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信到坚信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四日】(明慧记者沈容台湾台北采访报导)曾经,不是不相信会有美好的未来,但她认为所有的未来都必定靠自己奋斗而来;不是不认同别人,只是她更相信自己对世上每一个人、每一件事的评价。林华,从小到大的人生哲学就是不信神佛的存在,不靠任何人,只相信自己。然而,这一切在那场车祸中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机缘巧遇只为得法

一九九五那一年,林华三十出头,风华正茂,预备好好开个公司、做场生意,有一番自己的大事业。但就在那一年,她也遇上了一场扭转生命的车祸:意外总发生在一瞬间,在她还没来得及思考和反应时,迎面撞上的,是一辆重吨的大型卡车。

林华回忆当时的情景说:“撞上的时候把我给震了一下,前后如果差一秒我可能就没命了。可是当时我有一个感觉,就在反弹的那一瞬,有人在中间帮我挡住,保住护住了我,让我没有受到伤害。我当时就想,啊,真的有神佛的存在啊,我当时真的有那种感觉。”

车祸过后,林华开始改变自己看待人生的态度,她开始相信观音菩萨,追寻精神信仰,并去各个庙宇烧香拜佛,想知道这世上究竟有没有高德大法。然而,寻寻觅觅中,却也找不到什么,时间一晃也就过去了两年。

一九九七年,林华要去意大利参加婚礼,顺道经过美国时,当时她的朋友问她:“我明天要去上一个气功课,是介绍法轮功,你要不要去听?”林华听闻心中一惊:“法轮功?这不是两年前妈妈告诉我的吗?之前在国内听到,怎么法轮功也跑到国外来了?”

隔天,林华便和朋友一起参加了法轮功学员李有甫先生办的介绍法轮功的讲座。讲座中,林华不改质疑挑剔的本性,理直气壮质问李有甫,弄得气氛有些尴尬。但当她回到家,盘腿坐在地上时,却听到有个声音告诉她:这个功法你一定要去学。

隔天,林华便学习了五套功法,并联络上纽约的法轮功学员,购买相关的录音录像。林华说:“当时我留了电话和在日本的地址后就没想那么多。没想到我从欧洲回到日本,师父的广州讲法磁带却已经到了。我当时觉得怎么这年头还有这种人,钱也没交,磁带就真帮我寄来了。”

当林华看到讲法录像第二讲的时候,感到肚子转了起来。她说:“虽然看不到,但却感觉法轮进到我身体来了。我就想,啊,这是真的!法轮在肚子里就跟怀孕胎动的感觉一样,天天在那边动,动得很厉害,特别强烈。在那之后的一个星期,我觉得满屋子都在转,就好象给扔在天上,或者扔到洗衣机甩干似的,速度特别快。可是我并不觉得害怕,我开始觉得这功法挺神奇的。”

一九九九年三月,林华在《日本留学生日报》上看到了法轮功义务教功的小广告,赶紧照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联系上日本当地的同修。林华表示:“当时我还有一个想法,有一种不见师面,不得真机的那种心。同修告诉我在美国有法会,我马上说我要去,也在法会上见到了师父。”

林华从小就不相信任何人,尤其做过几次生意之后,更让她觉得这个社会上没有一个人是可以信任的,但当她见到李洪志师父后,林华说:“很少有人能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但师父真的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师父当时在法会上说了一些话,让我觉得师父真的是把人看得透透的。我也从那时候起,真正开始认真修炼了。”

修去自我的强大执着

修炼路上,林华体悟到自己最根本的执着就是强烈地执着于自我,容不得别人说的个性。在一旁的先生笑着表示:“其实我一直观察她有什么变化,现在想想过去的她跟现在的她有什么区别?以前她一不高兴就发火,如果我跟她这么说她一定会骂我,现在这么说她不会骂我,不说我了,也不跟孩子发火了。”

林华表示:“其实我在人中是很强势的人,别人稍微伤我一点自尊,我是绝对不能容忍,所以一般人也说不过我,可能你还没说我就被我堵回去了。但我发现最伤我的却是儿子,以前对着先生和别人发的火,现在全由儿子还回来了。”

上高中后的儿子,性子急、脾气冲,对妈妈的管教不听也不服,怎么说都是“不”,整个人就象林华的翻版似的。每当听到儿子几句不入耳的话,林华的火是直冒头顶,气得动手打孩子。

