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曾令文教授多次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日】(明慧通讯员长春报导)七十多岁的曾令文女士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物理学退休教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被劫持到看守所和劳教所迫害。最近又被恶警抄家后带到派出所审讯。目前她已经回家,但仍被监视控制。

长春公安局开展所谓“入户调查”,实际上是搜集私人信息、骚扰老百姓。长春市长久路派出所人员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中旬到曾令文教授家所谓调查,看到她家有电脑,就开始翻东西。当发现有法轮功真相资料时,便给派出所打电话,很快就来了一帮人,非法抄家,把家里的东西翻个底朝上。经过很长时间非法抄家后,把电脑、打印机、塑封机等物品及所有大法书、真相资料、电脑等全部拿走。曾教授的工资(现金)也都抢去了,至今还没还,警察并把曾教授带到派出所非法审问。

曾教授自幼勤奋好学,十七岁时以优秀的成绩考上了吉林大学的物理系,是凤毛麟角的全五分学生。她也爱好文艺体育,是学校的百米冠军和校篮球队的主力。毕业后她被保送作研究生,攻读理论物理。 文革后曾教授在吉林大学物理系任教授。她工作勤勤恳恳,八五年,她在美国盐湖城犹他大学做访问学者时,在电子自旋共振波谱学方面的出色工作得到了国际同行的认可。人不管多么优秀,家庭事业多么顺利,总还是难免遭受疾病的折磨。曾令文教授患有关节炎、骨质增生、心脏病、低血压等多种疾病。为了重获健康,她尝试了许多种气功,还自学了中医针灸。然而,她的身体状况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好转。1992年她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自那时以来,她以前所患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学炼法轮功,必须重德,重视心性修炼。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曾令文教授原来急躁的性情她也变得越来越平和。面对无理的伤害时,她能够微笑对待。

一、四度受迫害

每个大法修炼者都能够以健康的身体、更高的心性参与社会生活,这样的修炼团体在任何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党,为了一党的私利,置国家民族的根本利益于不顾,不惜动用民众四分之一的血汗钱,非要置法轮大法和亿万修炼者于死地。把他们筹划已久的迫害阴谋于1999年7月20日正式实施。开始在全国统一抓捕法轮大法的辅导员。随后铺天盖地的整治动员伴随着谣言和污蔑的宣传,一场旨在彻底消灭法轮大法的政治运动全面展开。时至今日,曾令文教授四次被无端迫害。

第一次,1999年7月21日、22日前往吉林省省政府和平请愿。7月23日早上,当地的警察非法地拘捕了她,99年7月24日晚上曾教授被绑架到长春市公安局,被多名警察围攻,并恐吓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审杀人犯的大地方。当晚在审讯室的凳子上坐了一夜,7月25日由两台警车带回家,到家后,警察竟动手抢走了大法书和大法资料,然后又将其强行送到市郊公安局办的戒毒所进行迫害,一直到9月4日才放回家。非法关押44天。 在那里,警察强迫她接受所谓的思想教育并强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有一次,6个警察轮番审讯她,不许她睡觉。一个高大而凶悍的警察甚至威胁她如不放弃法轮功,就给她判刑甚至枪毙她。

第二次, 9月23日,受命长春610邪恶组织,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警察再一次抓捕了曾令文教授,并把她监禁在八里堡拘留所。 10 月2 日又被送到戒毒所进行迫害,一直到11 月10 日才放回家。非法关押49 天。

第三次,中共对法轮大法的迫害造成了很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间惨剧。长春就有父母双双入狱、孩儿流落街头的惨剧。2002年2月9日,即中国农历新年的前3天,当地的警察在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杀无赦”的命令下,因为参与给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子女捐款,曾令文教授也在捐款者的名单上,她和其他捐款者一起被抓捕和审讯,又一次无故从家里被绑架到长春市办的洗脑班。曾教授不接受洗脑,2002 年3 月17 日被义和路派出所劫走,日夜审问3 天 后,于3月20 日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拘留26 天,后被劳教2年,关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迫害期间又被加期10 天。2004 年3 月29 日到期,曾教授因为一直没有写“五书”,“610”企图再次送洗脑班迫害,由于曾教授及家属强烈抗议,才被放回家。这次被非法关押780天。回家以后,经常受到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的骚扰。

第四次,长春市公安局户政处,借口组织开展信息采集活动,入户调查,实则为迫害大法弟子寻找借口。此指令刚刚下达,长春市长久路派出所警察于七月中旬就到曾教授家以入户调查作掩护,突击搜查。看到她家有电脑,就开始翻东西。当发现有真相资料时,便给派出所打电话,很快就来了一帮人,进行抄家。把家里的东西翻个底朝上,经过很长时间翻找后,把电脑、打印机、塑封机等物品及所有大法书、真相资料、电脑等全部拿走。曾教授的工资(现金)也都拿去了,至今还没还,并把曾教授带到派出所非法审问。

曾教授暂时被放回家,但仍被监视控制。这一次,邪恶组织还要耍弄司法花招,用共产党的私家法庭要对曾令文教授进行所谓的审判。

二、部份受迫害事实

(1)在看守所的遭遇

2002年3月20日,曾教授被劫持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当时长春市全室大搜捕,有五千多名学员以各种借口被抓。和1999年7月20日一样,是执行上头的命令和安排,并不是因为有谁有什么需要法律追究的行为。

