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闯过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时四十三岁,患有糖尿病已两年多,思想压力很大。正在这时一位朋友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并送我一本《转法轮》,当时我一天一夜就看完了这本书,感到这不是一本普通的书。第二天我就去了炼功点,当天就请了师父所有的法轮大法书。随后我每天学法炼功,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不到一个星期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不到三个月,身体什么病都没有了,糖尿病消失了,想吃什么吃什么,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感觉,更加坚定我修炼的信心。

说起来真是惭愧,我虽然是一位早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三件事也在做,但在病业关面前放不下生死,真是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佛不放,走了不该走的弯路,老在病的漩涡里打转,同时给自己的修炼路增加了魔障。

二零零七年阴历八月十五前,我后背长了一个小疙瘩,当时我没有在意,结果越长越大,红肿的象三个拳头大小,整日整夜疼的我睡不着觉,三件事我坚持做,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可身体没有好转,还上吐下泻,三天不能吃喝,不到一个星期体重由一百一十斤下降到不足九十斤,人也不能走了,炼功也站不住了。家里人一看就害怕了,当时我被情带动着答应了住院,一住院查血糖二十多(正常人六点九),酮症酸中毒,二十四小时输液打针。

同修去医院看望我,鼓励我要坚持学法,正念闯出这一关,不是病。我每天听师父讲法,向内找为什么被干扰,就是不能坚定的信师信法,放不下对身体的执著,放不下生死。我后悔不该住院,第三天我要求晚上回家住,学法炼功发正念,要求出院,医生和家人都不同意。由于输液全身浮肿很厉害,我不能再打针吃药了。

我想我是炼功人没有病,一切都是假相,这是邪恶旧势力利用这种形式迫害我,我要用正念否定,解体它!早上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加持。结果输液输不進去,一扎针就鼓了,全身又浮肿,医生只好减量或停止了。我心里知道慈悲的师父在管我,检查正常就出院了。医生叫我打胰岛素。我想我不能打,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连个病都放不下,何况是假相。

出院后,发现眼睛看东西模糊,看书四号字都看不清,家里人要求给我配镜子,我坚定的说:不需要,我一定能看清!当天下午我睡了一觉,醒来什么都看清楚了,六号字看的很清楚。我悟到师父用眼睛点化我,根本不是病。

我学习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再有一个目地就是他本人出现病业的本人悟的怎么样,他能不能够在这样状态下正念那么强的走过来?真正把自己当神一样,根本就什么都不在意?”

我要从根本上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迫害,放下执著,把自己当炼功人对待,什么都不放在心上。早上参加晨炼,炼静功我一下就定下来了。是师父在鼓励我呢。向内找,向内修,发现执著自己的身体,有时还不愿意听别人说,怕心、妒嫉心,依赖心都有,关键是放不下生死。我要修去这些不好的人心,人心是脏的,我不要,不是我,我要解体它,从自己的一思一念铲除它。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中午十一点多,下大雨我去凉台关窗,不小心摔倒,致左髋关节膑骨骨折,当时我连盘了两次腿,疼的我受不了,家人叫我住院,我说不住院,家里人说:我不管你了。我一看腿骨头都突出来了,害怕了,就住院了,一查血糖又是二十多,不能做手术,打胰岛素降血糖,左腿只让伸着。我要求出院了,发现眼睛又看不清了,我想一定能看清,第二天我连小字都看清楚了,是慈悲的师父再次点化我,不是病。

同修看我不能参加集体学法就来我家一起学法,我悟到邪恶旧势力不叫我学法炼功,做资料,我正念否定它。由于我不能走,只能拄着小凳单腿跳,坚持做资料,心里只想着救度众生的事不能停,就是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迫害。不断坚定正念,学法、炼功、发正念、做资料,一天也没受到任何影响。

有一天在睡梦中,师父给我打电话,我一听是师父的声音,当时感动的就哭了:“师父您这么忙还打电话,我这当弟子的真不争气。”打完电话我在梦里就和一位同修说,我怕并发症,连病都不是,并发症更没有,我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能叫师父操心了,不能再打胰岛素了,我要归正一切。

当时我不能双盘,左腿翘的老高,我感到这是一种耻辱和痛苦,十月底半夜我突然能单盘了,我知道师父在加持弟子,我想我要双盘腿,开始只坚持了五分钟,不到一个星期我能双盘半个小时了,后来延长至一小时零两分钟,但疼的我哭了一个月,我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再苦我也不怕。我现在一般能双盘两个半小时,有时间也双盘三个小时,学法就双盘腿,腿也不疼了,非常美妙,走路也正常了。从此我真正体悟法的威力,只要能横下一条心,坚信师,坚信大法,正念足,什么关都能闯过去,什么苦也不会怕的。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六日下半夜,我突然上吐下泻,发完午夜十二点正念,一直无法入睡,我想一定要坚持晨炼,没有受到干扰,二十七日上午我拉肚子无法穿裤子,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被干扰呢,不能再拉了,念一出就不拉了,只是吐。丈夫叫我去医院,我坚定的说:我不去医院。心想不能再吐了,马上就不吐了。

在这之前,我有点坚持不下去了,想打电话求同修帮助。后来一想,这不是向外求吗?我必须放下生死。同化法了,还怕什么?想到师父在《洪吟》<无存>中“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我谁也不求,师父就在我身边,不能用常人的理要求,前几次过病业关,我没放下生死,信师信法没有达到百分之百,走了弯路,没有守住心性,今天我一定要精神起来,我是大法弟子,靠着一颗修炼的心,信师信法。

我马上双盘发正念,(下半夜一点至二点)進入了非常好的状态,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真正体悟到什么是天清体透,什么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真正感到正念的威力。此时此刻感到慈悲的师父时时看护着弟子。第三天我参加集体学法,下午参加另一个点集体学法,突然又拉肚子,我马上正念铲除旧势力的干扰,坚持参加集体学法。刚走到大门口,不好,要拉,结果拉了一裤子,回家我洗了澡,换了衣服,心想晚了,不能去了,但我马上精神起来:这是旧势力间隔我,不让我参加集体学法,我是大法弟子,还怕同修说我去晚吗?不去正上了邪恶旧势力的当,我一定要去参加集体学法。于是我就背着包走出了家门,当我到学法点时,同修开门说:“你怎么来晚了?”我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心里想:干扰我集体学法的旧势力解体了,它干扰不了我了。这时同修看我也胖了,显的年轻了,脸色也好看了,我的左腿肿也消了,走路正常了,同修露出的欣慰的笑容。

尽管折磨我的病业关过去了,但是,我知道我在修炼中还有很多不足,面对面讲真相做的不够,发正念有时静不下来,有时半夜十二点的正念就睡过去了,我一定重视起来,走好最好的路,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更加严格要求,勇猛精進!

如有不妥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