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面前学会在法中向内找解决问题

与沈阳地区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日】伟大慈悲的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指出:“整个正法形势在往前快速的推進,大法弟子配合救度众生、证实法所起的作用,都使世上的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点大家也看到了,世人也看到了。”邪恶已经很少了。可是我们沈阳地区经常有同修被非法绑架,资料点被破坏,大法资源遭损失,这严重的干扰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同修们也都纷纷找原因。我们错在哪了呢?是什么原因让邪恶钻了空子呢?

沈阳及周边地区,有一个人活动范围很广,横向接触同修特别多。与之接触过的同修或资料点,很多都发生被绑架或破坏的恶性事件。现将此人的一些情况写出,希望大家在这些现象和矛盾面前,尽快在法中看问题、从各自的修炼向内找角度解决问题。

一、某某人的一些情况:

她今年四十多岁,经常用化名、假名与同修接触,中等身材,大眼睛。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去过北京等地。去北京后她自称遭受迫害,警察要抓她,她有家不能回,因而流离失所。她曾几次被绑架,由于她向邪恶妥协,几次都很快就出来了。她向不了解她的同修掩盖了事实真相,说是如何堂堂正正的闯出魔窟。出来后,她总是说要做大事,做协调人,因此东奔西走,往来于同修之间。(我们不是在此泄密,其实邪恶之徒比我们更了解她。)

她住无定所,沈阳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四处居住。全市各区及沈阳周边很多地区都有同修接待过她食宿。少则一两天,多则月余。她以做大法项目为名,吃、喝、拿、要同修的钱物,少则几十元,多则几千元甚至上万元。

她经常是在大街上,如遇到有同修在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的,就去主动搭话,说自己被邪恶迫害,流离失所,要求同修带她回家。她认识了一位陌生同修后,又立即会在这位同修周围寻找新的结识对像,背地自行约定见面时间。对方若有修炼中的问题,她答应帮着解决;若对方不会上网,她教;若对方是上网高手,她就要求跟着学。同修白天没空,她就要求晚上学,目地是在同修家留宿。若不留她住,她就说同修背后有黑手乱鬼,迫害她就是迫害大法。

她特别愿意接触年轻男同修,叫人骑着摩托车带着她干这干那,就是打一个电话,也要叫人用车接送。搅的人家夫妻不和,甚至使有的同修不修炼的家人与之吵架。如不让她住,她就说这是旧势力在制造间隔。

我们说在邪恶疯狂迫害的日子里,同修有了暂时的困难,在谁家住些日子,这是没问题的,大家也都是这样做了,对她的衣食住行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这些她本人也是感受到了的。可是作为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走正、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许多被迫害的无家可归的同修,有的打工,有的做些小生意,有的在固定的做着三件事,这方面的例子明慧上也有很多。大家在接触此人的过程中也告诫过她,你这样长期下去,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同时给别的同修带来安全上的隐患。可是她不予理睬,还一意干着自己认为在“法上”的事,直到同修被非法绑架,她再换一个地方。

此人一直想当协调人,说市里没人协调等,但事实上她一直在一定范围内做所谓的协调。她近几年参与的一些事情,很多出现了严重的非法绑架事件,后果十分严重,这里不一一列举。

很长时间以来,她身体状态一直不好,自认为是迫害,却不向内找,也不发正念。而是向外求,一次一次地让同修帮她发正念。经常是找年轻男同修,用车带着她,到处找同修帮她发正念。这样的人是不是在修炼呢?

二、关于此人是不是特务的分歧

近几年来,沈阳几起大的资料点被破坏、同修被非法绑架事件,都与她有关。这些同修被迫害都是在和她有过几天密切接触后或她直接住在该同修家后发生的,甚至就是同时发生的。多数都是她顺利脱险,即使她也被非法绑架,也不过多长时间就出来了。而其他同修却被非法判了刑或入了劳教所遭长期迫害。这就引起了同修们的怀疑,一些人说她是特务,说应该远离她,一些人则说:她太可怜了,她怕心那么重,怎么可能是特务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都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她的种种状态已经不在法上,那么这样的人为什么在我们中间还有市场呢?

三、向内找我们自身存在的问题

某某人在已经了解她真实情况的同修中已经没有了市场,但还有一些同修,其中不乏老学员,都对她的种种行为没有清醒的认识。一提到她,一些同修第一句话就说:她不是“特务”,她只是状态不好、怕心重等等等等。一个“不是特务”就挡住了。难道说不是特务就可以在同修中东走西窜,干扰大家吗?就拿她经常活动的沈北地区为例,以前这个地区证实法的形势非常好,但去年沈北地区大概有二十多位同修被非法绑架迫害。当地多数同修都对她有所警觉。面对同修身陷囹圄妻离子散的痛苦,难道我们不应该纵深的想一想,她的背后是不是有着许多不安全的因素?是不是邪恶放出诱饵在“钓大鱼”?东北有句俗语说:没有家贼招不来外鬼。

