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讲真相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八日】同修好:

《九评共产党》一发表,阅读几天后是自己的第一次香港行,在黄埔和半山的讲真相景点看到了人山人海的可贵中国人为得救的机会而来,更见识到了《九评》神威。也奠定了自己在有条件时会继续去香港的念头。

接着,我就从几个方面来谈自己的心得。

一、明明白白吃苦、明明白白提高:

第二次和往后继续去香港就不只是出张嘴讲真相而啥都不用做了。先是长时间发正念、准备真相材料、给匆忙上车的中国人派《九评》、举展版。再来就跟着「载满讲真相配备材料」的推车走,摆展版、收横幅,也勉为其难的开始推车,依靠的不能只是阅读过《九评》的知识份子和自认为那三寸不烂之舌的技能,增加了从小是大少爷的我百般武艺(粗活)的大考验:酷寒炎夏,风雨无阻的出发开档、要走很远的路、得蹲下来做事(有肚子不好蹲)、拉横幅、绑绳子、吃不到想吃的东西……等等,这都让我吃尽了苦头。再加上《大纪元日报》在香港开始发行,一早出门派完报后、还得帮老年同修推车上斜坡到景点,心里纳闷着都自顾不遐了,哪还有能力帮别人,所以推车上那小斜坡还真是上气不接下气、接着爬5层楼回到宿舍、很快又必需出门开始一天的行程,直到晚上6点发完正念收档,没有一样是称心如意、乐意去做的。

修炼人心里明白那是修炼的因素,就是因为修炼才会遇到,包括业力的转化、所有的麻烦和难都是自己以前造成的、顺其自然依照师父的安排……。虽然还做不到以苦为乐,但愿意依照师父法理的要求去做好。再没有向辛苦妥协、没有放弃突破困难,虽然还带着勉为其难的意愿一次一次继续到香港,但给我的机会同时也越来越多:因为看到年长的同修一大早就脚步轻盈有如飞奔的步伐直奔景点、看到同修们主动的向中国人讲真相劝三退、看到同修整天笑嘻嘻的做好三件事、看到同修总是主动做饭菜打扫里外……,自己就找到很大的差距,让我有了提升的愿望要和他们一样。师父说:「人在这么苦的环境下还没有迷失,还要往回返,所以人就会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什么都可以帮他。」(《转法轮》)现在的我,能带着信心迈向景点而不是身心俱疲步伐沉重、能轻松自在讲真相而不是躲躲闪闪、能满心欢喜的做好三件事、一次还有如神助的独自一人推大车上黄埔的斜坡。似乎已忘记「苦」这一回事了,有的话也能「以苦为乐」。师父说:「大家想一想,明明白白吃苦的是不是你,付出的是不是你的主元神,在常人中你失去东西,是不是你明明白白失去的?那么这个功就该你得,谁失谁得。」(《转法轮》)谢谢师父。

二、持续、轮流支援香港是我们的事。有始有终,知难而進

个人的认识和理解是:香港需要我们轮流的去支援,师父也多次肯定我们台湾同修支援香港、支援海外中国人多的地方。而香港又有其特殊的背景:香港是中国领土的一个地区、香港人几乎都是从中国大陆出来的、现在香港和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连系……等等。在香港同修们无畏艰难,正念正行开创出的真相景点、游行活动,那遍地开花的真相横幅、展板让一到香港的中国人甚至连睡觉都会梦到传递真相的声音和画面,还有那声势浩大的游行队伍、震撼的巨大横幅、同修们坚忍不屈、优于常人的一举一动让香港政府、警察和各阶层人士持续佩服大法弟子和了解真相中,更甚者让内地来的中国人目瞪口呆,有如身处阴阳两地。这磅礴的气势带给中国人去了解真相的勇气和机会,我个人在想啊,同修的一句话、展板的内容、广播的录音稿、电视的画面、那横幅的威力都能随时让可贵中国人惊醒,从而去决定自己美好的未来。

反观自己在台湾比较安逸久了会麻木,有时认为也同样在做三件事、在景点讲真相,跟在香港没什么差别,其实是怕麻烦的不好思想,说轻了是懒、说重了是怕。自己还真有放松、懈怠而掉下来的深刻经历,得记取教训别前功尽弃。然而也有同修会认为来台湾的大陆客人越来越多,就让香港同修他们做就可以了。我觉的这有间隔的干扰因素成份在,我们做的事不是常人的团结分工,而是协调。若只做自己想做的那就没有去配合,所以要去配合我们力所能及的工作项目。另外,每个地区也都存在走出来和没走出来的同修,所以修炼人数最多的台湾似乎存在着人力、物力支援的誓约因素。

这几天在香港静心学法时看到师父说:「还看到老师讲课的时候,一层一层、不同层次都是老师的功身在讲,而且还看到天女散花等等。这么美妙的东西他都看到了,说明这个人的根基相当不错的。他讲来讲去,最后说了一句:我不相信这些东西。」(《转法轮》)突然思想震了一下。想到一次支援到海外,整个活动结束,发现没起到作用,内心就抱怨、懊悔根本不需要大老远从台湾来支援。当学到这段法时,体悟到原来自己做了很多可能都没了、变成常人在做大法的工作。因为一个抵触的心、抱怨、不理解就变成了我不相信这些东西,不相信修炼了。所以提出来和同修交流,因为几年的协调经历,同修们对香港这区块还存在或多或少的抵触、不能理解的心。我觉的其中很多都是我们自己的原因,我的做法是先静下来,静的下来师父就会加持,想想自己、想想法理,先前的急躁和错误就有机会挽回。自己还觉醒到除了对香港的支援,曾经做过没做好而放弃中断的项目必须再做好,还要再配合去做進程需要的项目:比如媒体经营、广告业务等。总之,放下狭隘的个人观念,哪需要我,衡量轻重缓急就去哪,走师父安排修炼的路准没错。千万别看得到才相信,看不到就不相信了。在这问题上不要学「尖」了。