曾令文教授进看守所的第一个晚上就睡在水泥地上,身上只穿了一件很薄的棉衣。看守所的一个房间挤着100多人,吃喝住拉都在这一个房间里。晚间睡在两个大板铺上,每个人都不能平躺着,都是立躺着一个挨一个挤得严严实实地睡。要是起身方便一下,回来就没有睡觉的地方了。吃的是苞米面窝头,窝头有时候还蒸不熟。菜就是大白菜和大萝卜汤。那可真叫汤,没有什么菜。

曾教授白天被强制坐板,还经常遭到恶警的毒打和谩骂。看守所是等待审讯和审判的地方,经常不断有人被提审,去的时候好好地,回来不少人身上都带伤,甚至有抬回来的。

因为信仰真善忍,为了救助无助的大法弟子的流浪儿,很多义和路派出所管区的女大法弟子都捐了款,为了这件事,所有参与的大法弟子,多数都是老年的女大法弟子都被劫持。曾令文教授和一些学员开始绝食抗议。共产党就以两年劳动教养做回应。目的就是利用他们掌握的国家机器为了对大法学员施淫威,摧毁他们坚持信仰的意志,逼迫他们服从邪党的胡作非为。

(2)劳教所的遭遇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是一个全省集中关押、迫害女大法学员的地方。在江泽民发动的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以来,劳教所的基本职能就是为了“转化”大法弟子。其它的劳教人员协助管教人员转化大法弟子,成了他们劳教生活中最主要的内容,而大法弟子就成了她们任意迫害的对象。对于大法弟子来说,他们被普通劳教人员管制着,他们坐的是牢中牢、狱中狱。普通劳教人员被监舍,监规限制着,而大法弟子时时处处还要受到普通劳教人员的监视和管制。

进入劳教所的第一关就是搜身。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要脱下来,搜查。房间要经常翻查,叫“翻号”。学员的一切地方都翻遍。有一次她们从曾令文教授的床铺下翻出一篇经文,于是就被“严管”。五大队安排劳教人员专人昼夜监视,轮流值班,这叫包夹。不许和任何人接触,不许和任何人说话,一切活动都有人寸步不离的跟随,监视,没有丝毫自由。

在劳教所除了奴役劳动就是“坐板”。坐板就是要坐小板凳,上身正直,双膝并拢,目视前方,不准闭眼,不准说话,除了吃饭,上厕所,从早晨起来直到睡觉前,长期保持这样坐着。谁要是动作保持不住就会受到打骂,其中的痛苦是很难忍受的。有一次上面来人参观,劳教所就把大法弟子关进一所破旧的大楼里,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坐板,有的人屁股都坐破了。他们对七十岁的曾教授也没有丝毫放松迫害。

劳教所有时候会在社会上承揽一些手工活,其中省去了大量的劳动力成本,收入被劳教所狱警私分了。中共的主要目的,是用高强度的奴役劳动,摧毁修炼者的意志。一天除了吃饭、上厕所这些必须的活动加在一起有个把小时外,从早起直到睡觉不停的做苦役,一天要干十五六个小时。有时还要加班加点到半夜十一、二点,有的时候还要早起,凌晨三、四点钟就起床干活,只能睡很少的觉。劳动时还有人监工,对于表现不好的会受到惩罚。劳教所的日常饮食照监狱要差很多,人们都营养不良,如此繁重的奴役劳动让人难以承受。

在每天正常的生活中,劳教所的迫害实际上就是每天都让大法弟子在承受力的边缘上挣扎,让你的精神和肉体的能力达到忍受的极限,让你承受不住而放弃信仰。有时候还会找借口加重迫害。有的学员还遭受了各种酷刑,比如电棍 、死人床 、野蛮灌食 、蹲小号 、毒打 、吊刑 、开飞机 、毒针注射 、钢针扎指 、“蹲” 、“蹶” 、“站” 、冷冻 、跑: 、锥子扎 、长期盘腿 、撞墙 、包庇、纵容刑事犯施淫威等等。有的人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有的还被迫害致残、致死。那里的生活就是人间地狱。七十多岁的曾令文教授也都曾经历过长期蹲、站、剥夺睡眠等等形式的体罚。

劳教所不时加大“转化”力度,叫做“攻坚战”。其实就是动用各种手段整治大法弟子,强迫放弃信仰。每次攻坚都有一些大法弟子会遭受各种名目繁多的迫害和刑罚。平时还要被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录像、书刊等。这叫所谓“学习”,学习完后还要每个人都谈“感想”。强迫大法弟子认可那些材料上诬陷诽谤的内容。因为在攻坚战中曾令文教授传看大法资料被加期四十天。

对曾令文教授的迫害不只表现在看守所,劳教所。她和家人无时无刻不在受着中共政府和国家机器的困扰。她和她家人的人身自由从来都没有保证。在她前三次被捕的空隙之间,很多时候在他家附近都有专门的着装的或便衣警察监视着。她曾经搬家,但是在搬家以后也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中共借口什么敏感日呀、奥运呀、什么党的节日呀、邪党危机的时刻呀,对众多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非法搜查、威胁。这次曾令文教授的被迫害就是借口户籍登记之名,行无端迫害之实。

中共镇压法轮功,并不是针对任何非法的行为,而是从肉体和心灵两方面消灭法轮功这个修心向善的修炼活动在中华民族的存在。十年了,迫害法轮功越来越不得人心,越来越难以为继,他们就利用军队,司法这些专控机构以更隐蔽、更凶残的方式维持迫害。另一方面中共对迫害采取了美化迫害,伪装迫害、找借口迫害等等欺骗民众的手段。比如把凶残的灭绝说成是教育、挽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30/207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