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与怕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八日】安全与怕心是很多同修都在切磋的一个很老的话题。我想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一、注意安全并不等于有怕心。

我们都知道,古代的士兵上战场的时候,都要身披盔甲、手拿长矛,我们能够说他们之所以这样全副武装,是因为他们有怕心吗?能够上战场作战,充份说明了他们的勇敢;能够做好充份的保护,说明他们训练有素,不是一群莽夫。所以,注意安全和没有怕心并不冲突,相反证明了一个人的冷静智慧、有勇有谋。

二、注意安全并不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有时候我们会有一个误区,觉得我们这里也提防,那里也注意,这不是在观念里承认了这里、那里有问题,所以才要提防吗?不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了吗?别再凭空给自己招惹来本来没有的麻烦。我原来也曾经有这样的困惑。

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们都知道,如果没有共产邪党,没有那个大魔头,旧势力是根本就发动不起这么大的迫害的。它是在人间布下了那个场,形成了那个势力,才能形成迫害。在另外的空间,我们否定旧势力就是从思想中根本不承认它,发正念铲除它;那么在常人这层空间,我们否定旧势力的办法就是注意安全,不给旧势力在常人空间的任何安排以可乘之机。也就是说,我们用人的办法不触动旧势力在人间布下的迫害机制,不给恶人行恶的机会,就是否定旧势力、救度世人的表现。

所以,注意安全,就是在正念正行,就是在人类这个空间也做到彻底否定旧势力,就是在“这里、那里”不给旧势力出现的机会,就是在层层层层空间直至人类空间都做到彻底否定旧势力。

三、怕心的表现是注意安全吗?

在我们的观念中,一个人害怕,那他可能草木皆兵,走路都小心翼翼,眼神都东张西望,所以有同修常常将注意安全与这样的行为等同起来。那么,首先要更正一个观念:注意安全,是在人类空间理直气壮的否定旧势力的表现,是堂堂正正的行为,与草木皆兵是两回事;其次,即便是带着怕心的注意安全,那么要修正的也是怕心的本身,而不是注意安全的本身。否则的话,难道我们能够因为吃饭噎到了,就认为吃饭不对吗?要去掉的应该是错误的吃饭方法而不是吃饭的本身吧!

其实,怕心的表现行为多种多样。他可能表现为草木皆兵,让人觉得他特别注意安全;也可能为了掩盖怕心,而表现得特别不注意安全,尤其是特别不注意别人的安全。但被掩盖起来的怕心还是怕心啊!不会因为掩盖而消失啊!所以,怕心和注意安全是两回事,二者并不必然,并不矛盾。

四、怕心是我们要修去的心。

我们如果发现自己有怕心,修去就可以了。下次又发现了,再修去就可以了。在我们修炼的每一个层次,各种执著心都有可能反复出现,把它修去就行了。我们不能够因为别人嘲笑自己注意安全是有怕心,就走极端啊!嘲笑的本身,才有问题。为了不被嘲笑而不注意安全,不是太容易被带动了吗?而且带着怕心的注意安全,总比带着怕心的不注意安全要强吧!至少前者有自知之明。更何况,我们的同修能够在铺天盖地的邪恶中,勇敢的救度世人,本身就是大义大勇的表现。所以,怕心只是我们要修去的执著。作为同修,发现别人的执著应该向内找,并善意的指出,把别人的执著当作攻击的弱点,才是真正可耻的。

五、“不注意安全”就是在干邪恶最高兴的事,就是在出卖同修。

有同修说:我不注意安全但我也没有怕心。首先,注意安全和没有怕心是两回事,谁也证明不了谁。这个问题前面已经阐述过了。那种不肯注意安全的心态,要看看是否出自证实自我的心,不能想当然的当成正念。

更何况,一个同修所牵扯的很可能是很多同修的安全。如果因为你一个人就能暴露和威胁所有人的安全,那不是邪恶最高兴的吗?你这么帮邪恶的忙,邪恶怎么会让你不安全呢?可是你真的不害怕因此被旧势力利用,从而使大法受到损失、同修受到迫害、众生失去救度吗?而这一切也许本来可以避免?不注意安全对整体而言,本身就是一大漏洞啊!

还有同修说:你没有怕心你也要考虑别人呀!我认为这种说法也不对,似乎别人都有怕心,只有他没有怕心。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特点也都是不同的,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也是不同的。同样的情况下,在这个人身上遇到的事在那个人身上未必遇到。作为同门弟子,帮助同修稳健的走好证实法的路、尽可能的不被旧势力迫害不是应该的吗?不是否定旧势力的表现吗?