圆容好工作、家庭,认清、放下常人心,正念正行,开创奇迹

平常在学校工作、照顾家里的人,要做好有个简单的小诀窍:那就是让人觉得我把他看成是第一位的。师父教我们做事先想到别人,其实我心里是把大法摆第一位的。因为只要把一段时间、一段精力集中在这就能轻而易举的做好。因为学大法后头脑清晰、常人的事都会很快的反映出好念头、好主意,对于周遭的人事物的需求也能轻易留意并记住,到需要时很自然就能做好,让人感觉我们非常重视他们。举几个简单例子:同事向我借了订书针,事后刚好去申请办公用品就顺手帮他拿了一盒,相对的同事就非常乐意帮我很大的忙。小朋友做了小错事,隔天遇到他时随口问:「你今天好不好呀!」他都会吓一跳!怎么得到的不是责骂而是关心,往后看到我时都乐呵呵的打招呼。学校的事情自然少了,虽然多兼了一份生活教育组长工作,整年下来干扰我修炼的常人事几乎没有!因为做事无所求,主管也都明白,加上了解真相,还有学校安排给我的全是体育课,就有非常大的便利条件接听电话、协调事情,相信这是安排给我走的路,我得做好。

2年前,“7.1”遣返事件忙的没有一点时间思索学校工作,校长原本找我处理学校事务,看我忙着大法工作,马上止口不说,还请我安心做好我的事,直说我们的事重要。说真的,在身边的人都能帮忙那也是他们的福份。另外在和家人相处的时间虽短,那时间就全心陪家人。陪买菜、找亲戚,有空时间主动邀家人做大家想做的事、知道了他们的需求,在顺手的时间、地点都能顺手为他们准备好,此行来香港前,陪同事到好市多顺道买了妈妈之前提到想吃的东西,妈妈吃完后直说边吃感动得边流泪。所以若有需要我出国,或是经常性的到香港在圆容家庭、学校请假上几乎没问题。

但还是有人心的考验和过关,第一次到香港就一只耳朵痛到完全听不到,有一次眼球直接被固定推车展板的弹簧绳直接弹到眼球出血、眼冒金星,但都在回台湾前不知不觉好了。有几次决定了去香港前,妈妈身体不适应该需要我在身边照顾,甚至都在交代后事该如何处理,自己并没多强的正念否定这干扰,只是也没放弃。出发前都有些好转,我还是提出留下来照顾的意愿,心里想的是顺其自然听师父安排,每每都是妈妈要我别担心,执意要我去。可妈妈原本有气无力、三餐吃不完1碗饭,当我回家后渐渐恢复到行动自如、轻松自在。此行再过2天我就要回家了,原本8天的行程再增加了9天,矛盾已存在了,但我更有信心珍惜每次机会、过好关,让一人修炼,身边的人都受益。

签证问题和协调配合:

最近香港政府放宽入境限制,持签证可待31天、持台胞证在有效期5年内可无限次数入境香港停留8天。大家也都能理解这是给我们的宽松条件,个人的体悟是我们配合香港在整体上越做越好的好事,也有让我们能随时轮流支援香港的便利条件吧!包括长期的、短期的景点讲真相、还有游行活动的支援,我觉得是要珍惜的。而关于这一、两年因遣返事件,签证申请受到阻扰的情形,发生在我身上时是处于放弃状态的,也因此错过连续2次的游行。这段时间只会懊悔为何当初只办1年而没办3年签证,纳闷时间为何过得如此之快。包袱有可能会越拖越多、越大,任何怀疑、抱怨都是不实际的,只有决不放弃的心才会再给机会。庆幸自己有点省悟,避免造成自己的遗憾。

在配合香港的协调上,长期以来和香港同修协调做事、相处,发现彼此在想法、做法、沟通上还真不一样,加上香港这地区的特殊性,包括交通、食宿、生活习惯都和台湾大不相同,我们彼此的不理解都会增加一些不必要的隔阂,已有几年的经验的我,得把沟通的桥梁扮演的更好。在繁琐的协调项目中,我最想讲的是香港同修做事、说话比较「硬」……因为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吧!强烈感受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严重,中国领土的恶劣环境考验必须让他们有坚如金刚的意志和正念,和我们相对安逸的台湾环境确实有蛮大的区别。而我也发现我们的温和、有愿意接受不同看法、做法的态度,似乎可以共同协调出好结果,几年的合作确实是这样。所以我内心还真希望我们台湾同修来到香港在某些工作上协调配合时傻一些,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能做什么就做什么,但又不是真正的傻,比如:在每次游行前所有台湾同修都被安排准时到会场发正念,表面看我们似乎听话,实际上扎扎实实的建立自己的威德,因为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而不是常人做大法的事求福份。然而在有好办法和需要发挥主动性时可别真装傻。

最后向大家说明一下香港各讲真相景点的工作没有早期辛苦了,似乎吃苦的机会也不多了,所以期待能和各位在香港偶遇,做简单的饭菜为大家准备早、晚餐。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