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云鹏遭酷刑折磨 再被诬判五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五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刚刚离开黑龙江省哈尔滨新建监狱三年牢狱迫害的谷云鹏,2009年2月,再次被哈尔滨市恶警绑架,被劫持到道外区看守所。恶警强迫谷云鹏喝厕所里的污水,将谷云鹏倒挂灌芥末油,及使用几十斤重的手铐和脚镣连在一起的刑具酷刑迫害。2009年6月16日,哈尔滨道外区公检法诬判谷云鹏入狱五年,现将其劫持到哈尔滨市新建监狱集训队迫害。

谷云鹏,男,1978年10月5日出生,今年31岁。齐齐哈尔大学毕业后,谷云鹏在哈尔滨市哈飞汽车厂经营管理部微机室任技术员。2003年,在单位用局域网给同事发邮件,讲真相,被不明真相人举报,哈尔滨市平房区公安分局将其绑架。后平房区伪法院诬判谷云鹏入狱三年,同年哈飞集团将其开除公职。

2006年10月30日出狱后,谷云鹏回到家乡肇东。可是肇东市恶警刘维忠、赵仁武、任建生等经常登门骚扰。一次,趁谷云鹏不在家之际,恶警们竟然撬开房门锁擅自闯入,抢走私人电脑一台、大法书籍三本等物品。谷云鹏无奈离开家乡,流落到哈尔滨市。

2009年2月19日下午,在哈尔滨市谷云鹏与朋友李国军合租的租住房,道外区公安分局刑警队浦文华及大方里派出所恶警商轶、杨正茂、赵学军、李树军伙同道外区国保大队恶警侯廷义、阿斯根、宋孟春、吴旻、乔海波、孙志文、白振玉、张益东、赵振海等破门闯入,当晚,谷云鹏被劫持到道外区看守所。

谷云鹏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在看守所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们指使看守所的在押犯人经常性殴打他,逼他喝冲大便的脏水,导致严重腹泻,却不让他上厕所。2009年3月6日,谷云鹏被道外区国保大队乔海波、白振玉等恶警以提“外审”之名,劫持到位于哈尔滨松北区的哈尔滨市610“转化学校”刑讯逼供。恶警们对谷云鹏暴力殴打后,将其扣在铁椅子上,倒空过来,往口里、鼻子里灌入两管高浓度芥末油。谷云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满身是血。

家里人探望他时,看到他被戴上一种几十斤重的手铐和脚镣连在一起的刑具,这种刑具使谷云鹏无法直立。谷云鹏只能近乎于爬行的吃力往前挪步,家人质问恶警,谷云鹏这满身的血迹是怎么回事?恶警谎称是出鼻血。

2009年6月16日上午,哈尔滨市道外区法院对谷云朋、李国军所谓的公开审判,法院周围布满了警察、便衣。当劫持谷云朋、李国军的警车驶进法院时,众人看到恶警将两人强制按在车子的座席底下,头被罩着按在地上,两人均被戴着沉重的手铐、脚镣。

法院非法限制每位大法弟子只可以有三位家属进入法庭,并搜身及索要身份证。邪党所谓的“公开审判”在法庭旁听席上总共只有八人,其中有两位大法弟子的家属六人,国保大队恶警两人。

谷云鹏的老母亲看到儿子被四名手持电棍的警察押着,被折磨的瘦弱不堪、脏兮兮的,禁不住和坐在身旁的老伴儿低语了一句。这时,恶警举起电棍就向谷云鹏的母亲冲过去,恶狠狠地吼道:“说话出去!”谷云朋父亲再三央求恶警,才允许其母亲留在法庭内。

谷云鹏的父母为谷云鹏聘请了黑龙江东旭律师事务所的宋静超(女)律师为其进行无罪辩护,开庭前宋律师同样被非法搜身,并受到道外区法院审判长陈丰彦、审判员李小京、代理审判员孔令红、书记员郇纯慧及道外区伪检察院检察员徐丹等人的威胁。恶人们称:上面有文件,不可以就法轮功的定性问题进行辩护,只可以对证据的多少进行罪行轻重的辩护,如作无罪辩护就逮捕你……。

在开庭时,宋律师迫于压力做了有罪辩护,审判长问一句答一句,象是律师在受审。

当谷云朋陈述自己信仰无罪及自己曾被恶警刑讯逼供的事实时,所谓的审判员们多次打断其说话,并恐吓说:“你不配合法庭,对你量刑是有影响的。”

哈尔滨道外区公检法无视法律践踏人权,诬判谷云鹏入狱五年。谷云鹏现被劫持到哈尔滨市新建监狱集训队迫害。

肇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电话号码:队长:任殿生 0455-7796856
赵仁武0455-7789400刘维忠手机:13199588610

哈尔滨市道外区国保大队0451-87663643
侯廷义:0451-88570956

哈尔滨市大方里派出所地址:邮编:150020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大方里街57号
0451-82561264‎
哈尔滨市道外区人民法院地址: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直路695号 邮编:150020
哈尔滨市道外区人民检察院地址: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红旗大街719号 邮编:150020
哈尔滨市新建监狱地址: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学府路383号 邮编:15006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