个人认为,她之所以在我们中间有市场,是因为我们整体有漏,给了她这些不在法上的行为以滋生的土壤。伟大的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告诫我们:“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师尊给了我们“向内找”的法宝,我们遇到问题时为什么就不会用呢?在这次讲法中,师尊还慈悲的讲:“修炼中没有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在我们这里出现的不正确的状态和不好的人的行为的时候,那就是针对人心来的。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没做好就会被钻空子,也许在这方面需要这样去针对,才出现的。一旦这种事出现,大家都着急:为什么给大法弟子丢脸哪、出现这些人哪?可是大家都没有想一想:我们自己是不是在哪方面做的不对了?其实自己真的明白了、做正了,这些人、这些表现就没有了,因为不会在大法弟子中出现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也是不允许的,谁也不敢。你别看邪恶它怎么邪恶,它不敢这样做的。旧势力的因素它敢于在大法弟子中起这个作用,就是因为你有这样的人心,需要这样人的出现。在这方面大家一定要清醒。”

通过学法,我们找到了许多执着心,是这些心被邪恶钻了空子。

1.崇拜心。她刚刚接触陌生同修时,往往说自己认识某某(她提的这位同修在同修中有一定知名度,同修们都很敬佩),与之一起做过很多大法的事。她还经常讲她逃避迫害如何苦,为大法做的事如何多等等,博得同修的好感,尤其是一些在证实法方面不那么精進的同修,往往容易对她起崇拜心。她还会在学法时讲上一些诸如“归正”、“基点”、“向内找”等法中的话,使人误认为她法学的好,有高度,向她讲出肺腑之言,把她当成了不起的人物。

2.好奇心。某某人会讲出一些大家不知道的外地同修的事情,这引起了一些同修的好奇心。

3.常人的同情心。她会讲她如何困难,整天一副病恹恹的可怜相,这样使一部份同修,特别是比较年轻的男同修,被常人的同情心带动,说:看她太可怜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流离失所的,多不容易。她就会抓住这些同情她的同修的弱点,随意指挥这些同修为其做这做那。

4.麻木心,在安全方面极为不警惕。有的同修缺少安全意识,把素不相识的她带到家中食宿,还以为是在做好事。说这是在帮助“流离失所”的同修,而忘记了明慧网上同修一再讲的安全的原则,其实深入的向内找,会发现这种所谓的做好事,是一种有为心。特别是被迫害的做资料的同修,忘记了资料点“单线联系,不横向联系”的安全原则,每天忙于做事,没时间学法,所以被邪恶钻了空子。

一些同修也明知存在的这些问题,但麻木的忽视了進一步在法上交流,忽视了向内找,忽视了发正念解体邪恶。大家你好我好,谁也不主动去深入考虑这些事情,造成了整体上有漏,失去了宝贵的共同提高的机会。

5.没做到资料点遍地开花。许多同修有能力上明慧网,却迟迟不行动;能做资料却不做,而是等、靠、要,严重的依赖资料点,这样致使做资料的同修压力很大。邪恶正是抓住这个整体上的漏洞,钻了空子,最终同修不幸地遭到了迫害。

以上是我们认识到的比较普遍存在的问题。究其原因,是因为我们学法不深,人心泛起,才给了她市场。大家或是没及时指出她的问题,或是指出了却不被周围同修理解接受。这些都助长了她的好逸恶劳。她每到一处就想让大家养活她,而她不谋生只所谓的做大法的事。

伟大的师尊在《精進要旨》的《猛击一掌》中指出:“大法为了方便更多的人修炼,目前主要采取在常人社会中修,在工作或其它常人环境中魔炼,只有出家人才云游。可是目前有一些人打着大法弟子的幌子,全国到处乱窜,无故住在学员家里,吃、喝、拿、要,招摇撞骗,利用学员善良的一面,钻大法的空子。可是我们的学员为什么就分辨不清呢?修炼就修自己,想想为什么这些人不在自己家安心实修,环境不好更能修炼,为什么这些人不听我的话,全国到处窜,为什么吃、拿、要学员的东西却要叫学员把心放下,这是我教他的吗?更有甚者,在学员家一住就是几个月,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干扰破坏学员修炼吗?我想这些人必须把所骗吃骗拿的如数赔偿,否则大法不容。今后再有这种情况,可按常人中的骗子对待报警,因为其人绝不是我们学员。”

师尊已经把问题说的再明白不过了,可为什么我们到时候就分辨不清呢?时至今日,有的夫妻俩人都是同修,一提到她时,男同修就说:她不是特务;而女同修就说:她不是特务也不是好人。俩人争执不下。为什么这时就不能静下心来,找一找各自的问题呢?正法修炼到现在了,遇到矛盾我们应该学会真正从法上和自己的修炼向内找上解决问题了。

在此我们建议同修看一下明慧网上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的《浅谈注意安全的方方面面》,这篇文章写的很好,这是同修用纯净的心写出来的,对我们在“安全”与“怕心”这个问题上是一个很好的提示。我们沈阳与某某人有过接触的同修,都要重视这些问题。师尊在急切的期待我们尽快的成熟起来。我们要正念正行,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一切,走正走好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