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刘金莲老人两次被非法劳教(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八日】(明慧通讯员哈尔滨报导)七旬老人本应享受天伦之乐与家人共度好时光,可是哈尔滨市刘金莲老人却因为不放弃自己信仰的法轮大法,自1999年以来,被中共无理绑架四次,两次被非法劳教。2009年2月17日,又被哈尔滨市中共当局以召开“大冬会”为名绑架勒索。

刘金莲,女,71岁,哈尔滨市化工六厂退休工人。未修炼法轮大法的时候,她是有名的“药罐子”,从小就多病缠身,老人自己讲:我这从头到脚只要能看见的地方,没有没病的地方,眼睛动过两次大手术也不行(看不清楚),你看看现在多透亮(指眼睛),这鼻子呀,鼻窦炎手术时那可是大揭盖儿呀,这浑身的骨头到处骨质增生,这颈椎也有毛病,这里面的心脏什么的也不好,还高血压,隔三差五去打针,根本不能(生活)自理。都是炼法轮大法炼好的,现在(身体)可好了,前些日子以前的老邻居看见我很意外,以为我早不在(人世)了呢。是大法救了我的命呀!这么好的大法遭迫害,我能不去北京上访吗?

刘金莲老人于19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刚到北京就被中共警察绑架,劫持到哈尔滨驻北京办事处,随后不久,刘金莲老人居住所在地哈尔滨市道外区公安分局新乐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将老人从北京劫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俗称鸭子圈),老人被非法行政拘留16天。新乐派出所的警察以索要进京接老人回哈尔滨车费之名,勒索老人1050元钱。

刘金莲老人从鸭子圈回家后,新乐派出所的警察大老陈经常登门骚扰,当老人质问他时,他说是居民委主任汇报说老人又上北京了,他才来的。

2001年,刘金莲老人到道外区万宝镇万宝村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万宝镇警察将老人绑架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与此同时新乐派出所警察将刘金莲老人的家给抄了。老人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3个月后,又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一年。


刘金莲老人在万家劳教所被迫害得身体越来越虚弱,身体长满疥疮,事隔7、8年身上还留有疮痕。

在万家劳教所,刘金莲老人被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然后由邪悟的人包夹着逼迫写“转化书”及所谓的体会。老人不肯“转化”,警察们长期罚刘金莲老人坐小板凳,导致臀部长满了茧子。长期见不到阳光、监舍的潮湿加上警察、包夹、背叛法轮大法的犹大们对老人精神上的折磨,刘金莲老人身体越来越虚弱,整个身体、面部甚至眼皮上面都长满了疥疮。

万家劳教所不将病重的刘金莲老人释放,更不注重此病是否有传染性,依然奴役老人从早到晚挑拣牙签。每到正午阳光充足时,强迫老人到室外烈日下暴晒,说是给老人治病。

受尽折磨的老人在解除非法劳教回家后,新乐派出所的警察骗走了老人的身份证,至今没有归还,刘金莲老人要求补办,户籍警察说:我们说的不算。

2003年初,道外区新乐派出所警察张士岩闯入老人家中,看到家中的大法书说:不是都抄走了吗?怎么又有书?(新乐派出所警察经常登门骚扰,见大法资料就抄走)随后叫来多名警察将老人再次绑架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警察将老人关到死刑犯严管班进行迫害。

在严管班,刘金莲老人被强制每天晚上“码鸡翅”, “码鸡翅”就是一个在押人员侧身躺下抱着另一个从对面同样侧身躺着在押人员的脚睡觉,这种刑罚睡觉时根本无法翻身,由于拥挤呼吸都很困难。

在严管班关押数日后,再次将老人劫持到万家劳教所劳教一年,劳教所检查身体时发现老人身体不好,拒收。在看守所警察给万家劳教所送礼,劳教所同意将老人收下迫害。在遭受各种奴役与精神折磨的同时,刘金莲老人还遭到万家劳教所警察姚福昌的虐打。2003年4月,刘金莲老人因排队报数时声音小,姚福昌左右开弓打耳光,并说:你再报不对,我就整死你。事后还罚老人在地上蹲着。

2009年2月17日,哈尔滨市警察以召开大冬会为名,开始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刘金莲老人再一次被新乐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刘金莲老人被劫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进行迫害,在新乐派出所警察安洪、高伊林向刘金莲老人的家属勒索了3000元钱后,在3月21日,以取保候审名义将老人释放。

新乐派出所的警察不仅经常性的登门骚扰刘金莲老人,还非法传唤老人的儿子到派出所进行所谓的“谈心”,威胁其子必须和警察联合起来看管老人。

在中共邪党所谓的敏感日时,刘金莲老人家楼下总会有警车跟随监视,甚至老人的儿媳(现未修炼法轮功)上班时也有人跟踪骚扰。

哈尔滨市道外区新乐派出所 邮编:150056
电话:0451-82540501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