反过来讲,难道没有怕心就可以不注意安全、不否定旧势力了吗?难道没有怕心就可以暴露同修、威胁同修的安全吗?这不是在竭尽全力帮助邪恶吗?那邪恶还需要什么特务呀!同修与你联手做证实法的事,对你信任,你怎么可以辜负呢?怎么可以一句“没有怕心”就轻飘飘的开脱呢?

所以,注意安全是否定旧势力,正念正行的表现,是为整体考虑的表现,是大法弟子成熟的表现。一个真正没有怕心的同修也一定是注意安全的。不注意安全的行为本身,其实等于是在出卖同修。

六,注意安全关系到众生的安危,不可以慢慢做到。

有的同修好象也知道注意安全的重要性,但是经常是好一阵、坏一阵。但有的错误是一次都不能犯的,他不象别的错误,错了,下次改正,再犯再改正。比如有的同修手机暴露了,他用这个手机给没有暴露的同修的私人手机打电话。这不就是在通知邪恶吗?你告诉他,不能这样。结果好一阵,过段时间又接着打。我相信同修不是有意的,但也不能这么神志不清被旧势力操控啊!这个错误是一次都不能犯的。更不要提有的同修在电话里什么都说。在大陆当前的迫害形势下,这样可怎么合作呢?如果被迫不与他联系,他又会说对方有怕心。说个笑话,如果有个人,一天杀一个人,但他也想努力改掉,于是他说,我慢慢来,我现在已经一个月杀一个人了,以后会更好。如果有人不让他杀,他就说对方有怕心。这样不是歪理邪说吗?人命关天的错误,是一次都不能犯的,怎么可以慢慢做到?

七,同修不注意安全怎么办?

因为我们把注意安全这件事情强调得很重,当有同修出现不注意安全的行为时,我们的第一个反应很可能是着急、气愤、不知道该怎么办、慌了神儿。其实,这正是旧势力利用同修迫害的理由。我们可是未来小宇宙的主啊!我们就是要保护众生,为众生解决问题的,遇到事情,我们先没了主心骨,没了正念,那众生可怎么办呀!一个神,会这样吗?一个常人中的将军还要临危不乱才能称得上是大将风度呢,将军要是先乱了,士兵不早做了逃兵了吗!所以遇到任何情况,都不能慌,都要用正念来思考问题。

首先我们当然不承认同修不注意安全的行为,这是被旧势力所操纵利用的,决不是同修的本意;其次,我们要发正念清除掉操纵同修的旧势力;同修清醒了,我们再善意的跟他切磋。如果一时半会同修转不过弯来,就暂时让他缓缓,让他多学法,回过劲儿来,再合作。

另外,同修的行为也可能是我们的镜子,我们也许只是在五十步笑百步。比如:甲同修用不安全的手机跟乙同修联系,乙同修向丙同修抱怨,丙同修提醒说,你是不是在手机安全上也存在问题?比如在手机跟前说大法的事情?乙同修说,还真是这样,自己觉得很注意安全,却偏偏忽视了这个问题。所以,发现问题是一件好事,关键是如何用正念去解决问题。任何情况下都要有正念。

八,注意安全的目地是为了更好的证实法,不能只是为了注意安全而注意安全。

比如,战场上的士兵穿上盔甲是为了更好的消灭敌人,如果盔甲让他们根本无法行动,就算是刀枪不入,但无法消灭敌人又有什么用呢?又何必上战场呢?如果因为过份的注意安全,而影响了证实法的事,那就不对了。别忘了,人的智慧是有限的,我们的智慧来源于师父和大法的点化。所以,不可以执著于注意安全,而被旧势力利用,阻碍了证实法的事。另外,注意安全就好比是战士穿上盔甲,谁也不会认为战士穿上盔甲就绝对安全,它还需要勇猛的士气、精湛的武艺和敏捷的头脑。所以,没有正念的注意安全就好比一个穿了盔甲的战士胆胆突突上战场,怎么看都不安全。注意安全的基点应该来源于正念,应该是正念的一部份,目地是为了更好的证实法。

想到的就是这些,主要是因为老有同修走极端,不是这样就是那样,将注意安全和没有怕心对立起来,你让他注意安全(尤其是注意同修的安全)他就说自己没有怕心,似乎这是一对反义词。其实注意安全和没有怕心并不矛盾,同样都是正念的表现,同样都是不同层次否定旧势力的表现,同样都是大法弟子成熟的表现。注意自己的安全以至同修的安全,就是大法弟子对众生安危负责的表现。如果每一个同修都能既没有怕心,又注意安全,那不是一个既势不可挡,又滴水不漏的整体吗?那才是邪恶所最害怕的事情。

个人所悟,欢迎切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