师尊的正法進程,找相关人员切磋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唉,算了,同一个师父同一部法,谁悟谁得,谁不悟谁不得,悟多少得多少,我何必惹你不高兴呢’。”因整体长期有漏而没有及时堵上,旧势力下了狠手——两天之内八位同修被非法抓捕,二十一位同修受牵连,两个资料点遭破坏,资金、设备损失惨重;一死一伤、三位流离失所。面对如此惨重的代价,同修又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文章写到这里,我忽然悟到:我根本没有责任心!有的只是‘将来你出什么事我问心无愧’罢了,哪有责任心?是一颗埋藏更深的私心!慈悲心就更无从谈起了!想想黑窝中的同修,我真的很惭愧。”

“假如我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在慈悲心带动下的责任心,面对同修的执著我就不会没耐心;面对同修的漏我就不会急躁;面对整体长期有漏我就不会怕麻烦、就不会怕别人说我有显示心、就不会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发正念、更不会产生侥幸心?”“假如我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在慈悲心带动下的责任心,我就不会长期做‘人心’的俘虏。假如我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在慈悲心带动下的责任心,没有‘人心’作怪,和同修沟通时,就一定会达到好的效果,就不会有今天这么惨重的损失。”

我们要救度众生,慈悲众生,可我们对同修慈悲吗?也许很多是人情,觉的谁好谁不好;喜欢和谁一起,不喜欢和谁一起;看的惯谁,看不惯谁,等等。放不下这些人情,是不会有慈悲心的,也达不到修炼人的境界。看起来是提醒别人的问题,其实就是给我们自己修的,有的问题认为没必要提醒同修,是因为自己在此问题上也是法理不清;认为应该提醒的,自己是否能站在为整体考虑的基点上,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发泄;是否怕对方的反应伤害到自己的感觉;提醒过几次好象没效果,是否还能耐心去做;是否用心,象对待自己的事情一样,比如把学法时针对同修问题的法理记下来,到时一起学,有时我感觉某篇交流文章可能对同修的某个问题会有启发,就存在U盘或电子书中推荐给同修。我悟到“整体”的意义不只是大家一起做什么事,也体现在对每个问题的考虑上是否有整体意识,能从对整体好的角度出发。

记的另外一篇交流文章中讲到,如果一个整体中哪怕有一个同修能清醒的看到问题,并能够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帮助大家清醒理智的面对问题,提高上来,那么旧势力安排的干扰就能被否定。我悟到:向内找就好比法轮“内旋度己”,而善意的指出同修的执著,帮助同修共同提高,就好比“外旋时他发放能量,使别人受益”(《转法轮》)。所以,同修们,有缘在一起时,不需要锦上添花,如果助长了对方的执著心,那真是干坏事呢,让我们都来雪中送炭吧。那是师父希望我们做的,那是正法修炼的需要。

最后以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的一段法与大家共勉:“真能站在为法负责上看,真的抱着一颗熔化钢铁的心,我就不信那事做不好。也不要对学员有固定的成见认为其不行,我这个师父可认为行的。也不要认为难以沟通,任何一方做法上还是没有做到大慈大悲,你真能大慈大悲,我想不对的地方肯定会改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