“我觉得当妈妈的面子不能丢,儿子指责我使用暴力,我就说你说话不礼貌,该使用暴力我还是要使用暴力。”家中一触即发的火药味,让母子间的关系激烈而紧绷,可说两虎相争,谁也不让谁,有时和儿子一争执起来,还曾两三个月都不说话。

在外面,别人总是说不过林华,也不好惹她,但透过和儿子之间的相处,总时不时深深触及心中那颗强大的自我。林华说:“修炼之后,我开始静下心来想想师父说的话,想想自己的一言一行。当我在抱怨儿子怎么样时,我就想到我以前怎么也对人家用这样高压式的命令口吻?我一点一点改正自己,有时吵架了,我学习主动道歉,学习用开玩笑的语气和儿子相处。”随着林华从内而外的改变,家中的欢声笑语越来越多,气氛也越来越和谐了。

正念闯过病业关

修炼最难的就是在面对心性的冲击、感情的撞击时,仍能在剜心透骨的割舍中,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在现实利益下守住心性,摆正自己。尤其在二零零五年所发生的严重车祸中,林华更加认识到什么是正念正悟,什么是信师信法。

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当天林华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因为疲累而打盹,本来她想先停下车来睡一会,但想到只要五分钟就回到家了,便撑着疲倦的身子继续开车,就在这一闭眼的刹那,林华撞上了马路,并反弹撞上对面的车。

电光石火间,林华只觉得自己的颈椎到腰椎,好象在拆衣服般,刷地给挑开,从上到下一阵剧痛。林华说:“那时我安全带拴着,我就将它打开,可是一打开,我的骨头就好象地震摇晃静止后,房子倏地垮下的感觉,当时我就觉得完了。但刚想完,我就知道自己不能这样想。那时我觉的有一个人在旁边拽着我的衣服,想把我往死路上拉。我发了一个念,我说也许我有做不好的地方,但我有我的师父,我不归你管。就这一念发出去后,那个拽衣服的动作就没有了。在等待救护车来的时候,我虽然疼得不行,但也一直发正念,告诉自己不会有事。”

当救护车来了以后,五个人拿着铲车将林华拖出来,并将她绑在床上,用氧气罩罩在她脸上。林华表示,我当时脑子非常清醒,就觉得有一种力量好象要透过人的手段把我闷死,当氧气罩一罩的时候,我就觉得整个人喘不过气,很憋气,赶紧把氧气罩拿下来。

后来送到医院照片子后,医生说什么事都没有,骨头没有问题,但还要再观察两天。林华回忆当天晚上的情景说:“如果医生说是没有事,那剩下的就是我怎么对待的问题了。当天晚上是真疼,什么叫五脏六腑疼,什么叫生不如死,我全体会到了。当时迷糊中有一个声音,很清楚地说:到点了,该走了!那时我一下子吓醒了,我说我就是该走,我也不会跟你走!说完这声音一下没有了。

“后来又有一个声音说,你别看你照片子什么都没有,你五脏六腑都烂了,我说我就是烂了也不归你管。这两个声音一来,我真清醒了。当时我躺着也是疼,我说那好,我起来炼功。我没法起来,就慢慢把床旋起来,坐起来的一瞬间,真的是怎么都疼。我的手抬不起来,但我依然用手指比划着,就在我刚要打手印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有两行字跑了出来:‘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泪水禁不住地流,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这两句话打出来后,我的手就好象有人帮我撑起来,想抬多高就抬多高。我当时很清楚知道是师父在帮我。所以虽然那一个小时的过程很痛苦,但我觉得师父都在帮我,我一定要坚持下来。”

第二天,林华开始尝试动功,一个小时的动功,林华做了两个半小时。医生看到林华恢复神速,十分讶异她竟然可以起身。两天后,林华回到了家,一进家门便直冲厕所,排出的全是绿的、黑的,身体上那些不好的物质全排出去了。一个月后,林华慢慢恢复了往日的健康。

在修炼人面对生与死的考验时,一念之差,就可能有不一样的结果。神佛看人心,当你能正念以对,最大限度地放弃自己所拥有的,放下固守的、不让触动的本质利益时,得到的却可能是天翻地覆的新生命。在林华的身上,或者在千千万万的修炼人身上,我们都看到了这样的奇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