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的一粒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八日】

一、学法得法,沐浴法光

一九九二年五月,三岁的女儿突然患了心脏病,先后带她到当地医院和省内大医院长期治疗都未见好转,后又在医生的建议下吃了各种名贵中药,练了其它气功都没有治好。

一九九七年同事又向我介绍了法轮功。我当即就表示要试一试,带着女儿来到一同修家,请来了书和磁带,带着年幼小的女儿走上了修炼的大道,后来丈夫也加入了進来。

几天的时间内师父就给我们这一家三口先后清理了身体,我们还参加了集体学法和炼功,一家三口身心都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女儿的病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幼小的她就学会了为老师和同学着想,如放学时别的同学抢着坐车回家,而她却独自一人打扫教室卫生,主动给家境困难的同桌买作业本,往班级一瓶瓶的带墨水,经常为班级洗窗帘等等,这些都成了她很自然的行为,学习上也是名列前茅。

看到这一切,来家串门的老母亲也主动来学功,严重的骨质增生病也不翼而飞,母亲回到家乡组建了炼功点,并引领更多人沐浴在佛法光辉中。

二.广传真相,救度世人

二零零二年后,随着我不断的学法,越来越感到救人的迫切。我先从发资料做起,记的第一次发资料是在“非典”期间的一个月高星稀的半夜,我一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寂静的路上,把一份份资料送到田间地头、塑料大棚、值班室、学生宿舍等有人经常往来的地方,一种神圣的使命感,抵消了畏惧的心理,安全返回家中时,迎来的是丈夫开门时的笑脸,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

记的有一次,在寒冷的冬夜,我戴着手套蘸着浆糊往铁路旁的铁架子上贴传单,双手一下子粘在了铁板上,下来后,双手冻在了手套里。不管天气多么寒冷,我们每次出去发资料身上都是暖暖的,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着我们。

几年来我们步履轻盈,意志坚定的走在救度众生的大道上。

三、克服困难,组建家庭资料点

我们地区地处乡镇,老年同修又比较多,据说资料都是外地同修供应,当地好象没有资料点,因深感资料供不应求,所以我就一直琢磨着自己印资料。零三、零四年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用扫描仪和激光打印机复印资料,供给周围几个同修和自己散发,后来又添置了喷墨打印机,这样也可以打印彩色的传单和小册子了。

在师父的点悟下,我处理图片的技术越来越好,提高了资料的色彩和质量,起到的救人效果也越来越好。但有时由于我的心性不是很到位,邪恶就趁机制造假相来干扰。一次夏天,我开着窗正在扫描资料,一辆辆警车发出刺耳的尖叫呼啸而过,声音就象是从扫描仪里发出来一样,我怀疑是不是我的机器被邪恶探测到了,赶快关掉了机器。冷静下来后,才知道是自己的怕心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空子。

复印资料毕竟种类有限,时效性也差,这样做两年后,零五年,家里又买了一台台式电脑,并联上了宽带,我尝试着上动态网,可是由于怕心一直只是在纸上谈兵,没有实际在网络上操作,几次都没弄明白。

后来特意到外地求教,由于种种原因也没有直接见到外地同修。回来后我向内找,坚定自己能上动态网的一念,第二天就在我好象能上去的那一瞬,又被房主的敲门声给打断了(过后我悟到又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指使常人来干扰)。这一耽误又拖了很长时间没能突破。

这期间我不断的学法,看《九评》,清除干扰。一天晚上我用电脑放《九评》光盘,其中师父把“双击自由门软件”的一句话一下点给了我,我立即联网,双击光盘提供的小鸽子,漂亮的动态网一下子展现在了我的面前。看到明慧网上师父的照片,大法的资讯,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感谢师父 感谢同修,感谢给予我帮助的所有人。终于可以自由下载资料了,在不懂技术、没有任何安全设置的情况下,我从网上下载了大量的周刊,周报,小册子,传单,炼功音乐,《九评》等资料。通过这一过程我更進一步体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两句话的这一层内涵。

后来有同修得知我自己上网做资料后,出于安全考虑,给我介绍了外地搞技术的同修来帮我。当时邪恶又制造假相捣乱,在这位同修回去的路口上安排好多警察截车,再加之我第一次见同修竟问了一些不该问的问题。在吃饺子时,又吃了蒜酱,以及我又不认识当地比较有名的几位同修,又正赶上当时网上正在交流中共在教育口安插了很多特务的文章等诸多原因,而使这位技术同修怀疑我是中共特务,不再与我联系,而我又有许多技术、设备等问题急于见他,使他愈发怀疑我。

我深刻的向内找自己,归正了自己的言行,多次发正念,并向师父求救,最后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终于使同修化解了对我的误解,一直到现在都给予了我无私的各种帮助。我们这个家庭资料点也一直安全平稳的运行着,为本地提供着多种纸介纸和光盘等真相资料。每次回老家我也都带上资料,不但使亲人们明白了真相,我的老父亲、侄儿、外孙女还主动帮我发资料救度那一方众生。

四、放下人心,堂堂正正退邪党

零四年底,师父正法的進程又進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随着《九评》的发表,在看到大纪元的郑重声明后,我立即用小名退出了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零五年中共出于邪恶的本性在全国范围内搞起了所谓的“保鲜”活动,妄想拉众生做陪葬。我已半年没交党费,每逢开邪党会议,我就以各种原因请假,一直在琢磨怎么在单位退党,决不能参加什么“保鲜”。

六月份单位的“保鲜”就要开始了,在核对其邪党党员名单时,主管的副书记找到我问我为什么不交党费,我说党章不是规定半年不交算自动退党吗?我想用这种方式退党,他说如果你不后悔,退党可以,但必须在“保鲜”过后。

过后副书记又让部门领导做我的工作。晚上,我让单位另一同修在家发正念,我又到副书记家,把在单位不便讲的话都说了,讲九评及中共的罪恶,讲退党大潮,并把《九评》带给他,但他没有接受。临出门,他还是让我先参加“保鲜”,我说“保鲜”我是决不能参加的,他说那你就写申请吧。我想,写就写,第二天我就写了份退党申请,第三天早上一上班我就交了上去,然后我就回到办公室发正念。

后来听说那天正好开邪党委会,他在会上宣读了我的退党申请,为了推责任,还说我这样做,会造成多么多么的不好影响。另一位领导说,我看某某某这样说的挺好,入党自愿,退党自由,不想参与政治,就同意她退吧。最后就这样通过了。

晚上,我到一同修家交流了此事,同修认为我这样做不对,不应该向邪恶写什么申请,退党也没必要让它允许,我也意识到不妥,就请师父点悟,半夜去卫生间发现水龙头漏水,我悟到是自己有漏,早上一上班,我就去那位副书记那儿把申请要了回来,当他的面就撕了。那段时间我真是冒着失去工作的想法坚定的走了过来,在单位堂堂正正的退出了邪党,真是觉的浑身的轻松自在。

后来在学习师父的讲法时,我看到了自己的执著,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经文中写到:“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而我在退党过程中,过于强调自我,没有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给我后来在单位劝退造成了一定的难度。也由于我当时念不正“冒着失去工作的想法”而没有正念正行全盘否定迫害,以至在后来的职称聘任上遭到了邪党对我的经济迫害,想来也有我没有放下的名利之执著的因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